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 两封书信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3222 2019.06.21 15:10

  江华子其实也是颇为吃惊的,这百荟神功竟有如斯威力,先前他却从未尝试过。看着计阳带着战战兢兢的张掌柜和小二从厨房出来,刚与计阳的目光一对,江华子就感到十分遗憾:“若不是当初我们哪里做错,他哪会受这非人的折磨。”

  张掌柜双腿依旧颤抖,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陶运一,一时不知该怎么做。他不知陶运一功力被堵,因此心里恐惧不减。江华子微笑道:“不必害怕,他已害不了人。”又将狼牙棒捡起递上:“这狼牙棒倒是精铁,你们拿去卖点铜子,也是好的。”

  张掌柜双手战栗,不敢去接狼牙棒,自然是惊魂未定。半晌,这反应迟钝的掌柜才算回过神来,一巴掌拍在小二的后脑勺:“快,快去给道长沏茶去,可不许丝毫怠慢。”小二连声答应,忙从后堂端了一盏茶上来,恭敬地给江华子倒上一杯。江华子将狼牙棒搁在桌子上后坐下,摆手道:“何须如此客气?”

  地上的陶运一像头死猪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江华子眉头紧锁,只得给他输了点真气。陶运一得到真气,眼睛微微睁开,只觉身子软绵绵地竟无一分气力,周身丹田空虚。江华子看着他挣扎着爬起身,徐徐地道:“如今我已堵塞你的真气,你将有一天不可运功。”陶运一十分绝望,想大叫一声,无奈只能听到喉咙干咳几下。

  一瞬之间,江华子觉得这份惩罚或许重了,但转念一想,这人为非作歹,止住他的功力并不算什么过重的罪罚。江华子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只要你如实回答,便放你回去。不过,我会废去你的功力,免得你死性不改。”陶运一武功虽失,魄力尚且存在,鼻里哼气道:“你要杀要剐随便,以为废武功就能吓倒你爷爷我了么?如果问到什么大爷不愿答的问题,大爷宁可一头撞死!”江华子大拇指一翘:“是条汉子!我不会为难阁下。”

  “你们是西陇国人,为何私来南亦国,还欺压平民百姓?”江华子提出第一个问题。

  陶运一哈哈大笑:“弱肉强食,听过没有?南亦蛮子自然要靠强大的西陇国统治!”

  “嗯,嗯,”江华子并不生气,“胡作非为,也就罢了,可为何不欺压大店铺,专欺小店铺?”

  陶运一面有难色,呸了一声:“我们焦锦锦师父有个他妈的什么狗屁原则,说那些大店很多都是有权有势,隐藏不少的江湖豪客,日后对我们必有用处,绝不可想要欺压。而那些小店,欺负又不需什么力气。孔老二说了,这归根到底叫做……叫做什么凌弱?”

  “恃强凌弱。”计阳脸色平静,默默插了句嘴。江华子知道,计阳又是记起了那段沉重的往事。

  “对对对,恃强凌弱!”陶运一莫名大喜,“本来我们大商四勇是英雄好汉,不屑于打压小店小铺,后来发现这样也挺好玩的,自然而然就日复一日地做啦!”

  “孺子,不可教也。”江华子一语即出,而那陶运一眨巴着眼睛,显然不明白他的话,对于这样的江湖流氓,看来也说不了什么大道理了。心里一动,仙手一展,一股气流打到陶运一身上。陶运一只觉全身软绵绵,说不尽的舒服,忍不住闭眼享受。一炷香功夫,江华子道:“我已废了你的功力,你可走了。”

  陶运一大吃一惊,试着调了调功力,果然感觉各个练功穴道都是空无,这感觉不同于堵塞内力,内力实实在在的消失了。“什么时候……”

  江华子看出他的疑惑,道:“我适才运转功力化去你的内力,由于我用的是阴柔内力,因此你会全然不晓。好了,你走吧,往日不可再兴风作浪。”实际上,陶运一已和废人分别不大,早失去了兴风作浪的能力。

  陶运一虽不甘心,但知道此时什么也不能做,最好的办法是找那几个同僚,日后一定向着妖道报仇。陶运一刚转身,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道:“那……我的狼牙棒,可否给我了?”

  “就算我给你,只恐你也使不动了。”江华子的语气不是幸灾乐祸,反而带有一丝遗憾与抱歉。

  陶运一十分失望,向江华子、计阳、张掌柜、小二一一扫视后,摇了摇头,拖着沉重的身子,步履蹒跚地走出店铺。陶运一的眼神在各人看来都是不同。江华子见到的,是遗憾与不甘;计阳见到的,是仇恨;张掌柜、小二见到的,是不变的歹毒。

  一场恶战终于结束,眼见天色渐渐黑了,张掌柜忙招呼小二款待嘉宾,好吃好喝伺候一通后,又给二人开了两间上好的客房。江华子本来不想要这么张扬的客房,但见盛情难却,自己拒绝反而显得不谙事理,只得勉励答应了。

  夜幕降临,午夜即止,房间内,油灯依旧。

  江华子揣着毛笔,一张信纸展在面前,他却是下笔有难。“济世名医”顾道来向来天下闻名,想找他看病的人很多,但并不是谁都能找上门的,并非顾道来居住地点神秘,只因他没有固定住所,找他看病完全要看机缘巧合。江华子也有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个师弟了,更不知道他又浪荡到哪去了,当真十分纠结。

  唤来小二,问道:“‘济世名医’顾道来,最近一次的消息传自哪?”

  小二虽不能眼观六路,倒堪比耳听八方,这鸡毛蒜皮的小闻小讯少有他不关注的。略加思索一下,小二道:“好像是在贺芦村吧?当地的邹员外染上恶疾,找他去治的。是三天前的事。”

  江华子很是满意,知道只要把信寄到贺芦村,会有人知道顾道来的所在。谢过小二后,江华子笔走龙蛇,只寥寥几语就将计阳的情形说得明白。他又知道这个师弟是个解毒痴人,特地提到了九脉血伤毒。待到最后一笔落款,笔墨撒在桌上,江华子将信封好,署上名就托小二送给当地送信人。

  江华子仙手一脱,毛笔随手扔在地上,调起了真气。昨日为了给计阳抵毒,自己倒是消耗了不少真气,一直气息不畅,否则今日的对决怎么会那么吃力?按照平日,制服那几个小流氓是几招的事。微一沉吟,江华子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函。

  信函已经泛黄,上面的字迹有些脱落,几个角泛着褶皱。江华子将其轻轻展平后,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同样残破不堪的信纸。末尾清楚显露着“罗穆……北云国……二年”的字样。

  “自吾师与二贤者误启冥昱以来,忧心忡忡,自悔为世人带来灾祸。而观之今世,国家林立局面不存,只北云、南亦、东江、西陇、中襄五国初建,不过寥寥几年。然五国战乱更剧,世间灾难重重,民不聊生。吾师自尽后,余尝夜梦其教诲。今日夜观天象,知命不久矣,然冥昱秘密陨落岂不可惜?遂作《出世》一书,记我知之冥昱诸事。故隐瞒三宝石之事不提,以免更大灾祸。知仙人与家师过交,特转将此书赠至。余虽将亡,却得承先师之志,不亦快哉?罗穆敬上。北云国北昭王二年,于鹿鸣山青莲洞。”

  “后来的事情很清楚了,我不愿再理尘世,知道郝兄、何兄及冥罗做不到的事,我也万万不可,于是将《出世》献与皇室,扯谎说是一本寻常之书,只是绝迹已久,今国家处立,无以为赠,特献此孤本。本意是让皇室帮着保管此书,让其不入恶人之手。”江华子自言自语,“想不到这本书交给五灵部,也不知道消息怎么走漏的,西陇国人会知道,带来了这么大的灾祸。其实我把书带着,临死前交给可信之人就可以,而那皇室……”

  正在沉思往事,不远处几下轰鸣声打破了月夜下的平静。江华子皱了皱眉,看着天空慌乱逃走的麻雀及那袅袅升起的浓烟,心里怒火中烧。“不知悔改!”内力感知的,是三个不弱的内力,及其他几个较为浅薄的内力。

  “咳,咳!”几下炮鸣声后,一个雄健的声音吼道,“楼里众人听着,你们已被我军团团包围,识相的,快快缺甲投洋!”正是陈彪。接着不出意料,还是那个声音:“弃甲投降……”然后,流星锤劈空之声,夹杂着“老子故意说错的……”之类的无厘头话语。

  “不……不好啦……江华道长,不好啦!”张掌柜跌跌撞撞跑了上来,还摔了一跤。

  “我知道了。多了人手,貌似还有火炮?”江华子上前扶起掌柜,“这次我不会再手下容情了。”

  收好古青的信函,江华子嘱托另一个房间的计阳好好运功调息,切不可随便分神。他曾听风邪几近炫耀地说过,午夜是九脉血伤毒最为攻心之时,一定不能粗心大意,稍稍的分神都可能带来毁灭。

  取了长剑,顺手抽起狼牙棒以作防身之用,江华子推门而出,望着乌泱泱的人众。门口是大商三勇,身后带着几个小喽啰。小喽啰抬着一个担架,上面躺着的汉子竟是陶运一。他遍体鳞伤。昏迷不醒,让江华子又惊又奇。十几个人怒视着江华子,仿佛想要一口将他吞了,同时,江华子注意到了,他们身后的是一架稍有些陈旧的火炮,还冒有余烟。

  陈彪一锤子砸地,喝道:“为陶老三报仇!”一锤点地,大地怒震。店铺周围,鸟雀吓得四处逃窜。气氛一度陷入紧张。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三个人来势汹汹,究竟仅仅为了挑衅吗?陶运一又为何身受重伤?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21 15:1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