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崇祯之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皇上有旨

崇祯之治 田甲氏 2621 2019.02.11 23:07

  整顿锦衣卫是崇祯早有的想法,现在有了枪杆子才敢动手,本来锦衣卫和东厂是相互监督,相互牵制的,可在田尔耕领导下的锦衣卫却甘心给东厂做小,崇祯岂能坐视不理,毕竟皇帝的犬牙,还是皇帝圈养着靠谱。

  酉时,上朝的大臣终于凑齐,崇祯的信也写完了,不紧不慢的封好了,递给了王承恩,才慢悠悠的向朝臣道:“诸位爱卿,朕自登基以来,国事繁重,力不从心呐”

  “陛,陛下怎可妄自菲薄”顾秉谦出列恭维道。

  崇祯晒然一笑,现在拍马屁,晚了!

  “诸位大人都是饱学之士,朕学识浅薄,深以为困,先考兄与朕说,先帝师孙承宗乃鸿学之士,朕有意诏他再入朝堂,顾阁老以为怎样?”

  “皇上,皇上决定自然圣明”皇帝想召孙承宗入朝早有传闻,他进入朝堂什么职位合适,自然是自己屁股底下的“首辅”,顾秉谦只感觉今日便是皇帝的亮剑之日。

  崇祯捋着皇袍的袖子,淡淡道:“朕在养心殿养心门南设了南书房,专供给朕讲学,就让孙承宗入值南书房吧”。

  顾秉谦一愣,皇上这意思是,放过自己了?

  “魏公公今日怎么没有上朝啊?”崇祯问道,平常朝会魏忠贤都会在自己身旁站立侍候,现在不在这里还有一些不适应。

  鸿胪寺官员禀事道:“魏公公今日请病。”

  “身为内臣,怎的找鸿胪寺请病?看来他是忘了自己的身份!”崇祯的声音不大,却让阉党心惊起来,皇上这鸡蛋里挑骨头的样子是要对九千岁下手了么?

  崇祯思考着自己不能对阉党秋风扫落叶,阉党如果倒了,东林党势大,治理国事更加糜烂,两相争斗才是崇祯现阶段所需要的。

  但魏忠贤不能留,一个是魏忠贤这杆子大旗竖在那,依东林党的小胆子,肯定不敢和阉党斗。

  而且有魏忠贤在,阉党就散不了,为了进一步打击势大的阉党,拿下魏忠贤也是应有之意。

  自己新朝要有新气象,把魏忠贤打下去,也能给自己谋一个好名声,那就拿下魏忠贤吧!

  “王承恩?”

  “奴婢在”

  “带一个连把魏忠贤给朕拿到宫中,让御医给他看看。”汉字文化博大精深,尽管崇祯说的不咸不淡,可一个“拿”字,差点让顾秉谦瘫倒在地,这明明就是逮捕令啊!

  “陛下,臣弹劾魏忠贤结党营私!”

  “臣弹劾顾秉谦以权谋私!”

  “臣弹劾…”

  “……”

  东林党十几人接连蹦出来弹劾阉党,崇祯一看微微一笑,东林党终于鼓起点胆子,要和阉党当面锣对面鼓撕脸皮了。

  “将奏本上交,朕会一一批复,还有什么事情么”崇祯不想在朝堂上就把阉党处置了,因为还不到火候,或者说崇祯还没有准备好。

  皇阶下一片沉寂,崇祯率先起身离朝,徐应元忙高声道:“退朝”

  群臣这才成群结队的离开皇极殿。

  “顾,顾阁老,如今如何是好”李宗瑞赶上顾秉谦,苦着脸道。

  “是啊,顾阁老,您添为首辅,可要拿个主意”黄立极也跟了上来。

  “主意,主意,我能有什么主意,大厦将倾,九千岁被捕,在下准备给皇上递辞呈了,各位好自为之吧”顾秉谦拱了拱手,自顾自的去了。

  冷眼看着三个阁老的背影,东林党像是看到猎物走向陷阱,乔允升率先离开大殿,后面跟着东林党有头有脸的解学龙,惠世扬等人,最后是一群东林小虾米,队伍就这样旁若无人,浩浩荡荡的走过皇极殿广场。

  ……………………………

  “魏公公,皇上召你入宫”

  “皇上有旨,老奴自当遵从,何须兵刃加身?”魏忠贤横着眉看着王承恩和身边的甲士。

  “魏公公请吧,来人搀扶一下魏公公”王承恩毫不废话,上来就动手。

  两边甲士架起魏忠贤就走,魏忠贤也不叫嚣,王承恩吩咐道:“把这魏府都围起来,一只鸟也不许飞出来!”

  …………………

  “曹伴伴,朕觉得还是老人们办事得力啊”崇祯看着跪在下手的曹化淳道。

  后世对曹化淳风评很差,认为甲申国难中广宁门是曹化淳打开的,致使大明灭亡。

  实际上,曹化淳这个锅背的很冤,清军入关半年后,顺治皇帝到了京城,而曹化淳从天津赶到京师,上疏请求妥善处理崇祯皇帝的坟墓修建工作,顺治皇帝同意了曹化淳的请求,并直接放权让他负责办理。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妖风吹起,一帮投降了满清捧臭脚的东林党人居然跳出来举报,说当时李自成攻破北京就是因为曹化淳主动打开城门。

  所谓“开门迎贼,贼入城,挺身侍从,今清入都,又复侍从,此卖国乱臣,虽万斩不足服万民心。”其实城破的时候,人家曹化淳在天津养老已经有六个年头了!根本就不在北京!曹化淳上疏为自己辩护,虽然没有视频记录,但不在场证据确凿、事实清楚。

  顺治是个明白人,就此事做出批示:“曹化淳无端抱屈,心迹已明不必剖琛,该部知道。”没有搭理那帮疯狗。

  但这帮疯狗不是这么简单,他们还在各种场合,用各种手段诋毁曹化淳,利用他们掌握的资源,在各种文献野史上抹黑曹化淳。《明史纪事本末》、《国榷》、《明季北略》、《明通鉴》全写的是曹化淳开的城门。

  后来,曹化淳阅读南方传来的野史笔记时,看到指责他打开城门的说法还是很有市场,很害怕“流传既广而秉笔者不加确察,便成无穷之秽”,但是曹化淳不是大V,不掌握水军,更没有删帖的权力,无奈的他只好把自己掌权时的一些重要文件整理归档保存,还提前写了一份遗嘱。

  《忽覩南来野史记内有捏诬语感怀》

  报国愚衷罔顾身,无端造诬自何人?

  家居六载还遭谤,并信从前史不真。

  曹化淳的愤懑与无奈溢于言表,他终于体会到了文人的无耻。1662年,曹化淳在郁闷中背着黑锅离开人世。

  而现在,崇祯已经将曹化淳从天津召来,想要委以重任,毕竟用生不如用熟嘛。

  “曹伴伴,如今王伴伴独挑大内,甚是辛苦,如今将你找来也是要分分王伴伴身上的担子。”崇祯品了口清茶,自穿越以来,崇祯越来越喜欢“茶”这种饮品了。

  曹化淳强忍激动,脑袋狠狠压在地上,等着皇帝给差事。

  “去司礼监吧,里面乌烟瘴气,早该整顿了!”司礼监太监李朝钦、刘若愚、李永贞、王体乾全都是魏忠贤的拥趸,崇祯在宫中坐立不安的原因有一半是出在此处。

  司礼监!这是明朝独有的权利机构,享批红之权,司礼监太监实权位同阁老!曹化淳激动着应诺,看皇帝挥手,便缓缓退出殿去。

  崇祯缓缓站起伸了个懒腰,如今“钱”不是问题,那么多贪官污吏,抄个家什么都有了,最为紧缺的是人啊,自己去哪找那么多忠心得力的人手啊。

  “来人呐”

  “奴婢在”高起潜低声道。

  对于这个害死卢象升的罪魁祸首没什么好感,崇祯淡淡道:“什么时辰了?”

  “皇爷,已经亥时了”

  “唔,已经那么晚了?”

  “是,皇爷,皇后传话,让你早休息”高起潜低着脑袋道。

  “嗯,传话过去,朕今日就在养心殿歇息了”崇祯有些不耐烦,那是朱由检的媳妇,不是我的,床上睡个别人的媳妇就让人别扭,更别说史上记载他们两人琴瑟和鸣,自己只继承了朱由检的一些潜意识,类似口音、笔迹,根本就没有继承朱由检的记忆,若是周皇后看出自己的破绽,那又该如何。

  高起潜低声应了诺,缓缓退了出去。

  

作者感言

田甲氏

田甲氏

这一章就作为感谢章节啦,感谢佬也大佬地陪伴,和日复一日的推荐票,码字很枯燥,有时候情节在脑子里转了好几圈,但就是落不下笔,而且作为一个挑剔的书虫,一个历史爱好者,我还是想尽可能符合现实的,像是崇祯登基的内阁里到底有没有顾秉谦,这个问题……真是……算了算了,不诉苦,反正是感谢佬也嘞,哈哈哈哈哈

2019-02-11 23: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