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回 约定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246 2019.06.16 13:02

  何可毅的话,果然应证了。

  冥昱出世的消息一经传出,便引发了无数贪婪。虽然几人急欲隐瞒秘密,但纸毕竟包不住火,终于还是将消息走漏了。想要得到冥昱的,既有绿林豪客,也有王侯将相。不管每个人个性如何,但人性终是一般,在名誉面前是那么不堪一击,人人都想得到足以一统天下的能力。但冥昱究竟飞往何方,无人可知。郝伯、何可毅、冥罗大仙因知罪孽深重,纷纷自毁道行,不久便去世。唯一的知情人罗穆,也因道行太浅而英年早逝了。冥昱的秘密又一次沉沦。

  三百年飞逝,经历了几百几千次的争霸战争,那些能力不足的小邦国皆被吞并,现存在的只有北云、南亦、东江、西陇、中襄五国并立。各国国君都希望得到冥昱的力量,帮助自己一统大陆。三百年间,民不聊生,战火纷飞带来的没有一天安稳的生活。作为南方一属的南亦国,自七十年前的大陆混战后,国力积贫积弱,一步步被东江和西陇蚕食。现在掌控大局的南耀王,虽具雄心壮志,但事违人愿,一次次的主动出击换来的不仅是无果,还有更大的灭亡。若不是南亦有天然的海上屏障,恐怕早就不复存在。

  南亦国其中一个小部落五灵部,传说是南亦起源的地方,每年君主都会前来祭祀五灵。现任五灵部族长的计宏,育有五个儿女,其中长子计阳极具壮志,他此生最大的梦想,便是想帮助国家振兴、重新富强。

  某日,计阳正独自坐在书房中查阅古籍。忽然他翻出一本页码扉黄、纸质已有些残破的书籍。计阳轻轻打开书,《出世》二字赫然出现在眼前,右下角书有作者“罗穆”。计阳不知罗穆是何方神圣,但他对书中的内容十分好奇,这样古老的书还真是少见。翻开扉页,计阳两眼放光,他第一次见到了名词“冥昱”,第一次看到了冥昱的神奇力量,虽然书中的记述少之又少,很多还是模棱两可,但不妨碍计阳了解冥昱。其中描述的冥昱出世力量之可怕,让读书的人热血沸腾。合上书籍,计阳内心依旧没有平静,心里只想:“若是得到这股力量,一定可以振兴国家!”

  也正是这一天……

  午间,计阳吃过饭后就在田间踱步,心里思绪万千。他没有跟父亲提起这件事,或许是少年气血正旺,总是想一马当先,凡事不喜欢别人插手。计阳折下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自言自语道:“冥昱,冥昱……究竟……是否存在?”

  “哼,自然!”不远处,发出一个怪异的声音。

  计阳吓得将嘴里的狗尾巴草掉在地上,忙向说话声望去。草丛中,钻出一个矮小的老头,一顶毡帽遮住半个脑袋,看不清具体模样。他看似弱不经风,似乎随时都会倒下。计阳瞪大眼睛,心道:“这老头几时来的,何以我丝毫不知?”

  那老头眯着一对小眼,掐指道:“所谓冥昱,便是盘古大帝开天辟地时所用的神斧,天地已分,日月兼具,而那冥昱,终究是存在的了。”计阳暂时平定心情,反而对这不速之客的话充满兴趣:“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了。”那老头清笑几声,淡然道:“这世上之事,还有我术然不知道的?”老头术然说罢,忽然环顾四周,他凿了凿口,好像想到了什么不乐的回忆,计阳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丝怨念。术然回头,拉住计阳道:“娃娃,今夜子时,老夫在野人谷等你,到时会有你想要的答案的。”

  术然说完,转身向远方走去。计阳正在发呆,突然看到术然头也不回的说话,好像自言自语,又好像刻意说给他听:“计子丰的坟,应该在不远吧……”计阳心里一惊:“他怎么会知道……祖父的名字?”想要询问,却见术然早已走远,任他怎么叫,对方也不再回头。

  回到卧室,他内心万分纠结,这样来路不明的老头说的话实在不可信,但他有很好奇,万一真的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他瞥了瞥桌角一张地图,顺手拾了起来,正是“南亦国舆览图”。上面南亦的版图正在越来越小,南亦的多个城镇或标着“西陇占”,或是“东江占”。计阳心里气愤至极,国家再如此下去迟早四分五裂,那些小邦国灭亡的教训还不够吗?支离破碎、家破人亡。想到这,计阳实在忍不住了,他抓起地图,冲往议事堂。

  他需要一件趁手的兵刃防身。并非防术然,野人谷危机四伏、难以步足,又有野兽出没,赤手空拳终归送死。议事堂内又父亲计宏的几样兵器,平时计宏不让他们擅自拿走,但这次实在是特例。

  凭着对地形的熟悉,计阳轻松绕开守卫,从后门溜入议事堂,直奔兵器架。映入眼帘的是是长枪、长矛还有大刀、长剑。计阳微一迟疑,从架子上取下那把长枪,觉得十分趁手,自己本来就练过一些枪法,应该算有基础。他走出议事堂,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依稀可辩是父亲计宏和二弟计虞。吓得计阳忙躲了起来。

  “怎么样?”计宏的声音。

  “没有。”计虞摇了摇头,“爹,四处都没有见到那个叫术然的老者。”

  “是么?”计宏道,“不过有人说在五灵部看到了他,还是防着点好,以免出乱子。”

  计虞问道:“爹,这个术然到底是谁啊?您这么防着他?”

  “他么?他是天下闻名的巫医,曾治好西陇国皇妃的不治之症,被西川王大为器重。但他为人古怪,做事甚为人不喜,不久就被赐金放还的了。

  “他……也是白云门掌门的首徒,似乎与你们祖父……有点过节……也罢,这不重要。白云门是三十年前名满天下的门派,其医术高超。但这术然接了掌门后,没有作为,所以前掌门去世后,白云门也分崩离析了。

  “他毕竟是西陇高手,行动又古怪,南亦、西陇是世敌,不得不防。”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了,计阳才得以从暗处钻出,看着两人的身影,寻思:“这术然老头来路这么怪?他特意找到我究竟为了什么?还有他与祖父……有意思,我必须去赴约。”

  计阳回到房间开始收拾行李。怎么不害怕?野人谷的险辟,他再清楚不过了。但好奇心终究打败恐惧,尤其是计阳带着拯救国家的目的,这就驱动他向前。

  子夜时分,计阳带上地图、长枪,悄悄溜出房间,向着难以涉足的野人谷而去,不曾回头。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计阳得到机遇,孤身前往野人谷。究竟他能否得到心中想要的答案?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16 13:0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