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回 结伴同行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473 2019.07.09 12:55

  萧雨峰接过递来的册子,粗略看上几眼,皱眉道:“天河城内结构,竟变的如此复杂?”陆长老点点头道:“公子爷送来的消息,也就是这么多了。他说在天河城呆了个把月,洪门构成基本都弄清楚了,唯独的是找不到洪金刀的修炼地。”萧雨峰合上册子,自言自语道:“这怎么会,这怎么会?”陆长老道:“门主,你让公子爷去搅和洪门,自知难度颇大,因此让那姓计的少年帮他一把?”萧雨峰道:“老实说,这少年赢不赢得过洪和秋,我压根一点没把握。这少年路子很是邪门,他的步法枪法都是我闻所未闻的,而且他没……”陆长老插口道:“是啊,他没内力,偏生武功达到外功所不能及,才是真的厉害,或许他真能与洪和秋一战。唯一担心的就是有人给洪和秋送信,属下这就去将余亮关押起来,可否?”萧雨峰摇头道:“不用,他若是想通风报信给洪和秋,咱们怎么关他都没有用。”陆长老托着腮,若有所思,迟钝的点了点头。

  天河城左使府内,洪和秋正在屋内踱步,不时跺两下脚。杀了林亦云,是为了引发两门纷争,他好尽收渔人之利,可余亮派人告诉他,萧门陡发剧变,居然只把目标放在自己一人身上了。“嘿,这番麻烦,除非……联合洪思仁,从另一个角度引发争端?”

  浥河村内,计阳早已经整装待发,在喝完村民备办的壮行酒后,不知如何,心生一种凄凉之感,尤其不知哪个爱显摆的农夫哼了一句“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弄得他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

  草草瞅了眼地图,计阳心里暗骂一声:“妈的,怎么那么远?”转头向村民们道:“各位,请问哪位家中有马匹,可否借我一用?”一连问了三声,都没有人答应。最后有个农夫喊道:“俺家有头驴子,你要不?”计阳喜道:“快去拿来,快去!”乐的那农夫屁颠屁颠地跑回家,不一会儿,呼溜呼溜,牵回一头看起来病恹恹的瘦驴,农夫满怀期待的看着计阳。

  计阳皱着眉,刚想婉拒,不远处一个嘹亮的声音道:“计少侠,计少侠!”计阳认得这声音,欣喜地上前,问道:“陆长老,你怎么来了?”陆长老指着牵来的白马,喜滋滋地道:“这是门主让我送来的,他老人家说路途遥远,恐你以脚力不便抵达。”计阳惊讶道:“这是门主的宝马,我怎敢受用?”陆长老把缰绳交到计阳手里,伏在他耳边道:“收着吧,这不是送你的,用完还得还呢。”计阳这才勉强答应。

  计阳骑上马背,向众人道一声“再会”,一勒马绳,白马飞驰向前。陆长老在后面喊道:“计少侠,盼你早日凯旋,我们再好好喝上一盅!”计阳远去了,回答之声因夹着风而变的模模糊糊,但陆长老自能猜到他的答复。

  白马乃一骑良驹,比之劣马更能日行千里,计阳骑在马背上,只见物体一瞬即过,还没来得及看清模样就消失不见,耳朵里听到的是风声赫至,夹带着秋蝉绝望的嘶鸣之声。秋日太阳狠辣更胜夏天,照在人身上阵阵发烫,再加上路程遥远,不仅白马发出轻微的喘息,连计阳都感觉口干舌燥,幸好他临行前准备了干粮泉水,周围又有青草遍地,人和马都能得到不错的休息。计阳呼一声“吁——”,接着紧勒缰绳,待得马速渐渐慢下,计阳从马背上跃下,将其牵到草地上,任由欢快吃草,自己则选定了不远处一块大石,身子轻轻一歪,倚在石头身上,取出烧饼啃两口,再喝一口清泉之水解渴,感觉畅快无比,发出幸福的轻吟。

  酒足饭饱之后,计阳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动作幅度略大,两本书从他怀里掉了出来,一曰《摩雷枪谱》,一曰《南亦国舆览图》。计阳忙拍落地图身上的灰尘,收入怀里,又捡起枪谱时,打量的时间久了,然后就变成了发呆。白马自顾自的吃着青草,忽的大石后面闪出一人,白马张开嘴刚要叫,被那人喝止住了,只好乖乖吃草。

  计阳回过神来,忙收好枪谱,看着从大石背面冒出的不速之客。那是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手上持着一柄折扇,身着宽衣大袍,一副文绉绉的书生模样。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那书生一合折扇,小心问道:“这位兄台,小生有些肚饥,可否……借两块干粮?”计阳既不答应,也不拒绝,默默取出两块烧饼递给他,又靠在大石身上打哈欠。午后烈日当空,晒在脸上更是引人入眠。

  那书生道一声谢,慢慢食饼入腹,还不时向计阳偷眼看上两下,好像在做什么打算。计阳早就知道对方在看自己,但他懒得作态,只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假装午睡。荒郊野外,这样一个文弱书生突然出现,总归让他多少有些不安。但毕竟是艺高人胆大,这人应该不具武功,他也就不怕对方心怀不轨。

  那书生大概先耐不住性子了,首先开口:“兄台,你这匹白马可不错啊。骑马而行,你可是要远行去什么地方呢?”计阳懒得说话,含含糊糊的嗯了一声。那书生又道:“我也要远行,不如我们结伴吧。”计阳见他提出请求,睁开眼来,有些谨慎地看着他,良久才道:“我要去天河城,路途遥远,恐怕不那么顺路。”那书生喜道:“顺路,顺路,我正好也是要去天河城,为的是见城内的祖父。兄台你呢?”计阳知道不能说出真相,于是道:“洪门左使洪和秋与我有些交情,我是要去拜访他。”心里道:“我可没有说谎,我这不就是要去拜见洪和秋,然后将他一举拿下的吗?”

  那书生咽下最后一口烧饼,向计阳道:“相见即是缘分,同行更是难得。小生名叫常青,敢问兄台尊姓大名?”计阳皱眉道:“我么?我……我叫言什。”这个“言什”,是他将“计”字拆了,又化“十”为“什”取出的,在外远行,自是须处处小心。计阳寻思:“他的祖父住在天河城内,那他必定对城内十分了解,我不如借他混入城中。”

  计阳道:“我虽是去拜见洪左使,却是第一次去,并不了解城内,请问常兄可否带我去洪左使的府邸?”常青拍着胸脯道:“放心,言兄!两人同行,可比独自一人好玩多了。”指着不远处的白马,问道:“我能否与言兄共乘一骑?”计阳虽有些不愿,但知行大事不拘小节,也就答应了。

  常青来到白马前,轻轻抚摸白马毛发,眼里一闪而过的宠溺让计阳有些奇怪,但也没放在心上。常青双脚轻轻一蹬,十分娴熟地骑上马背,勒紧缰绳,向计阳招招手:“言兄,快来!”计阳微讶于他能如此轻松上马,要知道白马性烈,计阳第一次骑的时候,还差点摔了下去。奇怪归奇怪,计阳还是应声上前,稍微有些吃力地爬上马背,末了还要常青帮忙拉上一把。

  计阳打开地图瞅了两眼,明了行进的方向,合书入怀,呼一声“驾——”。烈日之下,两人一马的影子被拉的极长。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刚刚出发就得到了一个有力的同伴,计阳的一路充满惊喜,却不知后面的旅途能否也能够这么好运。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9 12:5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