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我的换面人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老鬼重生

我的换面人生 天池卧龙 2045 2019.10.22 08:56

  葛三到底有没有死其实陆逸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用龙鳞剑在对方脑门上见红只不过是给于德全和王青山演的一场戏而已。

  葛三的死如同大海里的一朵浪花掀不起半点波澜,他打了半辈子光棍无亲无故,没有人会为他的死而伤心流泪。

  他的命运或许早已注定,他的人生可以说是一无是处,即便在这个小小的山村里都被视为多余的存在。

  本想追求属于自己的爱情结果却被当做“绯闻”成为一些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这就是葛三的一生,对于这样一个人的死,陆逸既同情又感到悲哀,怜其不幸哀其不争。

  当然这些都是他萌发的感慨,现在要做的就是让“葛三”重新做人,那么这个重大责任就落在了老鬼身上。

  当初为了给老鬼找一个归宿,陆逸也曾谋划过几个方案,但都以不切实际而放弃。

  此时葛三的身体如同刚出锅的肉包子既新鲜又热乎,对于老鬼来说绝对是天赐良机。

  陆逸拔出龙鳞剑目的是放出老鬼,当老鬼看到葛三龌龊的样子后却是满脸的嫌弃,结果被陆逸一顿臭骂。

  按他的话说以前老鬼连汤都喝不上,现在有肉吃居然还挑肥拣瘦,这就叫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

  被老鬼掉了包的葛三捂着脑门连连叫疼,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在场的于德全和王青山却是一脸懵逼,尤其是于德全对陆逸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我没猜错这种手段应该就是放血疗法,没想到陆先生在中医方面竟还有如此造诣!”

  放血疗法?既然你说是那就是吧,陆逸心里暗道,他收回龙鳞剑对老鬼说:“刚才你好像看到了什么,能不能告诉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我知道自己脑门开花肯定是你干的!”

  “对不起,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

  “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

  陆逸和老鬼一唱一和,逼真的演技丝毫没有违和感,最后在于德全的劝说下才得以平息。

  本来计划好的行动因葛三全部被打乱,虽然没有见到变成血尸的马寡妇,但对陆逸和老鬼来说绝对是一个非比寻常的夜晚。

  老鬼借葛三的身体得以重见天日,自此陆逸身边便多了一个“活宝”。

  折腾了半宿一事无成,于德全是一脸无奈而陆逸因为老鬼重生也不再急于求成。

  两人就是在于德全家中的炕上美美睡了一觉,直到中午才醒来。

  老鬼下炕活动了下筋骨,其实是在让自己尽快适应这具身体。

  “怎么样,是不是很满意?”陆逸笑着问道。

  “嘿嘿,还算可以,只是这相貌有些丑陋。”

  “你以后是跟着我混又不是到外面做鸭。”

  “做什么鸭,烧鸭还是烤鸭?”

  ……

  陆逸知道现在跟老鬼还不能扯太远,下一步该怎么做必须得慎重考虑,老鬼给他提议下午就去后山的风口坡。

  午饭依旧是好酒好菜,于德全叮嘱老婆这个时候谁来找他都不见。

  坐在一起吃饭的除了王青山现在又多了一个“葛三”。

  “我下午准备去趟后山的风口坡,到时就让葛三带路,不知于村长有没有意见?”陆逸问道。

  “你的意思是去找马翠兰的坟?说实话那地方我已经去过了,坟圈子完好没有什么异常。”

  “既然于村长去过,那坟下面你能保证也没有异常吗?”

  于德全闻言不禁一惊。

  “你要挖坟!”

  “俗话说得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马翠兰既然已经死了那么尸体必在,如果不在……”

  陆逸话还没说完就已让于德全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陆先生不要说了,如果需要我帮忙定会全力以赴!”

  “你毕竟上了岁数,挖坟这种事就交给我们俩,不过还是希望你能亲自走一趟,毕竟眼见为实而且还可以作证。”

  马翠兰毕竟是个寡妇,挖开她的坟轻而易举,陆逸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想让于德全带路,因为现在的“葛三”根本不知道地方。

  “没问题,我跟老王现在就去准备工具。”于德全痛快答应。

  准备妥当后,下午他们三人带着工具直奔村后山的风口坡。

  风口坡位于后山背面,东西面是两条狭长的山谷,植被多以灌木为主。

  在上山的路上,于德全提议让“葛三”带路,还好有陆逸出面才避免了尴尬。

  三人足足步行了一个小时才到达风口坡,几条崎岖的山路穿过灌木丛,山坡上除了灌木还能看到种植的庄稼。

  他们沿路前行,穿过浓密的灌木林,眼前出现一片坟地,石打的墓碑在坡上随处可见。

  “这里的风水不错!”老鬼一时心血来潮不禁有感而发。

  “废话,要是风水差了你能把马翠兰埋在这附近。”于德全直接怼了回去。

  老鬼闻言一脸尴尬,心说那马寡妇跟我可没半毛关系,你这老家伙知道个毛线,不料这时陆逸上前又插上一嘴。

  “村里人都说你跟马寡妇有一腿,说实话到底有没有这种事?”

  “我跟马寡妇有没有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老鬼一脸憋屈,暗怼陆逸明知故问。

  “葛三别瞎说,陆先生是开玩笑,怎么会对你那点破事感兴趣。”于德全说道。

  三人有说有笑,不知不觉走出了这片林子,这时于德全突然停下脚步,抬手指着前面被草丛围着的一个土包。

  “瞧,那就是马翠兰的坟。”

  陆逸顺着方向看去,前面的确有个坟,坟头不大,因为人刚死不久周围的土还是新鲜的,看上去的确不像有人动过。

  “葛三你先挖着,我有点坏肚子方便下。”

  于德全说完捂着肚子朝对面小树林走去,再看老鬼两眼围着坟头转来转去,眉头紧皱脸色异常难看。

  “老鬼,难道你看出什么了?”陆逸上前小声问道。

  老鬼闻言沉声说道:“埋在哪里不好,却偏偏选择埋在这种鬼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

  “聚阴池!”

  陆逸听到“聚阴池”这三个字大吃一惊,因为与老鬼聊天时曾给他科普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