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绝境之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事因掌门而起

绝境之域 小问同学 2472 2019.06.18 13:37

  五十年前的西陇国,西蒙王执政时期。西陇最大的门派白云门,当时已经名满天下,门派内不仅拥有精湛的武功内功,还掌握神农百草运用之术。时任白云门掌门的汪镜明,以其医者仁心著世,他会走访每一家病人,还会带来灵汤妙药,人人皆谓其善。汪镜明的名声一天天浩大,西蒙王甚至对白云门赋以极大的赞誉。

  汪镜明共收有七名弟子,其中属大弟子术然和二弟子计子丰最得乃师衣钵。师兄弟的感情也很好,虽然计子丰是南亦国人,但这并不妨碍感情的交流。术然入门要早三年,因而掌握更多高明的武功医术。不过计子丰的武功也颇有造诣,他虽然从没有练过武功,基础因此不好,但勤奋刻苦,终于在众弟子中也算得上是佼佼者。

  西蒙王十七年,端阳节大会。

  白云门各辈分的弟子齐聚一堂,其中既有成名前辈,亦有后生小辈,可谓是群贤毕至。相谈甚欢之余,人人都察觉到,此次大会与以往有所不同,以往每年都应该是汪镜明先说一席话,接着由后生子弟试演武功,最后才是真正的宴会。但是这次,从大会开始到现在,汪镜明也没有要讲话的意思,只是不停的自斟自酌,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会上众人都如同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对于掌门的反常表现,三三两两小声议论。

  大会进行到一半,汪镜明放下还有喝了一半的酒水,朗声道:“各位暂且享宴,我还有些事宜要去处理,恕不相陪。”他站起的时候竟有些踉跄,好在内力深湛,迅速调整了姿态,但这一幕并没有逃过术然和计子丰的眼睛。二人快步抢上,齐声道:“师父,我们陪您一起去吧。”汪镜明不置可否,任由他们跟在后面。

  刚走出宴会堂,汪镜明忽然站住了身。术、计二人不知师父是什么意思,呆呆地站在原地。半晌,汪镜明开口道:“术然,子丰,你们拜在我门下时间最久,学艺时间也最长,对于本门掌门之位,可有想过么?”术然、计子丰身子一震,这么多年一心练武学医,对于师父说的话,当真没有想过。“呵呵,没有也是正常的,毕竟为师的身子一直那么硬朗,”汪镜明的语气居然带有一丝遗憾,“说实话,我还有很多想教给你们。可惜啊,老天要带我去了。”

  二人听了师父看似没头没脑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俱是一惊。汪镜明精通占卜之术,更是具有勘破天机之能,这也是没有传给诸弟子的,天机不可泄露,学习占卜只能是百害大于利。如果汪镜明说自己大限已到,那么八九不离十了。“生死各有命,不必为为师伤心。”汪镜明看得很开,“你们两个人,有一个可以继承我的位置。我思前想后,实在得不出人选,你们二人都是我的得力门徒,我传给谁都是不该。我已计划好了,明日正午后山,你们二位,请接受我的考验吧。”汪镜明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拂一拂衣袖,提一口真气,舍下两个发愣的弟子不顾。

  汪镜明已经走得远了,术然正准备转身离去,计子丰叫住了他,睁着一对眼瞳看着师兄:“师哥,师父说的事……我是说,你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对我……生了嫌隙?”术然一怔,轻轻摇了摇头。但只是那么一刹那间,他就已经做出了自己并未在意的犹豫。看着计子丰,术然心里百感交集:“我会吗?不会!可……是真的……不会吗?”

  次日正午,术、计二人跟着汪镜明去了后山。后山一向是练功的好去处,里面空旷广大,也有很多高大树木遮挡烈阳,自来本门前辈都是从后山而出。二人也来这里练过功,可这一次的任务与以往全然不同。深吸一口气,二人都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其时烈日当头,晒得三人几乎睁不开眼。术然、计子丰先后从不同方向上山了。汪镜明的考核异常简单,只需要找到山顶藏着的“白云门掌门”令牌即可。二人不知为何是这么简单的考验,这究竟是考察轻功,还是耐力?

  术然登的北坡,倒是一条宽敞大道,直通山顶,这让他不喜反厌。他不希望有人偏袒:“师父专挑好路给我,莫非有助我成事之意?”术然脑中闪过这样一个想法。但他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师父公平公正,是绝不会偏袒的。也许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计子丰已经遥遥领先了。“或许子丰已经先我一大截了,我可得加把劲儿了。”

  术然在半坡止步。旁边的一块大石很是奇怪,像是有人刻意放在树旁的,大树的旁边怎么可能会堆有那么大一块石头?术然忍不住好奇心,走上前仔细端详。运用移山之力,术然推开巨石,突然发现脚下踩在一个圈套上,正自奇怪,“啪”的一声,一支渔网从树上掉落下来,将他牢牢套住。

  术然惊怒交加,心里第一个想法是:“师父的机关!”但他很快否认了这个想法:“不对,师父不会用机关设计我的,决计不会!难道是……子丰?”术然认定这个想法,内心百分凄凉,心里反复道:“是他,是他……”子丰为了掌门之位背叛了我!他背叛了我!“仅凭这渔网,居然想困住我?我可以……”术然用脱身之术从渔网中钻出,可他的心情已经坠到了谷底。

  术然大笑,如癫如狂,他失去了理智,怒吼道:“计子丰,我要让你……得不偿失!”

  术然知道,有了这一遭,计子丰一定会先他一步拿到令牌,这样岂不是让其阴谋得逞?他大脑飞转,冷冷笑道:“我在这打出信号弹,那小子一定以为我是中计后求救,到时候一定赶来胁迫我。呵呵,看我如何欲擒故纵。”

  后来和术然计划的一样,计子丰反中其计,被渔网锁住。计子丰没有学过脱身之术,费了好大力气才从中出来,却再也追不上术然了。术然轻而易举拿到了令牌。但他并没有丝毫胜利的快感。“为什么……我明明应该……开心的……为什么心里还很痛苦呢?”

  他以为他背叛了他,他以为他不顾师兄弟情谊。

  汪镜明不久就逝世了,师兄弟的感情越来越差,术然时常像发了疯一样做一些让人发指的怪事,计子丰终于忍受不了,孤身一人回到南亦,继承了五灵部族长之位。他生了一个儿子,便是后来的计宏。只是,白云门的记忆,终是被他永远封存。

  “我……怎么会暗算你呢?为什么你……不信?”计子丰病逝前说完这句话,带着遗憾永久睡去了。

  当上了白云门掌门的术然,没有一天过过开心的日子,疯病反而越来越重。他为朝廷医治了不少疑难杂症,可是不遵王命,因而为人不容;他武功虽高,动手却毫无章法,形同市井流氓。白云门渐渐衰败,没有人真正执管,门里弟子越来越鱼龙混杂。术然拿走了禁书《血毒》,习得了巫医风邪的九脉血伤毒,又拿到了施法罗盘,至此走上了不归之程。

  终于。

  西川王六年,白云门最后一次端阳节大会。

  “白云门……解散。”

举报

作者感言

小问同学

小问同学

术然和计子丰由师兄弟变成陌生人,其中也许暗藏玄机,我们暂且留下悬念,以后再说。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让我们回归正题,看看新杨这一边的作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2019-06-18 13: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