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回 掌中乾坤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134 2019.07.04 13:14

  计阳继续环顾山洞,见上面的壁画画的除了星星和月亮,再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多待也是无益。计阳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个还算完好的长枪束在背上。长枪刚接触到背部,头脑就如被电击了一般。

  这个鬼地方除了他和独臂居士,以前居然还存在另一派人,还是个什么分教?这简直是想都不敢想。计阳觉得这个世界太神奇了,充满了许多的未知。

  唯一踌躇,计阳取走了那张虎皮毯,还不忘对着石座说一声“叨扰”。计阳大步流星的走到洞口,深吸一口气,跃了出去。呼吸着洞外的新鲜空气,计阳感受到大自然的馈赠,将那一堆金明币摊在虎皮毯上,虎皮毯系在腰间。

  计阳回到壁刻处,看着“掌气无形”、“掌下空无”、“掌中乾坤”的字样。这三式才是真正高明的掌法。相较于什么“开砖裂石”,这不是一个层次的。计阳看着自己的双掌,自知没有一丝内力,看来只能放弃这三式掌法。虽然可惜,但也无可奈何。

  咬紧嘴唇,计阳艰难的与突发的血毒之痛作斗争,这次疼痛十分剧烈,疼的他冷汗顺着脸颊直淌下去。不过这已经很有长进了,以前计阳不疼的打滚已经不错了,哪讲什么沉着镇定。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计阳才发出轻松的长息。在整理自己的周期息时,计阳也不忘看石壁上的文字,心想:“要是这血毒是我自己的内力,那可就好了。”等一下,血毒?内力?掌中乾坤。

  “哈哈哈哈”计阳两眼放光,不住拍自己的脑袋,“血毒!内力!”既然已经失去内力了,那速度又请不走,何不将其化为己用?我有大侠的掌法,又有上层调息之法,当可化腐朽为神奇!

  计阳开始浏览掌法精要,反复琢磨其中奥秘,同时试演自己体内血毒的使用之术。想通之时,他便加以练习,不通之时,便观看大侠的壁刻,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反复加以推演,终于也有所成就。

  如果有成名前辈在此,见到计阳努力进取的模样,也一定会投来赞许的目光,并深感孺子,可教。光阴荏苒,春去,便是秋来。

  冬天里大雪纷飞,计阳顶着与血毒反抗的痛苦,一步步将其化为己力,并使之深入自己的精髓,疼的受不了之时,就用白雪塞满嘴里,并命令自己绝不能叫出,更不能求饶。待到毒平缓了,计阳一点点将其化入自己的经脉,一次就是一个时辰,飞雪将其堆成雪人,他也兀自不知。

  春天里,计阳踩着尚未化冰的溪面上,仗着冰雪的极滑,以求打出掌力的飞快运转。他每打一掌,血毒就会向外漫出,毒掌打在老树上,老树顷刻就倒,计阳调息着体内的血毒,开始沉思这毒掌是否太过狠毒?

  夏天里,计阳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将毒掌打的虎虎生威。毒掌的毒性,已不像过去那样无自发性,计阳已经懂得毒掌的收放。他每天登上平顶山上,仰望天空,每天又想念着外面的世界。思念归思念,计阳的掌法练习间断不息。

  秋天里,落叶飘地,计阳站在叶上练习步法,使掌与步一点点交相融合,希望能打敌人于无形之中。有时他的掌太快,有时他的不太快,成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虽时时有打击,有挫折,可计阳的信念却是一日日的增强。

  “滋啦”,柴堆上架着一只烤鹰,鹰肉被火烤得阵阵发香。计阳咽一口口水,猛地拽下一条鹰腿,鹰腿太烫,计阳忙将其左右手互换着,好容易有些凉下来,计阳咬下一大口肉,擦了擦流油的嘴唇。

  这样练功已有一年了,计阳已经完全能将血毒融会贯通了,他将练成的掌法起名为“血杀神掌”。这套掌法可以打出风一般的速度,与其快速的步法相结合,制敌于无形之中,这套掌法最为厉害的,是可以将血毒打到对手身上,让其也深受九脉血伤毒之苦楚。但计阳心地仁慈,不愿伤及无辜,正所谓是“几所不欲,勿施于人”,计阳自然会控制自己的分寸。当然,如果敌人是他恨之入骨的那些仇人,他早就想将他们碎尸万段,又干嘛要讲那些仁义道德,或者手下留情呢?

  济阳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一只鹰,拍拍圆满的肚子,打出满足的饱嗝。计阳踱步走到潺潺的溪水旁,看着水面中自己的倒影,笑了。及腰的长发,满脸的胡渣,再有破破烂烂的衣服和千疮百孔的皮肤,这哪还有什么五灵部世子的模样?计阳咬牙扯掉两根头发,随手丢在水里,慢慢走开了。

  漫步到孔合运墓前,计阳在坟前插上一根狗尾巴草,说道:“孔大哥,这地方连菊花都没得长,真是嘲讽。你在泉下,该怪我不来陪你了吧,只可惜我身负大仇,必须舍小家为大家,你多见谅。”拜上两拜,长长远去。

  计阳决定出去,用他的血杀神掌亲手诛杀仇人们,可他实在没有逃出去的法门,这个地方他研究很多回了,四周都是封闭的悬崖峭壁,曾经计阳试着顺着峭壁爬上去,但实在太高,他只好放弃这个念头。更何况,那时候他的血杀神掌也未练成,就算能出去,那也报不了仇,于是就不急于一时。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功夫既然已经练成,就必须逃出这里。

  计阳反复看着独臂居士的壁刻,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独臂居士一定逃出去了,不仅他的壁刻上如此说,计阳也从未找到过他的尸骨。唯一的解释,就是大侠逃了出去。

  对着壁刻一行一行的阅读,直到“独臂居士留”,才确认真的什么都没有。计阳十分失望,恰巧几滴露珠打了下来,计阳看到岩壁被露珠打湿后,清楚地显出两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溪流。

  计阳又惊又喜,这一定是大侠留下的机关,曾经也因打湿而显露,可自己一心练武,居然从来没有发现过。

  “蠢到家了!”济阳笑着扇自己两巴掌,“溪流是瀑布冲出的,它不可能平白无故消失的,一定是流向出口。该死,该死,怎么早想不到呢?”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才能好好练武啊。

  溪水哗哗向东流,渐行渐远。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计阳神掌初成,并成功找到逃出生天的方法。这时,少年的复仇之程才真正揭开帷幕!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4 13:1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