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回 泉边旧梦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934 2019.06.20 02:21

  野人谷南坡一个角落,是远离五灵部的另一个世界。此处少有野兽,多的是高大灌木。附近的居民时常前来砍柴。不远处是一个名叫福悦镇的小镇子,镇上有些郎中也会携着小童来此处采集草药。运气好时,采到罕见草药都不是问题。

  但是江华子此次前来,既不为砍柴,也不为采药。这些草药对于旁人来说或许十分罕见,但是江华子已经有五百年的修行,他见过的草药不说一千,也有好几百了。江华子更看重的是这里的僻静环境,如此安静的地方是练功的不二选择。作为一名隐居数百年的贤者,江华子有着与众不同的追求。

  “哗哗——”旁边的一处清泉发出清脆的流水声。江华子看着刚刚破晓的天空,自然而然地散发真气。天地的精华,让他的精神得到无比的满足。江华子轻声走到清泉旁,捧起清水擦净稍有疲惫的脸。水的清爽,让他不禁发出满足的声音。

  “嗯……嗯……”江华子耳尖竖起,对于这低缓的呻吟声十分敏感,虽然这声音很小,且还是断断续续的,可还是逃不过江华子敏锐的听觉。泉水的一隅,有着人才会发出的呻吟声。莫不是附近居民遇险?江华子很是担心,忙循声望去。

  只见泉水的一头躺着一个血迹斑斑、衣衫褴褛的少年,约莫十八九岁年纪,他的身旁还躺着一头全身雪白的白狼。江华子微一惊讶,上前探了探他们的鼻息。那少年尚有微弱的气息,一旁的白狼却已经断了气。那少年不住地呻吟着,似乎在做着什么痛苦的梦,额头汗水不断流落。

  江华子又惊又奇,仙手一挥,搭上少年的脉搏,眉头瞬间紧凑。这怎么可能,居然有两股真气!?其中一股微弱到几乎消失,如果不是江华子有百年的道行,很有可能就此忽略过去了。另外一股真气,江华子再次探寻才发现,它根本不是什么真气,而是一股诡异的邪气。这股邪气无比地猖狂,不断冲撞着几近消失的真气,并不时侵噬着少年各处穴道,因此他会如此痛苦。邪气堵塞了真气通道,被不断的吞噬它,使得根本使用不出来。

  江华子觉得这个症状曾在那里见到过,貌似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过去太久,记忆早已被尘土埋没。这不是眼前的首要事情,最重要的是要救治这个奄奄一息的少年。

  江华子用手轻轻扣了扣少年的人中,少年干咳几声,缓缓睁开眼睛。江华子见这少年刚睁开眼,就好像经受了莫大的折磨一般,死死抱住自己的头,疯狂地不断摇晃。这个动作持续了大概一盏茶功夫,少年才有所停缓。这时他看到一个苍颜白发、仙风道骨的老者站在面前,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少年迅速意识到,是眼前这位老道救了自己,忙向他施礼道谢。江华子微微一笑:“不用。你叫什么名字,怎会沦落至此?”

  少年望着潺潺的溪流,缓缓道:“晚辈名叫计阳……”

  计阳的命,是白狼牺牲自己救的。

  当时计阳挺枪正要自刎,白狼一个箭步撞在他身上。长枪被它撞飞,但也在它的肚膛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血流不止。计阳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被带走时,又一次陷入昏迷。

  白狼的创伤因奔跑而持续扩大,按理支持不了多久。可它咬牙坚持,一连带着计阳翻过几个山丘,直到接近山泉,再也支撑不下,一个踉跄,和计阳一同跌落泉水。泉水带着白狼和计阳一直流到南坡,最终被江华子发现。至于白狼是怎么找到计阳所在的山洞,这无人可知,终将成为一个奇妙的谜团。或许除了计阳,不会有人记得这匹有情有义的狼。

  计阳看着白狼已经冰冷的躯体。它是想让自己好好活下去,绝不可以再做傻事。计阳流下一行真情的眼泪,为死去的灵魂默哀。

  江华子静静地聆听着计阳的故事,同情于这少年的坎坷命运。看计阳拖着沉重的身体离去,江华子有意无意地问道:“你去哪儿?”

  “你去哪儿”,听了这句话,计阳身子一颤。是啊,我去哪儿?我已经家破人亡了,唯一存活的弟弟也投降了敌人。自己身受的剧毒随时都会发作,也许今天就会痛苦难堪,也许明天就会沉沉睡去。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我计阳的容身之所。他不再有自杀的勇气,即使自杀,世界上也不会有人注意到。计阳抬起手来,想重重给自己一个巴掌。巴掌悬在半空,终于是没有落下。

  “道长,我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你就让我自生自灭吧。”计阳说完这句话,又一次落泪。

  江华子温柔地看向计阳,柔声道:“傻小子,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只能怪天意弄人。”计阳摇头道:“可是我的九脉血伤毒……”

  “什么?”江华子忙打断计阳的话,“你说你中了九脉血伤毒?”尘封的记忆,再次被打开。江华子记起三百年前的一幕:风邪一掌击来,掌风中带有万分毒素。江华子、郝伯、何可毅并肩作战,三人共同运力,使用“三星盾阵”,化开对方的毒掌。

  风邪一击即空,怨毒地看着三人:“为了防我的九脉血伤毒,竟然不惜用内力结成盾法吗?”郝伯拂尘点地,正义凌然道:“风邪,你作恶多端,用这恶毒的九脉血伤毒不知伤了多少仁人志士,自己却还不知罪吗?”风邪哈哈大笑:“我的九脉血伤毒虽然是无药可解,但也不是一定就有那么神奇的效果,如果对方内力比我深湛,根本就不会中毒,反而会伤到我自己。他们自己功力不够,怪我作甚?”

  江华子道:“别跟他废话了,用冥罗的‘百荟神功’堵住他的内力!”风邪听了,身子不自觉一颤。百荟神功是冥罗大仙独创的内功,可以在短时间内堵塞对手的内力。在这个时间内,施法者完全可以打败对手。想到此节,风邪不禁打个寒颤,咬牙道;“冥罗居然把那百荟神功带到了?”何可毅一棍扫地:“善哉!风邪,你也是个聪明人,如果发誓不再踏及武林半步,不再祸害江湖志士,我们可以放你一截,从此既往不咎。”

  风邪既不想向敌人认输,也不希望自己被完完全全打倒,说不定因此会是性命不保。他想出一个对策,用自练的障眼法骗过三人,假装散去功力,再使一招元神出窍,躲过三人的试检。三个高人自以为一切顺当,却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被轻易欺瞒。

  后面的事情,则是江华子不知道的了。

  风邪虎口逃生后,吸取先前的教训。既然不能再踏入武林,那就得将这套毒法永久流传下去。《血毒》之书耗费几月后出世,赠给了风邪一个信任的挚友。后这名挚友利用血毒到处兴风作浪,被白云门掌门打败,武功全废,那本《血毒》也流入白云门,被当做禁书封存。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白云门会遭遇那一变。谁也不会料到术然会盗走此书。

  “前辈,前辈?”江华子猛的从记忆回到现实。江华子醒醒头脑,再次看了看计阳:这种攻心血毒,只能是九脉血伤毒,可是他们明明见到风邪散去了功力,难道有什么事他们做错了?九脉血伤毒,每日的疼痛是不规律的,尤其以正午最为疼痛,太阳穴会如撕裂般剧痛。最可怖的是,九脉血伤毒不会致人死命,风邪以折磨人为乐。

  计阳从江华子眼神中读出太多,同情,无奈,惭愧……江华子道:“九脉血伤毒,我本以为失传了的,却不想尚有传人。你的毒症,不……很难治愈。”他本来想说的是“不可治愈”,但看到计阳羸弱的身躯,迅速改口为“很难”,他实在不愿道出真相。“贫道道号江华子,住在大商城南须云峰上。峰上草药甚多,你可跟我去一一尝试,总有对的上症状的。”江华子也只能说这么几句连他自己都不信的言不由衷的安慰话。

  计阳心里早就有了准备,知道自己的毒一定不好解除,但毕竟在死亡线上走过一遭,还有什么好怕的呢?就算是试药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把自己试死。我死了,应该不会有人可怜,不会有人祭奠吧?计阳自嘲地笑了笑。江华子道:“我有个师弟,人称‘济世名医’,或许对你的解毒略懂一二。我回峰上就给他传信,一定治好你的症状。”

  计阳看着江华子,心里充满了感激,眼角闪动阵阵泪光。他轻轻点了点头。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江华子带着中毒的计阳,踏上路途,他们一路是会一帆风顺,还是遇到什么新的机遇或危机?计阳的毒症又能否痊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20 02: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