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回 萧门大会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447 2019.07.07 11:26

  村头喧哗不已,既有身着同一服饰的萧门门徒,也有混来看热闹的农家男女,计阳一副乡下少年模样,混在其中毫无违和感。坐在中间竹椅上的,是一个闭目凝神的中年汉子,约莫四十来岁年纪。周围吵闹之声愈大,门众大声喝令安静,而那中年人端坐其中,不为所动,俨然一副高人的模样。

  待吵闹之声低了,一个苍颜白发的老者走出,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承蒙各位赏脸来参加敝派大会,陆某先在此谢过各位。”这老者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计阳听到一个农夫小声嘀咕:“这是萧门陆长老,不想今日见到了。”

  陆长老续道:“今日敝派召开此会,乃是为了一件血仇。敝派林长老,前些日子不幸惨遭奸人毒害。”

  人群沸腾,众人七嘴八舌道:“谁杀的?”“不能放过凶手!”“这人杀了林长老,武功可不弱啊。”

  陆长老道:“不怕众位笑话,杀害林长老的人是谁,我们今日依旧没有找到。我们发现林长老遗体时,那凶手早已跑了。不过,”陆长老咳嗽两声,眼光瞄向一处拐角,“我们仔细查验了林长老的尸身,倒是有重要的发现。我们觉得那杀人的手法,很像鸿门派的玄毒功。而精通此招之人,我们思前想后,认为除了洪门左使洪和秋,应该没有旁人了。”

  计阳用手搔搔头发,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貌似在哪里听过,好像还是江华道长说的,究竟是谁呢。陆长老剩下的话他一句没听进脑里,大概也就是一定要抓住洪和秋为林长老报仇什么的。

  突然人群中爆出一声很不严肃的嬉笑,打破沉重的氛围。计阳循声望去,见是一个白须拖长的老者。坐在中间的那名中年人听见笑声,身子微微一动,马上又恢复原有的威严。

  陆长老脸色微变,朗声道:“余长老,老陆有什么话说的不对了,还请指教。”余长老从人群中走出,缕缕胡须,微微一笑道:“指教不敢,可是陆兄的话,也未免太过偏激了。玄毒功乃是鸿门派高招,只怕十之八九的门徒都会使用,又不是只有洪左使一个,只能说洪左使是精通此招,但不能就此断定是他用玄毒功杀的林长老,又怎么能对此一口咬死呢?”计阳听他说到“洪左使”时,特地将语调拐了个弯,语音怪异,听在耳里十分别扭。

  陆长老正色道:“就算不是,可洪和秋也不是什么好人。何况洪门在天河城兴风作浪,我们南亦百姓又怎能忍下这口气?”此言一出,人群中爆发出阵阵喝彩声,众人都为陆长老的大义凛然深深折服,有人甚至大声道:“理应如此!”

  余长老嘻嘻一笑,语气很不严肃:“‘兴风作浪’,言过不实。你们看洪门在天河城中,不是把城内治理得井井有条,不亚于我们自己治理呢?我们如此义愤填膺,那岂不是嫉妒别人的好?我看你哪,就别多找事了,不如趁早为林长老操办后事,才是正正经经的。门主,您说是吧?”中间那中年人哼了一声,不置与否。

  计阳恍然大悟:“原来这人就是萧门的门主,难怪气场这么强大,真是令人佩服。”看着余长老嬉皮笑脸的样子,计阳只感一阵作呕,心道:“这余长老,处处护着洪门,就好似是他们的人,根本就是把陆长老的话视为耳旁风。”

  陆长老终于忍耐不住了,勃然大怒,一掌拍在桌子上,怒道:“余亮,你今天就是跟我对着干了,是不是?”萧门众人见长老突然大发脾气,有的劝慰,有的拉架,更多的是不知所措。陆长老推开拉住他的门徒:“你们别管,我要跟他理论理论。”

  余长老并不生气,淡淡的道:“本来嘛,我说让本门和洪门和解,大伙化干戈为玉帛,岂不是很好?可你非说什么两国水火不容,这样天天打来打去,有什么意思呢?”计阳本来对余长老十分反感,这时听了他的话,觉得倒还有几分道理。

  陆长老呸了一声,怒道:“余亮,你跟洪和秋勾结,当我不知道吗?你一定不让我杀他,你们俩的交情,可好得很哪。”

  余长老豁的被说到心事,脸上一红,面部肌肉扭动,不住道:“你有什么证据,你有什么证据?”陆长老道:“林长老跟我说过,他曾亲眼看见洪和秋送与你大批财宝,不久他就惨遭毒害了。你敢说这不是你做贼心虚,于是借刀杀人?”

  此言一出,人群中再次涌动,众人气愤万分,纷纷指责余长老,说他不顾同门之谊,说他卖国求荣。余长老道:“很好,很好,今天这些人,我都要杀了灭口。”陆长老见他已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哈哈笑道:“你武功几斤几两,杀得完这许多人么?”余长老眼露杀意,冷笑道:“杀不了这么多,我就先杀了你,好做杀鸡儆猴!”陆长老从容地取出铁棍,喝退门徒道:“你们退开,我倒要亲自看看,他是怎么个杀鸡儆猴!”余长老一柄大刀握在手里,来回掂量,须臾,照着陆长老的腰部,猛的砍去一刀。

  陆长老不紧不慢,棍刀相交,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余长老鬼头大刀挥转,击向陆长老面门,陆长老后退几步,划开猛烈的刀势,接着反手一棍,正中余长老大腿,余长老吃痛,不住往后撤退,用大刀护住周身,已是转攻为守的架势。棍刀不时相交,两人斗得不相上下,但总归还是余长老处于劣势防守的状态。

  整个村头喧闹沸腾,两大高手不留余地,使的都是拼命的招数。但中间那中年人依然闭目凝神,于这一切一点不顾。余长老的弟子见师父越发不利,急的大声叫唤。余长老头冒冷汗,一脚踢开铁棍,大喝一声,迎着陆长老的棍势击打过去,大刀且圈且画,是一招“画地为牢”的刀法。陆长老见招拆招,一根铁棍打的丝毫不漏,使一招“拨云见日”,棍向余长老额头扫去。余长老忙侧头避开,大刀化开猛烈的一击,趁势推到一边,大声喘气。

  陆长老挺棍直入,向余长老头顶击去。余长老身子一斜,躲过此招,突然眼珠咕噜咕噜两转,喝道:“别过来,我要放暗器了!”陆长老一怔,见他衣袖空荡荡的,并没有藏什么暗器,哼了一声,继续上前。余长老长袖一挺:“看暗器!”陆长老忙闪到一边,半晌也没见什么暗器,知道上当了,重新向余长老走去。余长老衣袖再是一挺:“暗器!”陆长老怒道:“同样的伎俩用三次,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话音刚落,突然肩头一阵剧痛,衣袖为袖箭此刺破,痛楚之余,似乎还感受到毒素的侵扰。陆长老铁棍脱手,蹲在地上,抚着肩头说不出话,眼睛瞪视着余长老。余长老嘻嘻笑道:“我说小心暗器嘛,你偏不听。”举起大刀,刀身银光闪闪,刀头阴森可怖,余长老照着陆长老的脖子就要砍下去。

  一个洪亮的声音喝道:“且慢!”余长老一怔,放下大刀,向发话的少年望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陆长老为暗算所伤,那心怀私心的余长老得手,情况十分危急,究竟这场大会还能否顺利开展下去,又还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7 11: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