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回 天降奇兵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506 2019.07.15 11:25

  计阳反复擦拭额头的汗珠,内心恐惧愈盛。当年他虽曾独战白狼,可那白狼完全是自己为战,今日所见蛇群既有组织,又排方阵,更可怕的蝰蛇数量源源不断,这是白狼不可比拟的。

  洪思仁也有些害怕,干脆猛咳两声掩饰自己。他直勾勾地盯着洪和秋,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吹笛,心道:“想不到这破笛子这么好用,待到以后时机成熟,我悄悄把它偷过来耍耍。”

  洪和秋表情邪魅,曲调忽转柔和,带着一丝凄凉。那群蝰蛇听了,个个摇头晃脑,接二连三向计阳突袭过来。

  “来吧!”计阳像当年挑战白狼那样,再次给自己壮胆。“唰”的一枪,直取蝰蛇七寸,此蛇当即倒毙。

  但是此蛇的首当其冲并没有让其他蝰蛇有分毫退却,反而越战越勇。这群冷血动物的眼里只有敌人,它们完全顺从曲调的指挥。计阳长枪舞成圆圈,一时间挑飞外围几条蝰蛇,又是几枪刺穿冲围的蝰蛇。但是洪和秋魔曲不停,蛇群攻势更是不减。

  一个偏僻的角落,钻出一条蝰蛇,趁计阳关注主战场的功夫,抓住机会,照着他的大腿就是一咬,计阳感到大腿一下噬咬之痛,忙将蝰蛇击飞,可是蛇毒已经开始侵蚀。计阳只是一个分神,那群蝰蛇便是蜂拥而上,对着他其他部位也是一顿噬咬。这场景太过血腥,一旁的洪思仁用拳头抵着额头,忍不住闭上眼睛,摇着头自言自语:“哎呀,可惜,可惜!这小子能跟我过上两招,本来给我当个随从也没问题,这下死了,可惜了!”

  洪思仁正在自作多情,耳中却听不见那魔曲,反而听见洪和秋惊诧的喊声:“这……怎么可能!?”洪和秋停止吹笛,眼睁睁看着计阳兀自坚挺,那些咬过他的蝰蛇全部暴毙,“他怎么可能没事!?”

  计阳一枪扫飞已死的蝰蛇,心里也是一阵发蒙:“天哪,我居然没中毒?”见一群蝰蛇失了魔曲指挥,一个个代理不动,于是灿烂一笑,一枪横扫千军!

  原来九脉血伤毒属天下第一毒,那些蛇毒相比之下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咬过计阳的蝰蛇反被血毒毒死。然而这个秘密,在场的三人全然不知,还道是计阳服了什么灵丹妙药,也只剩下干瞪眼睛的份了。

  洪和秋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并没有因一次的失败而灰心丧气。洪和秋重新举起长笛,曲调陡然变化,便如蓝天白云下一只鸥鸣,海面潮生潮起,波涛汹涌万里。余下的蝰蛇一个激灵,如同刚刚复活一般,个个不余遗力地向计阳扑去,虽然有不少在途中被计阳长枪刺死,但剩下的蝰蛇也足以将计阳全身团团裹住。计阳万料不到还有这样的招数,身体受到限制,变的寸步难行,别说使枪,拿都有些拿不住了。出乎意料的是,那群蝰蛇只是将计阳缠住,并没有进取的迹象。

  洪和秋放下笛子:“你这小子还真有点邪门,蛇毒竟也奈何不了你,可是你最终还是栽在大爷的手里。”计阳咬牙切齿,拂了拂头顶的蝰蛇:“你想怎么样?”“怎么样?”洪和秋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怎么样,你还猜不到吗?”

  “我最恨别人背后阴我,虽然你没得逞,但有这般想法,我也一样不留。”洪和秋如死神般一步步逼近,“我要把你的肉一片片剐下来,好解我心头之恨,也让世人知道惹我的下场!”

  计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都怪自己太过自负才会落得今天这个地步,以为有一点武功就可以横行天下,殊不知天外有天。他试着移动身子,可身上的蝰蛇如同毒瘤一样挥之不去,使他行动不能,只能眼巴巴任人宰割,却又无能为力。

  “拿命来!”洪和秋举起匕首,向计阳心室刺去。计阳面如死灰,只得瞑目待死。

  “嗖”的一声,一只灰兔窜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悬在半空的匕首。众人都没反应过来,洪和秋只见一团灰影飞出,紧接着右臂突感轻松,手上的匕首就像是长了腿一样不见了。

  灰兔摇头晃脑闪到一边,眉头一阵猛蹙,将嘴里干枯的匕首吐了出去,那匕首直接撞在地上一头死蛇身上,逗的灰兔咯咯直笑。洪和秋见夺匕首的竟然是一只兔子,既可笑,又可恶。

  洪和秋正待发作,屋顶传来一阵阵动静,几块瓦砾掉下摔成稀碎。屋顶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小灰,干得漂亮!等等,老朽也……哎哟!”话音刚落,接着“噌”的一声,一个苍颜白发的老头掉了下来,直接摔了个四脚朝天。灰兔迅速窜到老者身上,咯咯笑个不停。

  老者爬了起来,揉揉脑门的大包,强作解释道:“我这是失误,失误,为了衬托小灰厉害!”小灰翻了个白眼,又窜进老者怀里。老者站了起来,嘻嘻笑道:“都在呢?咦,小兄弟,你身上缠着这些劳什子做什么?”怀里金刚杵一闪,洪和秋还没反应过来,嘴角的长笛立刻被打成粉碎,他忙弃笛闪到一边。那些蝰蛇失去指挥,马上恢复神智,一齐从计阳身上褪了下来,一溜烟钻回草里。

  “你有点眼熟。”洪和秋也不想笛子的事了,直视着老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萧门宿老,‘灰兔使者’布会冥前辈吧?那位便是‘圣兔使’小灰了吧?”

  “啧啧啧,小灰,咱们都名扬远外了。”布会冥得意极了。

  洪和秋道:“布前辈,你的武功极高,小辈们向来佩服。晚辈听说你从来不管杂事,今天又为何插手此事?”

  布会冥挠挠头:“你还别说,整个萧门老朽我一个都看不上,什么陆振鸿,什么余亮,我都不放在眼里,唯独咱们公子爷跟我玩的最好,老朽就愿意听他的话,你看他求我来办事,我也不好拒绝,是吧?”

  洪和秋一怔:“萧常青?我与他素未谋面,他干嘛要扰我的事?”

  “常青?萧常青?”计阳心里疑惑,“……是巧合吧?”

  洪和秋非常清楚布会冥的实力,据说他的武功已有真意六重境巅峰,完全是技压西陇国五将军。适才看他从那么高的房顶摔下来而毫发不损,可以说是很厉害了。洪和秋望着布会冥手中足有七八十斤重的金刚杵,决定先退避三舍。

  洪和秋耷拉着脸:“计阳,今日不逢吉日,暂且饶你一命,你可别不识好歹。思仁兄,我们撤!”

  洪思仁没有听说过布会冥,见只是个玩兔子的老头,便很不屑:“和秋兄,这样一个老头子,咱们怕甚?何必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是啊是啊,我一个老头,有什么好怕的?”布会冥也在一旁附和道。

  洪和秋见小灰钻出一个脑袋,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自己脸都气得发紫,心知此仗不打不行,狠狠瞪了多事的洪思仁一眼,对着布会冥又是一番说辞:“既然布前辈赏脸,小的们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不不不,”布会冥摇摇手指头,“是舍命陪老头儿。”

  洪和秋知道,对方只需几招,不,或许几招不用就能制住他俩,心里寻思脱身之法。

  “可别怪我到时候丢下你。”洪和秋瞅了瞅一旁斗志昂扬的洪思仁,“本来就不想打的,谁叫你挑事呢?”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一场战斗不得不打,洪和秋和洪思仁该怎样对付强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15 11:2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