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回 何为仇恨?应是恩情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865 2019.06.21 21:09

  “为陶老三报仇!”说罢这话,陈彪粗狂的脸上竟闪现点点泪光。如此一个彪悍的男人会落泪,自是伤心到了极点。别看平日他和陶运一针锋相对,可真的到了患难时刻,才体现什么是“患难见真情”。孔合运、林复的眼圈也不禁有些发红。

  江华子没有看清形势。这胖子出去也不过几个时辰,就算被他废了功力,也不至于被人打成这样。陈彪怒气正盛,不由分说,举锤向江华子砸来。江华子迅速反应过来,“铛”的一声,狼牙棒和流星锤猛烈碰撞,迸溅出火花。江华子道:“你们这个架势,莫不是贫道又做错了什么?”流星锤力道加剧,陈彪怒由心生:“若不是你废了老陶的功力,他怎么会被鸿门派的人阴了?”“鸿门派?”江华子随便化开锤势,“这又是什么门派?”他隐居山林三百年,于江湖上的后生门派所知甚少。江华子狼牙棒狠狠一扫,陈彪虎口一震,流星锤脱手飞了出去。江华子道:“我并不知道你的话什么意思,这么无缘无故来挑事,岂不是胡闹?”

  陈彪沉默不语,呆了半晌,收起流星锤,退居一旁。孔合运拍了拍陈彪厚实的肩膀,道:“你也打不过他。鸿门派一向跟我们作对,就算陶老三武功不废,咱们也不知哪天会被他们弄了。”林复叹了口气,向后面的喽啰摆了摆手,示意停止火炮。

  江华子迈步上前,走到大商三勇面前,将狼牙棒交给陈彪:“拿好!”陈彪没反应过来,待接过狼牙棒,江华子已绕到他的身后,推开几个喽啰,手指就要搭在陶运一的脉搏。陈彪、孔合运、林复只道他要加害陶运一,忙抢去营救,却被江华子隔空一推,和几个小喽啰被推出好几米远,心下大惊,均想:“这老道内力如此深厚。他若早用这般内力,我们根本一个活不了。”

  江华子将手指搭在陶运一的脉搏上,稍微理清他的脉搏;再看陶运一泛紫的脸庞,大概明白了一些。“中毒?”林复见江华子并无恶意,点头道:“是玄毒功,鸿门派一门毒功,其毒素虽然可以破解,但草药找之甚难,像那葛根,这附近药店根本没有。”

  江华子一怔,从怀里取出一棵方块状的草茎,掷给林复:“莫不是这个?”林复惊喜交集,忙不迭地道:“正是,正是!这把陶老三有救了!”转眼向孔合运道:“老孔,那几味药给我。”孔合运迅速拿出一个药包,扔给林复。江华子微微一笑,这葛根是他随便带在身上,不想今日派上用场。一面给陶运一把脉,一面指导道:“把药捣碎,和成药丸。现在,给我讲讲鸿门派与你们的瓜葛。”

  陈彪一张口,就是污言秽语:“鸿门派他妈的什么货色,仗着人多,和老子们对着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江华子知道从这个粗胚汉子口中听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几个人里貌似那个孔合运口才最佳,江华子示意他讲。

  “其实也是人之常情吧。”孔合运眼珠子转了两圈,“我们是焦锦锦师父的徒儿,鸿门派是千云将军尹超的门下。焦师父不爱声张,所以收的徒弟不如尹将军多。鸿门派分为两个分支,分别是洪门和冯门。冯门在西陇一带,洪门活动于南亦。南亦国力渐弱,于我们,还有洪门都是管不住的。值得一提的是,焦师父与尹将军向来不和,于是……”

  “于是他们的门徒就与你们滋事。”江华子打通陶运一一处血脉,悠悠地插了句嘴。

  林复忽道:“老孔,药丸打好了。”

  “交给我。”江华子话音刚落,林复的药丸就飞了过来。他们知道江华子对于陶运一的救命之恩,对江华子开始托以感激和信任。江华子初步打通了陶运一的奇经八脉,他醒后武功可以有所恢复,不过是要从头练起的了。

  “督脉、任脉、冲脉、带脉、阳维脉、阴维脉、阴蹻脉、阳蹻脉,八脉齐通,阴阳合一!”江华子平静的语气中,暗含无限神奇,奇经八脉一齐打通,手掌相抵传输功力,将化腐朽为神奇。

  “食药入腹,药效传各血脉。”

  不多时传来陶运一的哀嚎声,身后十几个小喽啰顿时欢声雷动。大商三勇互相看着对方,喜悦溢于言表。

  “可恶,大爷一巴掌就……咦,我的内力?”陶运一感到血脉中重现内力,掂量了下自己,发现这股内力十分浅薄,只有境意一重境的实力,等于是要重新练功。头脑一即清醒,却发现天色已黑,再一看,除了自己几个好兄弟外,旁边还有个嬉皮笑脸的……

  见鬼!是那老道!难不成自己的奇经八脉是他打通的?没道理呀!可如果不是他,谁有那等功力,随随便便打通别人的奇经?自己身上一点儿都不疼了,反而精神百倍,一口气爬两层楼都没问题。

  陈彪笑嘻嘻的,将狼牙棒交还陶运一,嘴上不忘调侃:“老陶,以后你再不让着我,却不是我的对手了。”经历这件事,他才明白眼前这人是他真正记挂的朋友。

  陶运一坐起身子,接过狼牙棒,一个鲤鱼打滚从担架上跳出,看着面貌和蔼的江华子,十分不解:“这老头……”

  “叫什么老头,叫道长!”孔合运笑道,“若不是他打通你的奇经八脉,还赠了一棵葛根,你现在早在西天听那如来佛讲经了。”

  “先不说这些。老陶,告诉我是鸿门派哪个混账东西伤的你,兄弟这就去给你出这口恶气。”陈彪已在摩拳擦掌,似乎随时就要出动。

  “你先冷静一下,切不可贸然行事。”江华子在陈彪肩上搭上一搭。孔合运也频频点头:“是这个理啊,你连对方的底子都不知道,去了也是成炮灰。老陶,究竟是怎么回事?”

  陶运一也是气愤万分:“我不知道,我从店里慢慢走了出来,找了半个多时辰也没找到你们,倒是把洪门的人盼来了,二话不说就和我动手。为首那人自称叫做洪和秋,就是他用的玄毒功。”

  “呃……”林复独自惊讶。

  洪和秋,三年前林复和他打过一架,对手武功凌厉至极,和他完全不是一个路子的。那一手玄毒功深得精髓,这人也算得是洪门中数一数二的高手。要不是林复身材短小,轻功尚佳,或许躲不过对手的玄毒功。

  “不,我不认识这号人。”林复自言自语,不知说给谁听。他不愿再提这件败事。

  “这人倒不认识我,可它有个手下认识我,好像我们前阵子找过他的麻烦,我也记不真了。唉,我要是武功俱在,或许早就赢了。”陶运一眨巴着眼睛,望着万里无云的夜空。

  那可不一定。林复心里知道,洪和秋不是个便宜角色。

  “老……啊不,道长,你相救大……小的,大……小的无以为报,只是我的武功又要从头练起,未免太麻烦了。”突然要换用敬语,陶运一感到很不自在。

  江华子微微一笑,心想,既然你从前的武功也是一步步打下根基,如今再来一遍,算得了什么?嘴角轻轻一抿,从衣袖取出一枚淡青色的药丸,递给陶运一:“食了这丸药,可保你练功神速。”陶运一十分惊喜地接过,险些将药丸跌落。

  怎么会有加速练功的药丸,这不过是颗强身健体的药。江华子如此做,只是想让对方心里留个念头,坚定自己练功的信念。

  “那么,你们以后怎么办?还是像以前一样为非作歹吗?”江华子问道。

  “道长相救之恩,该当无以为报,纵使我们焦师父,也未有救命的恩情。道长说不可作恶,我们就不做了。日后必天天做善事,弥补过错。”孔合运语气尽是真诚,“不瞒道长说,这尊火炮也是我们偷来的,我们即可送还。诸位兄弟,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剩下三人合上十几个喽啰,尽是赞成之音。

  江华子露出欣慰的笑容:“‘大商四勇’,这下你们才算的是真正的勇士呢。我先前说孺子不可教也,那又是一面之词了。贫道道号江华子,隐居于须云峰上,距离大商城却是不远。你们若有甚事,可找我权宜。”

  “好了,你们速速将火炮送还,可别让人家担心。大商四勇,期待你们日后所做的诸多善事。”江华子说完,惬意地打了个哈欠。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人性本善,我们应相信每个人都有从善的可能,不可否认哪怕每一个恶人。毕竟不知江华子返回须云峰途中有何作为,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21 21: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