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鸾于飞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75 (前传终篇)死生两茫

凤鸾于飞 吾生荒凉 1737 2020.05.23 18:15

  南平国的平阳世子原是南平八王爷家的独子,幼年既丧父又丧母,很是可怜。

  南平皇后心善,可怜他孤苦伶仃,无人照拂,便求了皇上准世子进宫陪伴景初念书。

  彼时,宁国国力远胜南平,宏德皇帝忌惮宁国,亦有心暗中谋划,吞并大宁,将还只十三岁的世子作为南平质子送给了大宁皇帝。

  大宁崇仁帝宽厚仁和,又膝下只得颜宁儿一女,对世子颇为关照。

  他在宁国五年中,没有了南平宫中的尔虞我诈,过得竟比南平要舒心许多。

  太始一年,大皇子楼景远私自潜入他的驿馆,以太子楼景初与皇后的性命相要挟,要他里应外合,于九月初九破广陵,烧皇城。

  为了保住对他有恩的太子与皇后,他只好无奈应承。

  几十日前宁儿所见的伤,便是被楼景远胁迫时所伤。

  ***

  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广陵城内,华灯初上,城中百姓纷纷倾巢而出,登高远望,在明月中寄托对异乡亲人的思念。

  大宁皇城,歌舞升平,鼓瑟笙箫,一派节日喜乐之像。

  离都城不到百里处,是杀红了眼的楼景远。

  皇帝允诺,待今日之后,南平太子必将移位于他。

  城门开,硝烟起。

  须臾间,广陵城中血流成河,哀嚎遍野,南平铁骑呼啸而过,直捣皇城。

  筵席上的世子远观月色,呢喃道:“时候差不多了。”

  话音刚落,铁骑破了皇城,杀得禁军和一众大臣措手不及。

  皇帝皇后一时之间慌乱了神志,不明就里为何南平军队竟能轻易破城而入:“定是出了军中叛徒。”

  皇帝愤恨道,“颜颜,快走。”

  皇帝将血玉从脖颈处扯下,交到颜宁儿手中,狠心将她推入殿中不易发现的帘后面。

  随后挥剑起身,与留守御前的几十位禁军一同上阵搏杀。

  寡不敌众,不到片刻,皇帝满身是血,撑着最后一口气能杀几个是几个。

  颜宁儿在帘后看着倒在楼景远剑下的母后,和快要倒下的父皇,涕泪滂沱,捂住嘴巴防止自己声嘶力竭哭出声音。

  楼景远简直就是个疯子。

  在殿上,见一个杀一个,杀到无可杀之人时,他四处搜寻桌下,柱子后头是否还藏有大宁皇室之人。

  他的剑此时正在试探着挑开帘子,向着里头的颜宁儿刺入,平阳世子冲过来挡在颜宁儿的身前,剑中心脏,胸前瞬时血如泉涌,他强撑最后一口气愤怒吼道:“颜颜,快走!”

  ***

  宁儿几乎是爬着从德仁殿的后门出去的,沿着平时自己溜出宫的阴暗小路,颤颤巍巍地摸索到了极为隐秘的出宫偏门。

  她突见猩红的火光吞噬了半片的夜空,不远处的宫殿中,噼噼啪啪的燃烧声刺激着她的耳朵,起身回望一眼,只见弥天大火,犹如一条残暴的巨蟒,顷刻将昔日金灿灿的皇城化为了灰烬。

  一支带着火苗的箭从她侧边飞啸而过,火光燃到了她的左脸,瞬间是钻心剜骨的疼痛,犹如数万虫蚁吸食她的骨髓,犹如凌迟,一刀一刀,割去她的血肉,可始终,她还活着,需要拼命忍受着非人的折磨,却已喊不出声来。

  她在泥地上翻滚挣扎,想就这么放弃,死去,所有的痛苦就会灰飞烟灭。烧伤的痛楚,可又怎能比得上她心痛的万万分之一呢?

  夜空中划过一道闪电,一声雷暴的巨响,是连老天都怒了。

  暴雨,倾盆而下,清凉的雨水舒缓了脸上如热油翻滚般的灼烧感觉。

  大火渐渐平息,雨水顺着不堪入目的鲜红伤口,渗入她的心底。

  一场秋雨,几分寒凉,唤醒了她,大宁公主的理智和记忆。

  “活下去,宁儿。”是父皇和母后的临终嘱托。

  “活下去,宁儿,为了复仇,为了大宁百姓。”咬牙切齿,唇角觅出几抹鲜血。

  那刻起,复仇是她余生的使命。

  待她迈过被血染红的护城河时,望向远处天边翻滚的火云,死寂的广陵,遍地的尸首,心如刀绞。

  平生至爱之人,就在片刻之前,死在了敌人的倒下,死得惨烈,死得触目惊心,甚至,连尸骨都被那把大火烧得荡然无存。

  就在昨日,她向父皇母后要了恩旨,待她及笄,赐婚南平平阳世子为妻。

  还未来得及兴冲冲地跑到驿馆,告诉他这个消息,却已碧落黄泉。

  她闺房的案几上,放着亲手画的十里红妆,凤冠霞帔的草图,这是她昨夜一夜未睡,遐想着她出嫁那日的光景,期待着与他执子之手,相濡以沫的日子,为她成婚之日设计的场景。

  从一而终,至死不渝。

  耳边反反复复飘荡着平阳世子的声音,这是对她最美最醉心的承诺。

  他做到了,他连将自己的性命都给了她。

  ***

  山河寂寥,家国不再。

  死生两茫,心中唯剩无限悲凉。

  颜宁儿擦干眼泪,对着残破不堪的广陵城门,跪下。

  叩首,这一叩,为父皇母后,为世子......

  再叩首,这一叩,为死去的千万百姓,为流离失所的大宁难民......

  再次叩首,这一叩,为大宁为复国......

  随后,果断起身,向着远处无穷无尽的茫茫黑夜走去,从此义无反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