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回 家族的陨落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596 2019.06.19 20:27

  剧烈的爆炸声,让瞭望台上的计商纬实一惊。原来这就是聚灵炮台的威力,果然名不虚传,足可毁天灭地。一炮得手,计商有些得意地望向演武场,不料见到的一片混乱,演武场上一片嘈杂。计商揉了揉眼睛,有些发懵地又望了望,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演武场上,尘土四起,压力重重。新杨一声冷笑:“毁我右臂,今日,你们就一起葬在这里吧!”一语甫毕,新杨挥舞着长鞭,化为一道闪电,向众人扑来。计虞、计古漠眼见不妙,忙挡在众人身前,一个使剑,一个使刀,欲和新杨缠斗。新杨虽然失去一条手臂,武功可是丝毫不减,怨念反而激发了最强的实力。刀、剑刚与长鞭一接触便脱手飞了出去。新杨不给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挥舞长鞭,向着两人天灵盖砸去。计虞、计古漠来不及闪躲,只觉头脑一阵爆痛,大叫一声,双双倒了下去,瞬息被击毙。

  “娘……太……太可……”计敏依偎在母亲身边,再也不敢看下去,吓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计夫人一行清泪流了下来,丈夫与两个儿子顷刻间死在她的面前,而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根本无能为力。计夫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抚摸计敏那一头秀发,好使女儿不那么害怕。她自己不管有多么害怕,也不能让身后的孩子察觉到,这是这位母亲现在唯一承担的职责。

  一连杀了两人,染在手里的鲜血让新杨稍微恢复了点理智。他长长舒了口气,面无表情地向计夫人走去。计夫人强作镇定,带着计敏一点点后退,双眸死死盯着新杨。三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直到新杨能用长鞭挑向她的天灵盖。新杨道:“我再问你们一次,那《出世》究竟在哪?说了就饶你们一命,否则,哼哼,我的鞭子可是不长眼的。”计夫人叹了口气,郑重地摇了摇头。新杨恼羞成怒,发了疯似的,猛地一鞭子砸向计夫人。身后的计敏亲眼见着母亲倒在血泊中。

  眼前这个人,俨然已经变成一个魔鬼了,他杀一个人,就像杀一头牲口那样满不在乎。望着母亲的尸体,计敏再也止不住自己的泪水,充满憎恨地看向新杨。计敏性子刚烈,与其被对手侮辱,倒不如自寻了断!“唰”的一剑,亲手抹了脖子,在新杨面前倒了下去。

  不远处的五老面如死灰,互相看了一眼,向四周分散跑开。新杨长鞭脱手飞出,击在一人后脑,此人瞬间倒毙。“啪”的一声,一颗信号弹在天空绽放开来,村子周围瞬间人马涌动,数十名精兵喊着口号突袭而出,有几人扑向四老,四老瞬间身亡。其余人又扑向其他惊慌失措的村民。一名亲信冲到新杨面前,看到新杨右手空荡荡的袖子,欲言又止:“大人,您的手臂……”新杨咂了咂口:“整个村子,连苍蝇都不要留一只!”亲信道:“是,遵命!”新杨看着亲信离去的身影,瞥眼间瞄到西北角,施展轻功,飞速奔到瞭望台,将猝不及防的计商一拳击倒。

  那聚灵炮台约有两人身高,周围散发着灵异的光彩。计商摸着脑袋挣扎着站起,耳听得一个冷峻的声音:“问你两个事,你可得老实回答。这是什么神物?《出世》又放在何处了?”计商看着远处的硝烟,虽不完全明白,但也了解了大概。计商一咬牙,扑通一声,跪在了新杨面前!“大爷饶命,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言无不尽……”心道:“大丈夫能屈能伸,我都告诉他了,我……还有活命。”

  新杨马上命令亲信将计商所称的神物拆了,又去书房取来《出世》,一切做得都简单利落。计商跪在地上,远远看着演武场上的硝烟,心里充满了畏惧:“就这么死了,我不……不甘心。我不想死!”

  “怎么样了?”新杨刚运完功,就见亲信远远来报。

  “回将军,已全部杀尽。”和新杨一样,那亲信说话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计商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听到的一切。他本来对一切还抱有微不足道的幻想,这时所有的愿望都破灭了。那亲信看着在地上哆嗦的计商,开口道:“将军,这小子,小人一并除了可好?以便斩草除根。”

  “呵呵,你干事还是这么严谨啊。随便咯,反正他已经没有什么用了。”新杨翻阅着《出世》,随便看了计商一眼。

  眼见冰冷的大刀就要砍下来了,计商忙叫道:“等……等等,我还有用!”现在的他,什么礼义廉耻也不顾了,只要能活着,怎么都是不辞。

  新杨一展手,制止了亲信。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计商,轻蔑地笑了。计商强打精神:“我了解聚灵炮台的内部构造,也知道南亦的很多国情。你们征讨南亦,不了解国情是不行的。”这是计商唯一的办法,除了出卖国家,别无选择。

  几个人愣了愣。半晌,新杨的脸上先是闪过一丝鄙夷的神情,还是向亲信点了点头。亲信收回大刀。计商眼见性命可保,哪顾什么廉耻,脸上笑成了朵花。

  新杨起身,一展手道:“走吧,跟我去野人谷处理你哥。”

  野人谷是计商一直不敢涉及的地方,此时为了活命,不得不皱着眉头跟上去。一路上,计商都在想象与计阳见面的情景。他知道计阳不会答应他的做法,他只求计阳可以理解他,甚至原谅他。一连跟着新杨翻过几个小山头,二人来到一个阴冷潮湿的山洞。走进一看,只见计阳依然晕倒在地,嘴里还不断发出呻吟:“嗯,不……”

  九脉血伤毒的非人折磨,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新杨走上去,“哗”的一掌,惊醒了还在昏迷的计阳。

  “怎么回事?啊……我……”计阳刚要询问,突然感到内息调运不畅,全身有如针扎。新杨回头向计商道:“你来跟他说。”计商不知道计阳为何如此痛苦,低着头,不敢面对计阳疑惑的眼神,硬着头皮道:“大哥,大家……都死了,你也……投降吧!”刚说完这句话,计商就羞红了脸。

  “你说什么,三弟?难道你……”计阳的全身欲裂,可神志清楚,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你投降了!?你这样子,岂不是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计商低下了头,半天说不出话来。

  新杨拍拍计商的肩膀,呵呵一笑:“识时务者为俊杰,计公子,你也归顺西陇吧。只要你一点头,我马上叫那老头给你解毒,并且赔礼道歉。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岂不甚妙?”

  九脉血伤毒的毒效稍微缓和了些。计阳不理新杨,只是瞪大眼睛看向计商:“三弟,你真的投降了?”计商咬了咬牙,大声道:“是!否则我就活不了了!大哥,你怪我吧!”

  “你……”计阳很想给计商一巴掌,无奈身子被麻绳捆住。为示诚意,新杨上前帮计阳解开绑缚:“计公子,你瞧,我连这绳子都给你解了,还不见我的诚意吗?令弟的话,你多思量思量。”

  计阳闭上眼睛:“我宁愿死了,也不会……”掣出长枪,捅向自己的胸膛,“为你驱使!”

  计商眼见长兄要自寻短见,惊呼一声,想要上前搭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计阳长枪刚划到胸口,还没刺进,就见一个白色身影飞驰而来,撞掉计阳手中的长枪。新杨和计商还没反应过来,计阳已经凭空消失。他们愣愣地看着地上,除了一摊血迹,还有一堆白色毛渍。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五灵部就此陨落,而计阳也是下落不知。究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奇妙的故事?好戏才刚刚开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19 20: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