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洪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良禽择木

洪波 情安钟漏 2053 2020.04.15 11:08

  自那天以后,徐晃就发觉自己这个弟弟仿佛变了一个人一样,整天神神叨叨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不过看着他没事就在那写写画画,时不时也会锻炼武功,徐晃心底倒是颇为安慰,觉得自己这个弟弟长进了一些。

  徐百越倒不是有心要向徐晃隐瞒一些事情,不过在没有下定决心之前,他还是打算把紧口风,避免节外生枝。

  “段颎的话,应该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也是关大牢里快死了。何进不考虑,为大众熟知的三位扫黄官军里,皇甫嵩无疑是远远强于其他两位的,卢植次之,朱儁这种吃了大瘪的不看好……不过这些人后来也都卷入了不能说的斗争,朱儁好像是因为性格刚直被气的绝食死了吧?”

  翻找着前世的记忆,徐百越拿着树枝在沙地上漫无目的的划着,一边回想一边分析利弊。

  “杨奉肯定是不能跟的,白波贼是黄巾的残寇,虽然从短期来看,杨奉凭借一手护送天子回洛阳,能混到车骑将军,手下也都鸡犬升天,但长期来看这个污点沾上还是很亏的。如果摊上这么个当贼的前科,徐大兄这仕途就不好混了”

  “董卓、李傕、郭汜或者是马腾韩遂那些人,没前途,不考虑”

  “袁绍、袁术、刘表、刘焉这些,呃呃……”

  “想来想去还是御三家最靠谱啊”

  倒不是徐百越一点都没想过辅佐那些十有八九要败亡的势力逆天改命,实在是没情怀,也没必要。

  人总是要选择一条尽可能稳妥的道路,除非是无路可走。

  而在三大势力里,徐百越还是颇为看好曹操的。

  虽然说老曹家任人唯亲现象很严重,但换句话说,谁不是呢?有人的地方就有关系户,关系户就是能压着你,这一点几千年甚至几万年都不会变。

  再一个,虽然说曹操喜怒很无常,又有不止数个黑暗且为人诟病的爱好,但徐大兄只要按历史上那样勤勤恳恳的来,出不了什么差错。

  至于喜欢玩什么“借你头一用,来安军心”什么的。

  打死我也不当压粮官。

  而相比之下,东躲西跑大半生的刘备、虽有盛名却一度败于徐荣最后还死的完全不符合定位的孙坚就不是那么有吸引力了。

  孙策孙权的话,且不说年纪上还早得很呢。

  光论生平,孙策仿佛是他爹的翻版,顶着偌大的名头,虽然如流星一般快速崛起,最后也是死的稀里糊涂,跟那啥烛影斧声一样,后世阴谋论不断。

  孙权风评就更是差了,打仗水平一言难尽,偷袭、背盟、晚年昏聩,各种黑点被揪着黑。

  当然,孙权那个很差的风评是各种原因一起催使的就是了。

  不过,如果是他们主动招揽自己的话,倒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毕竟徐百越自带伯乐光环,如果真能遇上给予自己兄弟二人信任的主君,兄弟齐心,改变一下历史也不是难事。

  等打定了主意,徐百越便开始向徐晃诉说想法。

  “啊,这……”似乎是被弟弟一番惊人的言论震撼到了,徐晃一时之间居然有点语无伦次。

  “大兄的兵法和武艺虽然还谈不上大成,但也足以去得天下了。况且有些东西不是光靠练就能练成的,想进一步提升需要靠实战磨炼,怎么样,这天下即将大乱,我们兄弟二人去做一番事业”徐百越继续怂恿道。

  徐晃的脸上浮现出苦恼的神情,话都说到这里,他自然也是明白,自己这个弟弟是好好考虑过了,并非是失心疯一般胡言乱语。

  徐晃本身也是不甘于当小小郡吏的一个人,作为武人,他自然也渴望这有用之身能够建功立业,而所缺少的,是对时机的把握和方向的判断。

  徐百越的话正是给了他一个推手。

  “那依你之见,我们应该投奔何人呢?”徐晃的神情严肃起来,看向徐百越的目光也不在是以前看待小孩子小弟弟那般了,而是一个值得与之商榷的搭档。

  徐百越心下倒也清楚,这徐大兄心中未必就没有答案,之所以问我却是有几分考量在里面了。

  “我们可以去投曹操,此人虽然被称为阉人之后,却胸怀大志,富有谋略,更兼曹家、夏侯家为后援,家底雄厚,我观此人气象,早晚为一方霸主,若是有超世的英才辅佐,一统天下也未尝不可”

  “这曹操又是……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徐晃心头却是大为疑惑,自己这个弟弟平时足不出户,却是如何得知这偌多消息。

  不过他也并非死揪细枝末节之人,稍一沉思便说:“我目前尚有公职,倒也不便立刻脱身,以免招致追捕。这样吧,你这些天在家收拾好行李,备全路上所用,我也借公务之机探好风声”

  “至于这曹操,我会去想想办法,看如何能寻得此人,日后我们前去投奔,也少走弯路”

  敲定主意后,徐百越便开始为出行做准备。

  徐家这屋子倒是捡漏,也无什么难以带走的贵重物品,虽说扔了可惜,但弃置不用倒也不算肉痛。

  成大事者怎么能瞻前顾后,在意这种小事情呢?

  盘缠、衣物、被褥、易保质的干粮酒水,当然也少不了防身的刀剑,至于徐大兄家传的那柄大斧,整个拎出去毕竟太显眼,所以干脆就将斧柄换成短柄。

  过关的文凭,有则最好,无也没法。

  接下来便是等待徐百越的这位大兄搜集情报,找准脱身的时机了。

  ……

  “没想到却是连马都没有一匹,哎”徒步走了许久,这负重也是显得愈发沉重,徐百越不禁出口感叹道。

  虽说他并无埋怨之意,不过徐晃倒是显得颇为惭愧。

  “小弟啊,这马也是难寻之物,为兄不打紧,却是苦了你。”

  “大兄这是说的什么话,让大兄难受,却是小弟的不是了”

  正说话间,却看得一彪人马突然朝他们包围过来,跑却也是来不及了。

  不,准确的说,人是人,但那马却未必是马。

  只见那驴上一将把手中草叉一招,颇有几分气势地大吼一声:“给我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