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回 赌斗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561 2019.07.08 12:43

  在众人的注视下,计阳大踏步走了出来,向人们抱了抱拳。萧门门主突然睁开眼来,向计阳看上一眼,随即重新闭目。

  余长老申请尴尬,喝道:“兀那少年,干什么的?”他见计阳一副农人装束,又感觉不出有内力气息,虽背上缚有长枪,但也不似身具武功。计阳正视余长老,缓缓的道:“比武不胜,暗算伤人,乃是下三滥的打法。你使这法门,配得上长老的名号吗?”余长老老脸一沉:“我配不配得上,还轮不到你这个黄毛小子来评判。今日是我为本门清理门户之时,识相的,速速闪到一旁。”他的大刀一挥,浥河村村众个个被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

  陆长老嘶哑着嗓子道:“小兄弟,你快走,大不了让这逆贼一刀把我杀了。人在做,天在看,他做了那些勾当,终有一日会遭到天谴。”余长老道:“老陆,你倒是很有骨气啊。只可惜在我余亮看来,骨气是最不值钱的东西了。”

  计阳拉住余长老的衣袖,喝道:“解药拿出来!”余长老冷笑道:“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微一用力,想要挣脱对方的拉扯,可发现事违人愿,反而是用力越大,拉扯越大。余长老暗自吃惊;“好强劲的掌力!”右手挥舞大刀,向计阳砍去,计阳陡然松开其衣袖,在余长老快要砍中之时,脚底生尘,突然闪开。余长老大刀连边都没沾到一下。

  陆长老蹲在地上,也是吃惊不小:“这是什么步法!?”他哪里知道,计阳在练掌之时,为了打出一发快掌,还特意利用落叶练习了一套步法,取名“枫林步绝”,正可谓天下无双。余长老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见到的一切,不可能,他应该没有内力的!步法无双,乃是内力一流高手才有的!

  计阳又道:“解药拿出来!”余长老心想:“你仅凭一套精妙的步法,难道我便怕了?”大刀又是一挺,向计阳肩头砍去,计阳顺势抽出长枪,一下挑开其大刀,长枪甩出花样。瞬时,余长老膝盖、大腿尽皆中枪,气得不住跺脚。他的武功本来应该更胜一筹,只因轻视了对手,这才被对手战了先机,于是落得下风。

  人群中欢声雷动,大伙纷纷叫好。余长老不愿服输,索性丢了大刀,拳头握紧,向计阳击去。计阳本已做好防守的架势,余长老在快要接近他的时候,猛的一变招式,右袖一挺,一枚袖箭飞出。众人见余长老陡施暗算,想要出言提醒,却已是来不及了。计阳虽反应了过来,但一来临敌经验太浅,二来也知道闪避实在来不及了,不禁乱了阵脚,站在那呆呆的发愣,却不知如何是好。

  “铛”的一声,计阳身后飞来一件物事,不偏不倚地撞向袖箭,两物同时落地,计阳面红耳赤,依旧是惊魂未定,知道是扔树枝的人救了他一命,抬头见余长老已是脸色大变。萧门门徒喜道:“门主终于出手了!”

  萧门门主面无表情,上前扶起陆长老,起手封了他中毒的穴道。门主道:“余长老,你对陆长老下毒手,那是本门的纷争;可你对外人暗下杀着,这恐怕就说不过去了吧。”陆长老咬牙切齿道:“门主,此人是杀害林长老的幕后指使者,万不能让他活着踏出村子一步。”门主点头道:“我知道。其实你不说,他做的那些勾当我也知道。我之所以不揭穿,乃是相信人心本善,人总归是有颗良心。现在看来,却是我一厢情愿了。”此言一出,众人纷纷指骂余长老。

  余长老看着指责他的群众,诡秘地笑了:“想当年萧门初建之时,我为门派尽了多少汗马功劳,你们却好,活生生地将珠玉当做瓦砾。这人,”手指陆长老,“不过是武功比我高一点,就能位居总长老之位。萧雨峰,老门主死前让你善待宿老,你就是这么遵从的吗?”

  萧门门主萧雨峰听了此言,心有所动,叹道:“不错,论资历,本门没人比你高。我不待见你,并非因你武功略逊,而是因为你野心太大,甚至怂恿我侵略别国。我们练武,是为了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了满足私欲啊。”

  余长老冷冷一笑:“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洪和秋能给我的,你萧雨峰就是给不了。林亦云是我假洪和秋之手杀的,我对此供认不讳。你现在是要对我下手吗?”萧雨峰表情无奈,心里十分不愿,却还是点了点头。余长老巴掌拍的直响:“不错,老门主死了,你确实可以不听他的遗言了。行,要杀要剐,随你便。”说罢,大刀掷在地上,双手摊开,表情嘲讽。

  萧雨峰还未说话,一旁的计阳忽然插口道:“等一下,让我跟他打,他使手段,我输得不服。”萧雨峰见计阳武功虽高,却是少年心性,他与余长老不论谁输谁赢,都是萧雨峰不愿看到的。灵机一动,萧雨峰转头向计阳道:“打打杀杀,恐怕赢的也不恨痛快。在下有一计,可以让余长老输的心服口服。”计阳面露喜色,忙问:“是什么?”余长老心里一慌:“不知这小子又想出什么办法来折磨我。”他虽不怕被杀,但也不愿被羞辱而死。

  萧雨峰接过弟子递来的清茶,解开茶盖,顿时茶香扑鼻。萧雨峰贪婪的吸着茶香,又轻轻抿着茶水。众人都不知他在摆什么名堂,有些急性子的人早就按奈不住了,喧哗之声越来越大。萧雨峰不理,继续闭目品茶。

  萧雨峰品完茶,才缓缓的道:“林长老的死跟余长老有关,此事不假,但归根到底,杀人者还是洪和秋。若是小兄弟能将洪和秋擒来,那才是真正折了余长老的锐气呢。”陆长老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搔搔头皮,寻思:“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余亮假借洪和秋之手毒害了林长老,现在门主也要依样葫芦,让这少年帮着抓来洪和秋。”陆长老知道,洪门门主洪金刀这几年闭关钻研“千云刀法”,门派的大权早就旁落在左右使手里。抓住洪门左使洪和秋,便可以进一步击溃洪门。不过他虽见计阳武功很高,但对于其是否战胜得了洪和秋,陆长老也没有把握,只好看门主的决定。

  计阳毕竟少年人心性,听完萧雨峰的话,拍手道:“妙极,就这样来。”恰好洪门是他的仇敌之一,他抓住洪和秋正是一举两得之事,他也终于想起了洪和秋的身份,就是当年打伤陶运一的人。萧雨峰微微一笑,向余长老道:“你看如何?治陆长老毒的解药,也一并拿来吧。”余长老郑重道:“也罢。不过,若是这小子抓不住洪和秋,我也照着他的脖子一刀。”从怀里取出两个小瓷瓶,递给萧雨峰,“红色外涂,白色内服。”萧雨峰料得他不会说谎,将瓷瓶交给陆长老。

  萧雨峰拱拱手,示意门徒推开,问计阳道:‘小兄弟,你此次前去,可要什么人手,或是兵刃武器?’计阳摇头道:“我一人即可,免得某人不服。”余长老哼了一声,将脑袋别在一旁。

  计阳刚要转身,好像又想起什么似的,抱拳向众人,朗声道:“在下姓计名阳,半月之后,不管成功与否,都会在这与诸位重新相见,述说别后事宜。”诸人被这少年的勇气深深折服,都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不远处,一个人影闪过,留下两记笑声,笑声中尽是钦佩。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计阳虽与余长老赌下战局,但前路扑朔迷离,不知一切能否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又会不会遭遇更大的难题?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8 12: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