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人世苍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区区空灵境

人世苍凉 等放晴 2119 2021.06.11 12:04

  别人费尽千辛万苦也不能泯智塑体,他余泽倒好,给人打一掌,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塑体。

  若是要让神界那些人知道,不费任何代价他余泽就能获得神魔传承,哪怕是天帝帝俊也要杀了余泽。

  这简直是神比人,气死人啊!

  只见五感黑色光球坠入余泽体内,顿时灵光冲天,吞噬了无尽雾霾。

  “灵力……怎么可能……杀域怎么会有灵力……”

  鳞甲哑奴一眼不可置信,但亮如白昼的灵光,已经使他睁不开眼。

  天雪用手抵挡着强烈的灵光,得意道,“没见识的东西,这是灵光,只有在境界突破时才会出现。灵光越强,证明突破的境界越高。余泽,你真的做到了!”

  而那个本转身离去的人影,面临白昼,身躯猛地一震。

  “这种强度的灵光……难道他……他真的完成了智塑体?”

  庞克心中想道:若不是因为苏谨他母亲,我早就把他给吃了……不过,现在也刚刚好,不早不晚,这不还有个现成的吗?若是我吃了这个泯智塑体,说不定哪怕余墨还在世,我也有机会一战。

  而在此时,在白昼之中,在庞克的身后,一个身着黑衣的女子,玉手轻垂,无声无息的屹立。

  那双干净的足踏在虚空之中,那精雕细琢的脸颊上,那原本睥睨万物的冷傲眸子,顶着白昼仰望着空寂的杀域。

  她的眸忽然落了下来,带着无尽杀意。

  她的杀意直锁,锁在了前方的庞克身上,庞克这才感觉到身后有股无穷杀意。

  庞克心想道:为什么有人出现在我身后,我却毫无感觉?如此强大的杀意……却又如此陌生……

  “庞克!”

  冷峻的两字在庞克的灵魂深处落下,似乎有无尽的威压,迫使着庞克双膝颤抖,带着无尽恐惧,跪在了原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庞克充满了疑问,他的境界已经是这个世间所能达到的顶峰,哪怕是在杀域,他也是顶峰。可为什么他会被人直接用威压,逼得跪在地上,连动弹都做不到?

  “告诉你的人,前生后死!”

  “是!是!是!”

  庞克连应三声,他似乎此刻才摸清楚,他忽略了最关键的一个人。

  “拜见余墨尊上!”

  这个黑衣女子正是败尽十地群雄,十地共尊的余墨。庞克虽然疑惑余墨为什么还活着,可他没有资格质疑。因为仅仅凭能够威压他这一点,哪怕是一道残念,或是什么幻象,也足矣将他现场击杀。

  “若那人是尊上的故人,我一定倾全杀域之力保护他,请尊上放心,在我这,他绝不会出任何危险。”

  余墨轻咬了咬贝齿,冷声回绝道:“不必,有我在,你们一起上,也只有共同赴死。”

  庞克吓得头皮发麻,他心想道:这杀域是不能再来了,我还是赶紧回我的庞领去吧,我惹不起你,我还躲不起你吗?

  余墨抬头望了望天,心中想道:我的时间不多了,你可要早日见到我……

  白昼过后,迷雾散去,余泽如同脱胎换骨,身躯变得魁梧了起来,那原本俊秀的面颊变得菱角分明,而那双如清溪般澈亮的眼,此刻充满了精气神。

  “我的天,余泽你变得越来越帅了。”

  天雪望着余泽,吞了吞口水,余泽吓得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

  不过面前最大的问题是解决这个鳞甲哑奴,即便他断了个手臂,即便余泽泯智塑体,也仍旧没有十足的把握击杀他。

  这个哑奴极有可能是千夫长,相当于人类的第三境——空灵境。

  空灵境倒不算什么,毕竟余泽此刻也拥有空灵境的实力,可是,他拥有鳞甲,拥有本应该只有高级哑奴才能拥有的鳞甲,哪怕他发挥不出鳞甲多大的实力,这也势必会让他强于普通的空灵境。

  “有本事放我出来!”

  鳞甲哑奴在阵中叫嚣着,虽然他也不指望面前这个少年会放他出来,但梦想还是会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我这就放你出来,你稍等。”

  只见余泽剑指高举,正是那天灵诀再现。

  “气由心所成,灵由气而生,万尘为灵,天灵诀!”

  诀字落音,这将鳞甲哑奴困得苦不堪言的六芒星阵,竟是化作点点灵珠涌入余泽体内。

  天雪还刚想骂余泽是不是疯了,结果看见那点点灵珠,人直接傻了。

  不止天雪,就连鳞甲哑奴都傻了。

  “杀域内竟然能有灵气?能纳灵气,你开什么玩笑?你这是什么功法?”

  天雪既陌生又熟悉的望着余泽,仿佛这一个人他很熟悉,又仿佛从未见过。

  杀域内有绝强的法则,在这里,没有灵力,只有无穷尽的杀气。甚至,哪怕是高级武者步入杀域,他们的灵力也会缓缓散去……而自己用杀气布置的阵法,竟然化为了余泽的灵力,这是多么恐怖的功法……

  “杀你用的!”

  余泽手心澎湃灵力咆哮,他细细感受着这些灵力,这是他第一次,拥有这种力量。

  灵力与魂力的霸道截然不同,灵力带着些柔和,甚至手握灵力的余泽,感觉身体各部都充满了力量。

  鳞甲哑奴这才惊醒,他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就算你拥有灵力又如何?化灵成形,不过是空灵境罢了。区区空灵境,又能怎样呢?”

  鳞甲哑奴再无保留,杀气绽放。那断臂处竟是鳞甲长出,用鳞甲化为了一只完整的鳞手。

  鳞甲哑奴单拳凝聚杀气,夹杂红色杀气的那拳冲向余泽,势要以绝对的力量碾压。

  缺见余泽单掌相接,硬撼鳞甲哑奴。

  “嘭!”

  杀气灵气相接,红白两力争斗,震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打斗声吸引了数十个围观的哑奴,哑奴们虎视眈眈望着僵持的两人,准备伺机而动。

  鳞甲哑奴只感觉虎口颤抖,他可是哑奴,拥有鳞甲的哑奴,竟然肉身会弱于面前的少年?

  而更离谱的是,即便面前的少年灵力一点一滴散去,可僵持的两股力量中,灵力非但没有让步,反而更加强烈。

  “轰!”

  轰的一声,杀气终究是敌不过灵力,而鳞甲哑奴被迫倒撤了出去,准备伺机而动。

  可是,余泽却紧追不放,反手一剑直斩向鳞甲哑奴。

  这把剑鳞甲哑奴可不会忘记,这是一把恐怖至极,能破开他鳞甲护体的剑,他想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