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 聚灵炮台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959 2019.06.19 14:48

  计宏大义凌然,眼光中流露的是坚定,敌人的强大并非逃避的理由。站在演武台上,计宏内心百感交集,他感慨万分,父亲去世后,自己有多久没有站在过这里啊,除了那模糊的儿时回忆。

  想来,那一切流逝已有二十年,应该很多年没有站到这里吧。

  风沙渐渐弱了,计宏闭上眼睛,心里不断默念着。四个子女从未见过父亲动手,内心深处充满了期待。也许,父亲可以制住这个将军;又或许,是他们不想的另一个结局。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计子丰的武功可以达到幻意四重境,但他从来没有将那些真才实学教给计宏,除了几招用来防身的拳脚功夫。一切也只是因为白云门之变,计子丰实在不想再提他们的武功。计宏心里无比清楚,对方的真意五重境巅峰,不是自己半拉子的实力可以比得上的。

  风,停了。

  计宏全身毛孔紧闭,默默地在心中倒数。“三,二……一!”“嚯”的一下,长矛刺向新杨。新杨微微一笑,既不防御,也没有反击的意思,眼神中尽是不屑。长矛近新杨不过半尺,却怎么也攻不进去了。计宏微讶,没料到对方的真气护体如此之强,忙倒转矛头,想把长矛拔出去。不料,长矛就像被黏住一般,任凭计宏费多大力气也丝毫不动,急得他额头冷汗涔涔而下。

  新杨右手食指轻点长矛,就见长矛带着计宏飞了出去。新杨心想:“我陪你好好玩玩儿。”突然神情变得凝重,全身血液有如沸腾,大喝一声,嘴里呼出的气只在一瞬息间全部蒸发。众人见了,都是大惊失色。计宏爬起身来,看到新杨周身数十头黑狼,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又要摔倒。

  不对,这并非真正的黑狼,莫非是……内力幻化?

  四重境以上的强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志将内力转化为想要的幻物,而且只要内力不竭,这种攻击可以打出成千上万次。这取决于各人的实力。幻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它会消耗对手的内力。更何况,一般人从未见过幻物,这种攻击会造成心理上的碾压。

  新杨一挥手,幻狼一拥而上,向着计宏扑去。计宏大脑飞转,他听说过的,这群幻狼造不成真实的伤害,它们伤的是实实在在的内力!计宏挥舞长矛,一次次地击退进攻,可是他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正在一点点地消逝。惊恐之余他也很奇怪,这群幻狼所打的穴位并不是他的练功要处,对手究竟是什么意思?

  计宏哪里猜得到新杨不过使用了三成不到的功力!虽然伤的不是痛处,但是正如聚沙成塔的道理,计宏的内力在源源不断地消失,这比肉体的损伤要痛楚百般!计宏越发应接不暇,而一旁的新杨犹如看戏一样,连动都不用动一下。计宏杀不了几只幻狼,这不会对他的内力造成多大损伤。

  “第一舞曲结束,第二章,新月舞!”新杨忽然拍了拍手,做着也许是更恐怖的决定。幻狼们听受指挥,从计宏身边跃到一旁。计宏刚喘了一口气,眼前的一幕,马上又让他轻松不起来了。

  这个结成的新月舞,将计宏团团围住。那群可怖的幻狼做着各式不一的动作,有的握爪,有的獠牙,有的试验脚步,似乎真的有了“舞”的架势。“呼”的一下,各个方位的幻狼一只接着一只猛扑上来,计宏忙咬牙抵御这源源不断的进攻。

  “你的矛,是抵不住这个阵的。”此时的计宏被新月舞诡异的打法弄得毫无招架之力,一旁看热闹的新杨还不断带来言语上的打击。这群幻狼,他们不是简单的各自为战,它们看来有着非凡的组织,先是一阵爪袭,再来一阵牙噬,打得可谓干净利落,计宏的许多穴道都被不同程度地击中,原本就薄弱的内力此时更显得微不足道。

  “糟了,爹怕是打不过了。”计虞看出端倪,语气中充满焦虑。

  “都这个时候了,倒不如我们一起上,反正不讲什么规矩。”计商小声提议道。

  “不行,咱们上去,跟流氓打架没什么分别,说不定反而坏了大事。”

  “那你说……”

  “我想到一个对策,”从计虞纠结的表情看,这对策他思虑了很久,,“咱们瞭望台上,那架从来没用过的,叫做……叫做什么炮台?”

  “聚灵炮台。”计古漠摸摸下颚,插口道。

  “对对,聚灵炮台!”计虞回忆起了一些,“我曾听爹提到过,这个炮台是件神器。天下如此的神器据说不过五件,而且威力无穷。咱们用这炮台,只要一击而中,纵使杀不了那个姓新的将军,也可以将他重伤,到时候爹就可以反败为胜了。”

  就在几人寥寥数语的交谈时,计宏已呈败象,内力上的较量消耗的是更大的气力,如果不是新杨没动真格,他那浅薄的内力早就灰飞烟灭了。启动聚灵炮台是刻不容缓的了,人人心里皆是一样的想法。

  “可是,”计敏突然插话道,“这种神器开启一次,就要消耗一块‘灵石’,咱们祖上传下来只有一块,也就是说……”

  “打中,一定要打中!”计虞擦去额头的汗珠,好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紧张,“灵石在密室里锁着,钥匙我这里有。三弟,请你去取了并尽快赶到瞭望台,只要看准时机,一炮轰下来!”瞭望台好在不远,相对较容易瞄准演武场。

  “我知道了。”接过兄长递来的钥匙,计商感到内心从未有过的压力。

  “计族长,这新月舞看来与您极配,看您都融入其中了。”新杨又在擦剑,嘴里还不时嘲讽着。计宏勉力支撑,他实在不想在别人面前丢了尊严,尤其是敌国将领。那群幻狼有意无意的,一会儿挑逗,一会儿进攻。计宏感到对方的轻视,虽然恼怒,但实在是无能为力。

  “嗯?那道光芒是?”短暂的喘气,使得计宏看清西北角一处异光,“那是……灵石?莫非……”他的目光移向五灵部阵容,见计夫人向他缓缓点头,计宏大概明白了,自己要做的是拖住对手。但他的思路其实和计虞他们有所区别。他已经忍受不了威严的丢失,唯一能做的就是,同归于尽!没错,他想和对手同归于尽!

  “什么东西?”新杨也察觉到来自西北角的光芒。他正奇怪间,突然感到真气一紧,忙运功抵挡。只见计宏如同发了疯一般,拿起长矛狠狠向幻狼砸去,也不顾自己受到的损伤。幻狼损失颇重,可计宏的内力也快运转不来。

  这算什么?以伤换伤吗?再这样下去,怕是要玉石俱焚了。新杨收起内力,顿时幻狼化为虚无,长剑外挑,逼近计宏身前,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只道对方已经放弃生的希望了,冷笑道:“去死吧!”长剑向对手咽喉刺去。

  剑尖刚要刺到,新杨突然瞥到计宏一瞬即过的笑容,心里暗叫不对,莫非是中了对手的诡计?新杨忙要收剑,却发现再也无法收回。计宏已用了全部力量,将他的右手死死扣住。新杨大惊失色,这是什么架势?

  “就是现在!”不远处计虞一声令下,西北角那道光芒已经越来越近。新杨这时才看清,这哪里是什么光芒,那分明是一道光炮!而且从光炮所射的力道判断,这绝非一件凡物。

  “不行!”新杨心里狂叫,他无论如何也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力量。可是计宏已经用了他的所有功力,将对手死死锁住,这就是要和他同归于尽!新杨汗如雨下,那道炮就要打中了。新杨紧咬嘴唇,快速从腰间取出一把解腕尖刀,一狠心,将握剑的右手砍落,也不顾那般剧痛,忙飞逃到安全的地方。

  “爹,快跑!”四个子女见要伤到父亲了,嘶哑着嗓子喊道。

  也许是做好了死亡的准备,也许是来不及逃脱,只见计宏呆呆地站在原地,脸上浮现着笑容。此时在计宏的脑海里闪现的,是长子计阳的身影。生命的最后一秒,又见到计子丰的敦敦教诲,还有家人们的陪伴。自己此生,足矣。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炮火一点点吞噬掉计宏。光炮过后,只见计宏面带微笑地躺在地上,没有痛苦,只有安详。而他的手里依旧紧紧握着新杨的断臂,死死不放。

  新杨忙运功止血,全身真气流转。运功结束,又缓缓地闭眼调息。待得他再次睁眼时,众人从这眼神中读出的,这剩下无尽的愤怒。失去一条手臂,让新杨对眼前这群人充满了仇怨!

  长剑已被光炮毁了,新杨默默取出长鞭。

  “我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危机过后,是更可怕的灾难,究竟五灵部何去何从?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19 14: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