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回 毒计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343 2019.06.17 20:56

  千呼万唤,也不见术然出来,只是时不时传来一阵笑声。新杨哼了一声:“这当儿还装神弄鬼么?”术然干笑几声:“我有个玩意儿,嘿嘿,当真了不起。”话音刚落,那矮身老头不知从哪个角落窜了出来,脸上还带有不可言明的微笑,着实让计阳吓了一跳。

  术然道:“是这样,老夫在古籍中,找到了冥昱的所在。”新杨摆摆手,似乎毫不在乎:“是么?”计阳听了这话,恍然大悟道:“所以,你找我来是告诉我冥昱在哪了?可是,你为什么选择我?”术然抿了抿嘴:“这个么,你不必知道。”

  “五灵部,集天地精华所在;野人谷,日月之相照,尤其以此洞神力最强,故冥昱在此也。”

  计阳身子一震,好像得到了天大的讯息,但依旧有些狐疑:“这种珍贵消息,我们五灵部人尚不得知,你一个外人却有把握?”新杨半天沉默不语,这时道:“老头,你说的玩意儿在哪儿?”

  “别急嘛,这位小哥还不信我,不过呢,那个玩意儿是可以开启冥昱的,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兴趣凑凑热闹。”术然眯着眼睛,抚摸着长须。

  计阳、新杨向术然打探去,看到他手上拿的是一个罗盘,上面刻着一些蝌蚪一样的文字,应该不是寻常用来分辨方位所用的罗盘。计阳寻思:“我如果此刻表示不信,他们两个人多势众,或许不会放我回去,倒不如一探究竟。我与他们无仇无怨,他们对我下手做什么?况且,对我下手也不用施手段。”

  “老头,把你手上的罗盘拿来看看。”新杨打破平静。

  术然乐呵呵的:“新将军,这可怪我恕不从命了。我既然主动邀请这位小兄弟,哪有把好处让给自己人之理?”一展手,将罗盘扔给计阳,“默念三声‘道由心生’,你脑海里就会浮现冥昱的所在地,记住,这个罗盘只能使用一次,我们不占好处。”

  计阳这时才得以看清罗盘的全貌:它的形状是六边形的,颜色泛着古青色,上面的蝌蚪文字涌现着一种神秘之感。计阳心中一动,张开嘴正要念咒语,突然想到了什么,话到嘴边及时止住,回过头望着二人。

  “西陇与南亦百年宿敌,你们有什么理由要成敌人之美?而且,那位还是西陇国大将军。”

  “哈哈哈哈……”术然突然大笑,这笑声回荡在整个山洞,让人毛骨悚然,“我以为你会是无头无脑的主儿。这样也好,无妨,反正巫毒阵已在你手中了。”

  巫毒阵?什么是巫毒阵!?

  “道由心生,道由心生……”术然一边大笑,一边如鬼魅般反复念着咒语。

  计阳还未反应过来,手心的罗盘突然发热,好像一团沸火,烫的计阳失手将它摔了下去。罗盘碰到地面,发出清脆的响声,接着泛出青光,从中心圆点处冒出浓密的黑气,团团将计阳围住。计阳张口欲呼,不料所有的黑气纷纷侵入他的口中,从喉头,到肺腑,最终贯穿全身,黑气全尽之时,计阳也因气力不足倒下。

  “啊……我……不……”一向伶牙俐齿如他,这时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计阳感觉全身上下有如数百把利刃插入,一口真气被完全堵住,无法运转上来。计阳试着运了运内力,却感到血液中空荡荡的,内力居然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痛,是全身灼烧的伤。

  “呵呵,别挣扎了,这是‘九脉血伤毒’,可称为天下第一毒也。”“天下第一毒”的字眼,如同一声炸雷,计阳疼痛欲绝之际,脑海中不断弥漫着这一句简单却令人恐惧的话语。头脑也是将要爆裂,他的全身近乎散去了所有热气,渐渐变得冰冷。

  “为什……么……这样对我……”计阳实在忍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说完最后一个字时,终于沉沉昏了过去。或许这样,才不会感到痛楚。

  术然一直面带笑容,听了计阳最后一句话,脸上表情突转,变成了怨恨。咬了咬牙,术然恶毒地踹开地上的计阳,又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幽怨地看着。

  ——白云门掌门。

  术然掌心运力,手里千斤之势,一咬牙,活活捏碎了令牌,碎块掷在空中,掉落地上。

  术然忽然哈哈大笑,眼里却是闪现一丝凄凉,他就这样笑着,笑着,往洞外走去,抛下新杨不管,更不在意倒下的计阳。他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哀嚎,如鬼如魅,也不知是高兴,还是伤心。

  新杨看着那个癫狂的背影,默默摇了摇头。

  计阳已经昏迷了,新杨从洞的一隅,取出一条粗长的麻绳,三下五除二将面前的少年绑缚。替计阳把了把脉,新杨不禁皱起眉头,这九脉血伤毒还真是狠毒,竟然能够吞噬中毒者原有的内力,还能堵塞真气的通道,从此此人练功只可得其形,不可得其旨。失去内力,意味着近乎废人,与废人不同的是,他还能练些外力武功。

  将计阳扔在一个角落,新杨略一思索,扯开计阳的外衣,接着贴身内衣,露出胸膛,一副金锁让他很满意,上面刻着一排数字,好像是年月什么的。新杨推测这是计阳的生辰八字。

  粗暴地将金锁扯了下来,计阳的脖子上又多了一道血痕。新杨将金锁收入怀中,向三匹黑狼打了个口哨。黑狼会意,跟着主人向洞外走去。

  “那老头是死是活,先去看看不急。”

  新杨领着黑狼,七蹿八跳,在山里来回穿梭。之前他是照顾计阳,所以这次的速度至少比上次快了一倍。“这老头……究竟死哪儿去了?”翻过一个小山头,新杨还是没有找到术然的身影,不得不佩服这看似平凡的老头的内力,“他武功到底几成?难道已经到了我所不识的意境?”

  新杨是在一个小树林里找到术然的,却不禁打了个寒噤。只见术然手里沾满鲜血,附带着一把鲜血淋淋的匕首。一头巨熊全身血迹地倒在地上,已经气绝而亡。术然一声长笑:“畜生!不知死活的东西!”他如同疯了一般,一边用匕首猛插熊尸,一边放浪长笑。

  新杨长长舒了口气,从树后走了出来:“你……应该从来不管国事的。为什么一听到计家的名号,就心甘情愿为我驱使?”

  术然停止狂笑,换了一脸苦笑,转头看看新杨:“五十年前,白云门之变,你知道么?”

  “呃,知道一点。”

  “其实,我也不是那么恨计子丰,我恨的是……或许应该是我自己。”

  天空飞过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飞向远方。术然静静地看着大雁,良久,叹出气。

  “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们会一直如亲兄弟般相处吧?为什么会是那种……结局?”术然面向天空,苦笑几声,回头示意新杨。

  “如果不嫌弃……就听听我的故事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原来看似与世无争的术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故事,究竟是什么呢?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17 20: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