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回 窃听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273 2019.07.06 11:09

  计阳走在溶洞里,内心只比初来时沉重了许多。有几次也忍不住取出了《摩雷枪谱》刚翻开书,马上左掌拍击右手,又郑重的把书收了回去。星月神教与他并无瓜葛,也无甚私仇,他练武本身只为诛杀仇人,而非滥杀无辜。更何况那么多年过去了,星月神教在哪,是否还存在尚自不知,江湖上也从未听闻过这样一个教会。在计阳听来,钟乳石的滴答声正是为死者哭泣。为什么双方不能心平气和的交谈,非要闹着个两败俱伤呢?计阳第一次对人性产生了疑问。

  约莫走了半天,直到计阳有些饿了,才见到一缕阳光照进洞内。计阳感到十分刺眼,情不自禁将右手遮在额头前。外面的新鲜空气,已经飘透过来,让计阳空洞的心灵多少有了些慰藉。

  计阳用手刮刮鼻尖,微微笑道:“不想这些了,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呢,其他的以后再想也是不迟。”他双脚踏在浅岸上,望着枫叶落地,农家的气息远远吹来。计阳看准袅袅炊烟升起的地方,从他过往的经验来说,有炊烟的地方必定就有人家,那正和他的心意,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更重要的了,计阳决定去讨一顿饭吃,那些家常菜让他万分想念。

  看着不远,但计阳穿过了一片树林,这才见到村落与田野。田野上的麦子金黄灿烂,油菜花阵阵清香,约莫三五个农人,在田垄上辛勤劳作,个个脸上挂着笑容,正是体会着丰收的喜悦。计阳想起,以前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和族人一起收割稻谷,那时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叹了口气,计阳整好衣冠,向离他较近的一名农夫走去,道一声“打扰”。

  那农夫睁着狐疑的双眼,反复大量计阳。计阳感到一丝尴尬,自己的模样就跟野人一样,无怪人家怀疑。不自然的干咳两声,计阳强作镇定,又道了声“打扰”。

  那农夫有些不自然地看着计阳:“什么事?”计阳道:“敢问老伯,这里是什么地方?”那农夫皱了皱眉头:“这是浥河村啊,你是哪里来的野人,怎么跑到这儿来了?”计阳感到十分尴尬,咳嗽两声,摆摆手,飞也似的逃开了,留下那农夫在原地呆呆发愣。

  计阳忙到村里找到一家当铺,把金明币卖了几千的南明币,接着又买了身清朗的衣服,好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对着小河,计阳剃去长发和胡须,终于又恢复了少年人的模样。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计阳才想起吃饭。村上一家小酒店不错,计阳走进去选了一个偏于拐角的地方坐下,随便点了几道家常小菜,就坐在那儿等菜上桌。偶然翻出《摩雷枪谱》,计阳咬咬牙,又将它归于原处。

  隔壁桌两个身着黑袍的中年人一边喝酒,一边大声交谈。交谈的声音很大,甚至有些嚣张,浑不把旁人当成一回事。

  一人道:“老赵,那群狗崽子什么时候开大会啊?”老赵用酒杯沾了沾嘴唇,幽幽地道:“大概也就是今儿午后吧。老刘,怎么,你怕他们的人?”老刘呸了一声,道:“我怕他们?开什么玩笑!要不是右使让我俩来打探打探,这会儿我还不屑来呢。”老赵眯着眼睛笑道:“嘴上硬,心里怕得很吧。萧门人多势众,被抓住,你认为我们能活着逃出?”老刘不说话了,只默默低头喝酒。

  计阳觉得这两人说话遮遮掩掩,很是奇怪,于是想要继续听下去。恰巧这时候小二将酒菜端了上来,计阳道一声谢,刚吃了口菜,又听到老刘有些颤颤巍巍地道:“我听说,左使他……杀了……林亦云?”老赵点点头:“你消息来得倒快,此事不假。右使说他胆子太大,林亦云是萧门什么人物,杀了此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真打起来,我们可占不了多大便宜。”老刘若有所思,小心问道:“萧门平白无故开这个会,十有八九是商量对付我们的计策的吧?”老赵道:“右使也是如此担心,才让我们来打探打探。我们洪门,毕竟在南亦不得人心,必须小心谨慎才好。”

  “啪嗒”一声,一只杯子摔在地上,计阳豁的站起身来,指着二人道:“你们,是洪门的人?”

  二人站了起来,仔仔细细打量这个说话的小子。老赵道:“是啊,怎么?”计阳闭上眼睛:“天可怜见,我不来找你们,你们倒先来找我了。”当年,正是鸿门派的玄毒功害死了江华子,计阳对此事时长记恨;大商四勇的陶运一,更是曾伤于洪门之手。计阳第一个要下手的,就是这两个洪门的门徒!

  计阳咬咬牙,在两人的脸上一扫而过。老刘怒道:“你看什……”话音未落,老刘只感胸口一阵沉闷,“呼”的一声,身子不自禁腾空飞起,直直撞在一旁的桌子上,昏了过去。

  掌柜、小二见计阳突然出手,吓得六神无主,劝架自然不敢,只知迅速逃出。老赵站在一旁,又惊又怕,这个乡人打扮的少年,竟然只出了一掌,就把同伴制伏,其武功之高,深不可测。

  计阳看着蜷缩在地上的老刘,冷哼一声,接着刺骨的眼光射在老赵脸上。老赵吓得脸色惨白,双腿一软,竟然跪倒在计阳面前!

  计阳眼神充满蔑视,冷冷的道:“没有骨气的东西!”老赵忙不迭地道:“是,是,我没骨气,我没骨气!”计阳冷冷道:“你们刚才说的大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老赵语气低沉,试探道:“那我说了,大侠你……能绕我一条狗命吗?”计阳道:“若说真话则可,否则,呵,就是一命呜呼的下场!”老赵见有生的希望,忙道:“是,是,小的绝不敢半句掺假!是这样的,我们右使听说那萧门要于今日午后,在村头召开大会,右使推测,这次大会很有可能是专门针对我们的,所以叫我们来打探消息……”计阳冷哼道:“不是打探,是窃听。”老赵忙道:“对,对,是窃……那个窃听。萧门是南亦一大重要门派,早就对我们西陇洪门心怀不满,我们想要自保,只得通过窃听消息,那也是出于无奈啊。”

  计阳觉得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听了,一甩头,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转头就走。身后传来老赵欣喜的声音:“多谢大侠饶命之恩!”计阳冷冷一笑:“何必这么客气?”反手一枪,那老赵瞬间毙命。

  计阳还想向掌柜和小二询问消息,却发现他们早就跑得没影了。眼望烈阳,影子甩在身后,计阳收枪回背,提一口气,向着村头寻去。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萧门大会,其中究竟有何等消息,何以洪门如此惧怕此次会议?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7-06 11:0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