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秘境有食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4章 震撼的鱼片

秘境有食材 惠子老师 2127 2019.07.27 12:00

  马登山很有节奏地片着鱼片,嘴里啷里啷里哼着歌。

  很轻松、很惬意的样子。

  他把鱼肉摊平,先往肉身上泼了一瓢水,又在清水中沥了刀,左手按住鱼肉,右手持刀在左手下面轻轻一划,一片薄如纸的鱼片被片了下来。

  放下刀,捏起鱼片展开,举起来对着太阳。

  嗯,就像给太阳做了一张面膜,透光生晕。

  马登山很满意,得意一笑,把切好的鱼片递给主持人。

  主持人照着他的样子,也对着太阳照了照,顿时惊呼连连:“哇,马大师太厉害了,鱼片像纸一样薄,我能看到光!”

  说着,带着鱼片走下台,交给傅安民。

  傅安民看后微微点头,传给郝成功。

  郝成功微微冷笑,至尊私房菜,我看你这次还怎么赢!

  郝成功把鱼片传给其他副会长,副会长们啧啧称奇,而后把鱼片传给了看热闹的游客和观众。观众们热闹了:

  “哇,太厉害了吧!真的像一张肉纸。”

  “让我看看……哇塞,大师啊,马登山必胜无疑!”

  “别看厨师胖,刀工真的棒!”

  有人举起来对着太阳照,惊叹连声,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至尊私房菜这下子要输了。”

  “生鱼片不可能比这更薄了吧!”

  马登山越发得意,直接滑着太空步回到了案台,继续哼着歌儿片鱼片!

  跳舞这么好,干嘛当厨师?

  观众的惊叹和马登山的得意都看在傅锦玉的眼里,她更加慌了。

  好奇驱使之下,傅锦玉绕过案台走到马登山的面前。

  马登山抬头瞄了她一眼,顺手片下一片鱼片递给傅锦玉。

  “刺探军情啊?给你!”

  傅锦玉接过来,心里凉了半截子。

  鱼片真的很薄,说薄如蝉翼有些夸张,但是的确比白纸厚不了多少。

  老老实实把鱼片放下,“灰溜溜”地回到己方的案台。

  “大叔,马登山的刀工好厉害!”

  “哦。”傅光明头都没抬地应和着。

  他不紧不慢用厨刀的刀背被草鱼敲晕,不慌不忙地刮鱼鳞、剖鱼腹,清除内脏和腮腺。

  然后换柳刃包丁,现在鱼头下面一指处切一刀,怕打着鱼身抽出鱼腥腺。

  将鱼翻个身,再抽出另一面的鱼腥腺。

  做完这一切,他才像马登山一样,在鱼尾处入刀,干净利索下掉鱼肉。

  傅光明全程专注,像沉浸在只有人、刀、鱼的世界之中,所有的动作有条不紊,丝毫不乱。

  傅光明越是沉稳,傅锦玉越是着急。

  “大叔,马登山真的好厉害,他把一半的鱼肉都片完了。”

  傅光明笑了笑:“被高}利}贷追的时候都没见你慌乱,怕什么,淡定些。”

  “你说得轻巧啊大叔,你瞅瞅台下观众的反应,马登山都块成了神!”

  “放心吧,人就是人,人是成不了神的,就算暂时成立神,也会被真正的神一脚踹下神坛!”

  “哎呀大叔,我觉得你有时候还挺能装的!”

  福伯暗笑,什么叫能装啊?不了解傅光明的实力才会这么想。

  傅光明开始片鱼片了。

  下刀之前若有所思。

  “大叔,你又怎么了?”

  “锦玉,你去帮我找些纸来。”

  “什么纸?”

  “什么纸都行,饭店的宣传单、广告散页、菜单都行。”

  “做什么?”

  “有用,快去。”

  “好。你抓紧啊大叔,马登山都快‘登到山顶’了!”

  “山顶那边是悬崖,他好日子快到头了!”

  “大叔你真能装!得了,我去找纸!”

  傅锦玉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下台,观众们窃窃私语:“干嘛去了她?”

  “难道怕输也要逃走?”

  “那不可能,要逃肯定三个人一起逃!”

  “逃不逃走都是一样的,这个回合指定是马登山获胜!不可能有比‘马氏鱼片’更薄的了!”

  “也是啊,马登山的鱼片都透光生晕薄到家了!”

  片刻间,傅锦玉返回到千峰美食擂上,手里收集了四张饭店的菜单子。

  “大叔,这个行吗?”

  “很好,铺在案台上!”

  “好。”

  傅锦玉把四张菜单子展开、铺好,到现在她也没明白傅光明要做什么。

  傅光明终于要片鱼片了,左手按压鱼肉,右手的柳刃包丁在左手下面划过,手法与马登山一般无二。

  抽刀,左手里多了一片鱼片。

  “锦玉,帮忙把鱼片平铺在菜单上。”

  “大叔,你开玩笑吧,鱼片呢?”傅锦玉并没有看到傅光明手里的鱼片。

  “这不是吗?就在我手心里。”

  傅锦玉走近两步大吃一惊:“妈呀,大叔你是神仙啊,透明的鱼片!”

  的确接近透明,粗看上去傅光明手心空空,手纹清晰可见。

  这下子傅锦玉高兴了,心中悬着的石头瞬间落地。

  踏实了,这才是真正的薄如蝉翼。

  相比之下,马登山瞬间成为水货。

  傅锦玉轻轻捏起鱼片,小心的铺在菜单上。

  透过鱼片,菜单上的字迹清晰可见。

  哈哈,你马登山“透光生晕”,我傅大叔“隔肉观书”,比你牛多了!

  傅光明把鱼肉一片一片片下来,傅锦玉把鱼片一片一片铺开去。

  转眼间,那张惨淡上铺满了一层。

  用这张菜单点菜,视线一点都不受影响。

  我要是再铺一层呢?

  突发奇想的傅锦玉继续在一层鱼片至上再铺第二层,铺满之后,照样不影响“观书”。

  再来一层。

  第三层铺上去,菜单上的自己才显得影影绰绰,像菜单压了一层洒了水的透明玻璃!

  “厉害啊大叔!马登山油锅里的蚂蚱——蹦跶不了几下了。”

  傅光明微笑:“我就说嘛,山顶那边是悬崖,马登山‘登到山顶’也得摔死!”

  “对,大叔还说‘人就是人,人是成不了神的,就算暂时成立神也会被真神一脚踹下神坛’!”

  “你还说我装呢!”

  “我错了大叔,你牛!你就是一头很牛很牛比牛魔王还牛哄哄的大牛!”

  “说的都是什么呀,你都是这么夸人的吗?”

  “嘿嘿,反正马登山要‘马失前蹄’掉到山崖底下去了!”

  ……

  马登山已经结束了“生鱼切片”的比试。

  他嘴里依旧哼着歌,轻松惬意。

  目光投向傅光明,嘁,太慢了,才片了1/3还不到!

  不过,傅光明和傅锦玉一边比赛一边嬉闹说笑的样子,令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傅锦玉看过我片下来的鱼片,难道她不该沮丧颓废失望无比吗?为何还笑得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