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回 须云峰上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464 2019.06.22 12:08

  “血毒挺过去了?”计阳早上刚睁开眼,就看见江华子坐在他的床边,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忙起身施礼。

  江华子道:“不用。昨夜血毒如何,你且说与我听。”

  计阳道:“多亏道长的内力相助,否则昨夜我该挺不过去了。”计阳脸上布满笑容,虽然故作轻松,也掩不住他松弛的身体。

  “唉,”江华子面有难色,“我的内力,虽然可以帮你暂时抵挡血毒侵害,但日后血毒生了抗性,只恐我的内力也会管用不了。这不过算是缓兵之策。我们早些回到须云峰,我取百草为你镇毒。但愿我的师弟已在路上。”

  洗漱一通后,计阳跟着江华子下楼吃早饭。临别前的一顿早饭,张掌柜置办的极为丰富,几乎囊括了店内最好的食材。这些食材一般人平日也是少有摄入。不过这些美味佳肴只限于计阳和江华子,小二只得吃那些白粥咸菜。江华子心里过意不去,想给他加一些菜肴,被小二婉拒了。

  张掌柜忽道:“昨晚,江华道长可威风了,一出手那是几个人吓得立马缴械投降,好不厉害!只可惜你们没看到。”张掌柜的语气尽是炫耀,好像出手制敌的就是他本人。事实上,昨夜的计阳始终在运功而不能分神,小二又去送信了,当时就属这张掌柜躲的最深。

  小二喝着粥,嘴里还咕噜咕噜讲个不停:“对了,今儿早我出去买菜,听见老李他们说那大商四勇突然像变了人似的,居然开始做好事了。又听说,郑员外家不翼而飞的火炮突然失而复得,上面还多了张字条,称大商四勇以后弃恶从善,还对郑员外说了抱歉,当真奇哉怪也。”小二的小道消息来的很快,这时白米粥也堵不住他的嘴。

  计阳抿嘴笑道:“这四个人本来穷凶极恶,又长着一副坏人模样,突然说要做好事,只怕谁也不信吧。”众人听了,都是忍俊不禁。分别在即,留下的不是依依惜别,却是笑语连连。

  正午,烈日当头,树荫下三五个老者闲聊下棋。镇南头出现两个骑着骏马的身影,在福悦镇留下两道长长的影子。无人注意,那二人扬长而去。

  血毒,给人以攻心般的痛楚。江华子担心计阳的毒势会不断加重,遂决定绕过大商城,抄一条近道回到须云峰。平日里,江华子并不喜欢走这条捷径,倒不是其中有多少凶险,作为有几百年修行的仙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怎么会惧怕区区凶险?他舍近求远,不过是喜欢享受那种漫游的闲适。可如今情势不同,早日回到须云峰,山上草药百出,对于治疗血毒或许是一条计策。

  一天的路途,说不上长,却也不短。途径大商城外围时,听见几个汉子在那讨论大商四勇所做的“好人好事”,忍不住凑上去听了一听,顿时啼笑皆非:陈彪帮人摘果子,却懒得用手,寻思用流星锤应该就可以砸下来,结果用力太大,把那果树砸倒,险些砸到自己;孔合运在田间漫步,眼见有一群麻雀要来偷稻,忙施展梅花镖手法,没成想打到了不远处的农夫,还道歉了好久;陶运一不愿输给自己几个兄弟,心想既然自己武功未成,不如帮人推车。但他太过鲁莽,连人带车翻了;至于那个矮子林复,眼见街上有人抢劫,立刻冲上见义勇为,但长得太多凶残,被当做强盗的同伙……江华子听的无奈,计阳听的无语。

  大商城既过,远远可见须云峰的山影。又行了半日,总算到了山脚。向须云峰进发,初时山路崎岖、道路险峻,于是缘着小路攀援,倒也相较轻松。四处可见奇花异草,既有常见的板蓝根草,也有罕见的灵芝人参。树木耸立,花草丛生,不时可见蜂蝶来回飞舞。再行数十里,又见梅花鹿、白羚等自然动物,见了人也不怕生。它们悠然自得地吃着草,只瞥了瞥二人,轻轻嘶叫一声,重新低头去做自己的事。蓝天之下,尘土之间,只有在这里,才能真正见到这世界美妙的一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其实宇宙诞生之初,本来是这番景象,只是世事杂了,人心乱了,才有了今天的模样。这并非盘古开天辟地的初心,也不是创造冥昱的目的。

  计阳只是沉浸在这景色里,渐渐忘了曾有的痛苦,九脉血伤毒会带来身体的难耐,但不会带来人生的毁灭。江华子心情也是怡然,忘了修炼的缘由,他只是想在这片天地里,生生世世隐居在此,不理凡间险恶。江华子从来没有真正学习过医学或是草药,只是见的多了,见识广了,或许是无师自通,让他的武功与药学相辅相成。

  江华子的住宅在半山腰,不但不华丽,简直可以说是简陋,只有几件小木屋,屋内的书籍计阳大多没听说过,不仅有武功秘籍,也有百草图谱。屋外收集着形形色色的草药,计阳随意就看到了一株何首乌。

  “你来这看。”江华子拴好马,走了两步,站在山崖之上,眼光中的是从所未见的安闲。

  这是……

  山崖之上,可尽收山中奇景。真的,一个人一生也很难见到如此茂密的原始丛林,山林既是浅绿的,也是碧青的,上空飞旋着的,是喜鹊,是白鹭,它们欢声雀跃,合成一曲交响乐。计阳感到自己的血液在翻涌。

  一处山坡,花花绿绿的草药,多式多样的珍品,任可摘下一颗随意品尝,纯天然生的药品,足可以强身健体。但是切忌胡乱多吃,毕竟“是药三分毒”。

  “曾经,我和我的师弟……不,说是师弟,其实我们并非同门,只不过是志同道合。我们在这儿修炼,得了不少草药研习,我师弟甚至自学成师,得了‘济世名医’的雅号。后来他下山去了,我还是愿意待在这里。”江华子回头看向计阳,笑道,“这里不好吗?这里真是人间乐园,堪比极乐净土。我时常在想,为什么人们变得越发贪婪。”

  原来,这道人也是个思想家。

  计阳跟着江华子进了屋,在得到又一股真气后,血毒又一次镇住。可江华子明显发现,这血毒对自己的真气已经开始产生抗性,只怕如此撑不了多久。唯一沉吟,江华子拿出一颗人参。

  补品,于常人大有延年益寿之效,对于得道的仙人也有增进功力之能。可对于身中九脉血伤毒的计阳来说,这玩意儿除了强身健体,效能可能不大。计阳深知这般,本不想让江华子在自己身上浪费药材。但江华子秉着“死马当做活马医”的信念,坚决让计阳服药。计阳也不愿扫长者之愿,同时,他也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

  三日后的清晨,计阳走出屋子。或许天地间的灵气可以暂缓他的痛苦。即使这只是内心的臆想,计阳也不愿放弃心中的信仰。计阳知道,血毒已经开始侵占他的心灵,他日日做梦,梦到的不是世界的毁灭,就是家破人亡的惨剧。如果侵袭的是心灵,这真比侵噬肉体痛苦难耐百倍。可是,怎么能轻易认输!?

  人哪,不能被轻易打败!

  不远处的马蹄声愈发近了,马铃铮铮作响。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终于回到须云峰,究竟计阳的毒能否解除?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22 12:0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