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降临克苏鲁的巫师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谈判破裂

降临克苏鲁的巫师 三年胖五斤 2116 2020.11.20 23:32

  韦恩大主祭话音落下,大厅里已经不仅仅是鸦雀无声了。很多宾客瞪圆了眼睛,甚至就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停止了。

  韦恩大主祭亲自出面这件事,本就就已经是一种无声的压力。

  而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对菲尔斯公爵说出的这几句话,更是仿佛直接让天地都倾塌了下来,重重的压在菲尔斯公爵头顶!

  帝国皇帝,晨曦之主……

  这两位虽然从名义上,都已经只是帝国存在的象征,而并非真正执掌帝国权利的掌权者。

  又或许帝国皇帝自从在两百年前将属于皇帝的权利正式移交给帝国议会以来,已经有近两百年的时间没有真正对帝国的政坛施加过影响。

  而晨曦之主更是从来都只存在于每一个斐因人的心中,从未试图对政治进行任何干涉。

  可是,绝没有任何一个斐因人敢于轻视帝国皇帝与晨曦之主在斐因帝国的影响力!

  尤其是,当这个代表帝国皇帝与晨曦之主的权威,站出来质问菲尔斯公爵的人,是帝国皇帝亲自册封的“圣人”,也是执掌晨曦教派达三十年之久的约瑟夫·韦恩大主祭的时候!

  更尤其是,当帝国皇帝与晨曦之主这两个名字被放在一起,明确的要求菲尔斯公爵后退的时候!

  这就是仿佛整个天穹都塌陷下来一般的压力!

  在韦恩大主祭的注视之下,菲尔斯公爵的脸色也禁不住开始变得苍白,他用力握紧双拳,激烈控制着身体的颤抖。

  大厅里,所有人都同情的看着菲尔斯公爵。

  所有人都觉得,菲尔斯公爵这一次在与议长的争斗中吃了个大亏。

  但既然韦恩大主祭都亲自出面了,还抬出了皇帝与晨曦之主这两尊大神,那么菲尔斯公爵不管要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都只能捏着鼻子先承认失败,将来再图谋东山再起。

  然而,菲尔斯公爵接下来的话,却让在场的每一位宾客为之震惊!

  “我拒绝!”向来风度翩翩的菲尔斯公爵,在这一刻看起来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

  他抬起头,毫不退缩的直视着韦恩大主祭。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菲尔斯公爵!”韦恩大主祭的表情,也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从来都是慈眉善目的韦恩大主祭,在这一刻几乎令大厅里的客人们都禁不住恐惧得发抖。

  他们仿佛感觉到,在韦恩大主祭的身后,有一道恐怖的身影!

  那身影无形、无质,然而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祂所拥有的无比强大、无可抗衡的力量,以及祂冷漠无情的眼神。

  “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菲尔斯公爵浑身颤抖着,但是却依然拼尽全力,不肯低头,“韦恩大主祭,我尊重您,尊重皇帝陛下,更对我们的主充满敬爱。所以,我必须阻止格兰特议长的提案,哪怕这意味着我会违逆您和陛下的意愿。”

  “你不止是违逆我和帝国皇帝的意愿。你同样是在违逆主的意志。”韦恩大主祭冷冷的看着菲尔斯公爵。

  “主的意志?”菲尔斯公爵脸色惨白的一笑,“谁能代表主的意志?谁又能证明主的意志,到底是偏向我,还是偏向别人?还你是想说,你的意志,就是主的意志?韦恩大主祭?”

  “……菲尔斯公爵疯了吗?”

  “太可怕了!这是公开质疑韦恩大主祭的虔诚……这是向一位大主祭宣战!”

  “只不过是跟格兰特议长的一场政争而已,至于走到这一步吗?”

  当菲尔斯公爵把他的话说完,大厅里的客人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所有人都仿佛炸了锅一般沸腾起来。

  公开质疑一位大主祭对主的虔诚?

  这已经不仅仅是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了!这简直就是赌上了自己的全部!赌上了整个菲尔斯家族的全部!

  只不过是一场财政预算案的角力而已!用得着这样?

  这些受到菲尔斯公爵邀请而来的客人,无法理解公爵为什么要在这场看起来根本不起眼的争斗中,投下如此惊人的赌注!

  从来都是温文尔雅菲尔斯公爵,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已经输光了一切,于是红着眼睛,连命都押上赌台的赌徒!

  索菲亚都被自己父亲疯狂的举动惊呆了。

  她微张着嘴巴,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就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只有在菲尔斯公爵身后,格雷夫委员带着钦佩和欣然的微笑,看着菲尔斯公爵的背影。

  一旁的苏菲依旧平静,她站在格雷夫委员身边,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远处,高文的脸上倒是微微的露出了一点意外表情来。

  菲尔斯公爵的表现,比他想象中还要更有种!

  “只要有智慧存在的地方,就会有这样令人意外,令人忍不住心生敬佩的英雄。”高文轻声的自言自语着。

  与此同时,韦恩大主祭也结束了沉默。

  “公爵阁下,你应该明白你今天所说的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我理解你的心情,我也并不介意你的冒犯。但是,违逆我主的意志,便等于放弃我主的庇护。”韦恩大主祭轻声说道。

  韦恩大主祭的态度此时反倒变得平和了,但是每个人却都从韦恩大主祭话中感觉到了蚀骨的寒意。

  “呵呵,我早就已经决定了,韦恩大主祭。我无意冒犯您,更不会违逆主。”

  “我是在斐因长大的。小的时候,我住在乡下的庄园里,我身边总是有很多朋友。长大之后,我去过南边的边塞,去过北边的雪山,也在斐因河上游过船。我这一辈子,做过无数的荒唐事。但是有一点却从来没有变过。”

  “我全心全意的热爱着斐因,热爱着这片土地上的人。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毁了它!如果有人想这么做,那就必须要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菲尔斯公爵依旧脸色惨白的笑着,他看上去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脊梁却挺得笔直,死也不肯弯下半分去。

  韦恩大主祭凝视着菲尔斯公爵,最后,他所有的情绪,全都化作了轻蔑的一笑。

  “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热爱着斐因,公爵先生。对斐因,对每一个生活在斐因的人的爱,我扪心自问,绝不会比任何人少了半分。”

  说完这一句,韦恩大主祭便没有丝毫犹豫的拂袖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