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回 练掌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333 2019.07.03 12:09

  “这是什么?‘“穿山贯空”看悟性?’,开玩笑呢这是?”计阳有些抓狂的看着第三个掌印旁的小字。

  “‘既已练成前二式,第三式已不难矣。’你说不难就不难啊,只怕是以你自己为标本的吧?万一我就是悟不了,那不就毁了?”想着好不容易练成前二式,这才开开心心来学第三式,却看到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计阳就有点想扇人。唉,这会儿也没个鹰飞下来让我打两掌出出气。

  生气归生气,计阳还是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的。既然练“开砖裂石”和“击石成粉”已经有了基础,后面不应再有太大困难。岩壁上的裂痕一条一条的,由山上连到山下,内部的粉末几近流空,手指一触,能感到其已中空。计阳想起先前看到的要义,“穿山贯空”是要使整个岩体中空,这等难度的工作,有的人几天就成功了,有的人摸索一辈子也还是稀里糊涂。想到这,计阳渐渐冷静,有些明白“‘穿山贯空’看悟性”的意思了。

  计阳咬下最后一口果子,果核随手一掷,向岩壁施以掌力。岩壁已然中空,打下去只能听见几下沉闷声。当然,岩壁的深部还很结实,要想让山体脱形,必须得要突破内在。计阳一连打了半个时辰,直到手开始有些肿痛,这才停止击打。计阳喘着气看向岩壁,不禁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岩壁根本没有脱形,反而……要塌?

  计阳盯着眼前的岩壁思考,时不时又瞅瞅身旁的平顶山。难道哪里错了,或者并不是靠蛮打?还是我打的部位不对?计阳小心翼翼地模向一旁的平顶山山体,眉头一皱,立马发现不对:平顶山万分结实,没有一丝松软,反而是旁边有着壁刻的那块石壁,内部中空地一掌即空,这是怎么回事?略一思考,计阳嘴角上扬,笑声夹杂在水声中。

  “独臂居士当真是个大骗子,我还道他是什么正经人士!”计阳畅快地大笑,“前两式跟第三式压根一点关系都没有!他散了个弥天大谎!”

  “击石成粉”完全破坏了岩壁结构,深部再结实也是朝不保夕,试问内部石体皆成粉末,却又不顾一切地对其大肆破坏,岩壁又怎得不毁?居士用意,应是想让后人练前二式以打根基,至于第三式,则必须另辟思路,切不可因循守旧。他之所以不说,或许是希望后人用自己头脑领悟。

  计阳咧开了嘴,在松软的石壁上也留下了壁刻: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署名“血毒之子”。

  计阳开始在另外一处岩壁重修苦练。先前的办法行不通了,那都是毁灭岩壁的打法,想要使其脱形成山,就必须动辄精髓,和“打蛇打七寸”一样的道理。计阳看准了岩壁的四个角,每日循环击打,力又强又准,比练前二式时更加精神充足,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只怕功亏一篑,自己的努力毁于一旦。因为他的目标不似原来那么大了,为打四个角他必须将全身力量只融双掌。不知不觉间,计阳的掌法越发凌厉。

  有一件事是计阳练功时发现的。那一日他照旧寻找逃出生天的道路,随意就来到青龙涧瀑布前,发现瀑布从上往下流时声音都是清脆凄寒,但在瀑布与溪流的连接处,清脆声明显弱了,很有可能是有东西缓和了其下冲力,使其不断沉积。最大的猜测,便是瀑布间存在山洞,便如传说中的水帘洞一样。

  猜想总是很伟大的,却很少有人敢以身试法,计阳也是如此,他可不敢冒着淹死的危险傻愣愣跳进去,万一里面什么都没有,不就玩完了?何况,他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穿山贯空”,手里打的也是掌法,不走火入魔已是大幸,哪顾得上其他的事情。

  计阳一边练掌,一边照着壁刻上的说明调养生息,很快就化解了体内六股互不兼容的真气。这倒是帮了血毒一个大忙,它很快又壮大了自己的力量。计阳照着壁刻日益练习,虽对化解血毒无一丝帮助,但每一次痛苦都会多多少少减少一些。终有一日,计阳将顶上二角贯空,岩壁为之削平。一个月后,下面二角贯空,平顶山终于成型,并脱离岩体。

  计阳有些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成果,并感受着手掌上的变化。以他现在的掌力,在武林中应该可以有一席之地。“哗”的一掌击去,溪水飞溅,水的清爽让计阳痛快无比。

  “现在,进去看看。”计阳摩拳擦掌,对着瀑布,原来的畏惧变的烟消云散,有着一种少年轻狂的傲气。

  瀑布湍急飞促,无情地冲刷着溪流。计阳眼睛凝视着瀑布,瞳孔一缩,直接向里头跳了进去。并没有想象中的狂浪击打,或是浪涛涌至,不是最坏的打算,里面只有细水涓流,打在计阳身上还有些凉丝丝的。计阳站在湿滑的地上,脚底好像踩油,险些滑倒。

  “呃……这什么鬼地方?”计阳看着洞里乱七八糟的壁画,以及丢在地上的各类兵器。有桌子,上面还有杯碗,碗里是已发臭的烈酒。计阳只凑近随便闻了一下,马上捂着鼻子躲开,肚里一阵翻江倒海,却只吐出一摊苦水。没办法,很久都没有打到鹰了,计阳每天又只能吃果子,吐也吐不出什么。

  “什么玩意,‘星——月——神——教’?”计阳看着虎皮毯铺着的石座,后面有四个大字,“神教?就这么个小破洞?”

  “哦,分教。”计阳看着大字旁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字,简直哭笑不得。

  除了歪七竖八的用具,酒坛内发臭的烈酒,以及粗劣的兵器,这个洞里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计阳在一个角落翻出一个早已生锈的铁箱,纠结道:“开?不开?万一是暗算呢?不对,万一是宝物……唉,我现在处在这个地方,纵然是宝物,又有什么用?”

  计阳想的头脑发疼,随手捡起一个兵器,一杵子向铁箱砸去。兵器断了,铁箱居然完好无损。看来这个铁锈生了不知几十年,恐怕得有几百年了。

  计阳举起铁箱,对着山洞内左顾右盼,貌似就那个石座最为结实,估计是“教主”坐的。铁箱砰的一下撞过去,嚯的一声,箱盖弹了开来。计阳拍拍身上的灰,将半个脑袋埋进箱子里。

  箱子里清一色金光灿灿的钱币,计阳广看书籍,认得这个钱币,不禁一怔:“金明币?这是几百年的货币了吧,那时候貌似不止有五国货币?”计阳有些失望,看来这个箱子是一个爱财之徒藏起来的,明明数量很少,却严严实实锁起来,计阳对这个人有些鄙夷。

  虽然很失望,但总算是没有白来一趟,也收获了东西。这可是几百年前的货币,万一哪天逃出去了,把它当做古董卖了,倒也算值钱。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凭着自己的悟性,计阳领悟了前面三式,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究竟这个山洞里还有什么,计阳的掌法又会有什么新的进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3 12: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