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换面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清明

我的换面人生 天池卧龙 2209 2019.10.27 16:45

  福临宾馆在老鬼和黎月凤的共同努力下一改之前脏乱差的环境,至于硬件设施由于受经济条件所限现在只能将就着用。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营业,老鬼掐指一算七天后就是个大吉大利的日子,结果被陆逸直接否决。

  宾馆开在这种地方还谈什么大吉大利,于是他把时间定在三天以后,毕竟旅游旺季很快就要到了。

  晚上,黎月凤亲手做了几样小菜,小炒肉、番茄炒蛋、醋溜土豆丝、红烧茄子。

  要说现在的条件已不比以前,虽说都是家常菜可味道绝不比饭店里差,黎月凤的厨艺可不是盖的。

  陆逸像往常一样象征性地吃了几口,但二锅头不能不喝,好歹他只对这种酒感兴趣,不然现在还真没得喝。

  三人坐在一起个个手把瓶,要说酒量谁都不服谁,可谓其乐融融高潮不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鬼已是满脸通红,在跟黎月凤几番较量后他甘拜下风,不过嘴上可没闲着。

  “凤姐,我听老板说你现在还是单身?”

  “哎,谁叫咱命苦来。”

  “这可不能乱说,我对手相多少还有点研究,不如让我给你瞧一瞧。”

  “好呀!那就给我看看下半辈子还有救没。”

  带着几分酒意的黎月凤更显妖娆,红扑扑的脸蛋百媚生娇,她说着就抬起了右手。

  老鬼伸出布满老茧的大手就抓了过去。

  “没看出你还真是个干体力活儿的料。”黎月见状凤随口说道。

  “凤姐此言差矣,想当年我可是……”

  老鬼话还没说完,陆逸伸腿使劲给他来了一脚。

  “啊,我是说只怪当年没好好读书,现在只能靠这身蛮力养活自己。”

  他边说边盯着黎月凤的手心,过了片刻说道:“从手相来看你小时候饱经劫难,不过长大后却有贵人相助而且以后也是如此,你要说自己单身我信,不过却从未有过男人。”

  老鬼此言一出黎月凤脸色明显一变,但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摸够了没,就你这把戏哄哄不经事的小姑娘还行。”

  她说着一把将自己的手扯了回去。

  “别吹牛了,凤姐经历的事我可比你清楚。”陆逸说道。

  “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老鬼一脸的不服。

  “好了,今晚就到这吧,明天是清明,小逸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你爸。”

  黎月凤突然岔开话题提起了唐宝山,陆逸闻言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对方提醒还真想不起这事,当然他也有自己的打算。

  第二天一早,陆逸把老鬼从床上拉起来同他一起去墓地。

  老鬼本想留在宾馆干活儿,即便又脏又累他也愿意,但还是乖乖穿上了衣服。

  两人走出宾馆一看对面,生意异常火爆尤其是卖冥币和纸钱的门口都排起了队。

  陆逸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老鬼。

  “你去帮我买点,记住要双份。”

  “双份?不就一个唐宝山吗?”

  “那份是留给我的。”

  老鬼一听这话顿时明白为什么对方非要拉上自己。

  “自己给自己烧纸,你觉得有意思吗?”

  “没意思,不过我很想体会下那是什么感受。”陆逸笑着说。

  “闲着没事给自己烧纸,应该很刺激。”

  “……”陆逸。

  要说墓园在童城可谓五花八门,不过大多数死者都葬在公墓。

  当二人到达目的地时才知道手里带的东西多余了,只见墓园两侧挂着标语。

  左边是:上坟不烧纸,献花表哀思。

  右边是:文明搞祭祀,无火过清明。

  既然来了总不能两手空空,陆逸走进旁边花店买了两束花,都是清一色的菊花。

  两人进入墓园费了好一番周折才找到墓地,没想到的是唐宝山和陆逸的墓只有一排之隔。

  陆逸曾听黎月凤提起过唐宝山的墓地是自己选的,至于为什么选择墓园据说是看好这片墓地风水。

  “唐宝山之墓”几个大字浑厚有力,墓碑是汉白玉材质,上面雕刻着这种漂亮的纹饰。

  陆逸随手在墓碑前放下一束鲜花,接下来便开始唠叨起来。

  “老唐,其实你儿子已经死了,你做梦估计都不会想到站在这里的是与你朝夕相处的邻居。”

  “我也没想到会跟你成为邻居,咱俩虽然都成了一抔灰,却是一个在里面另一个在里面,希望你在九泉之下别跟我计较。”

  陆逸说完对着墓碑深深鞠了三鞠躬,然后侧身看向自己的地盘。

  老鬼见状很识趣地把手里鲜花放了过去,两眼盯着墓碑上的照片说:“没想到老板以前也这般玉树临风,只是不知被哪家小娘子给看上了,想必定是个大美人儿。”

  此时陆逸看着眼前的墓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很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如果把人比作狼和羊,自己到底是披着羊皮的狼还是披着狼皮的羊呢。

  他站在墓前从兜里掏出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子先是自己喝了一半,然后把剩下的酒全倒在了地上。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现在纠结再多也只能徒增烦恼,走吧。”

  陆逸说罢扭头就走,这时他看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人,戴着墨镜,手里拿着一束鲜花,披肩的长发随风飘动。

  “田小雨!她怎么会在这里?”

  陆逸暗叹还真是冤家路窄,她不是请假回老家扫墓去了吗。

  田小雨戴着墨镜看不出脸上表情变化,她径直朝陆逸走去。

  “让开!”

  陆逸一愣这才明白原来对方是来给他献花的。

  田小雨轻轻把鲜花放在墓碑面前,双手合十沉默不语像是在祈祷。

  “原来你是来看陆警官的,其实我也是。”

  陆逸低声说道,不过对方却没有回答而且表现得非常冷静,这让他甚感欣慰。

  “田警官,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其实我也一直对自己的所谓感到自责和悔恨”

  “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想让你体会下什么是一无所有的滋味。”

  田小雨终于说话,语气平和没有丝毫波澜,不过这话却让陆逸听得似懂非懂。

  陆逸现在的确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这跟对方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只是为了一解心头之恨。

  “田警官,我理解你失去同事的心情,正如你说我现在的确是一无所有。”

  “这就是我要的结果,实话告诉你唐宝山的案子是我主动提供的线索而且也是我一手查办的。”

  陆逸一听这话大吃一惊,没想到唐家被抄最终落得倾家荡产的下场居然都是田小雨的“功劳”。

  这得多大的仇恨让唐家倾家荡产,让唯一的继承人唐俊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穷光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