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东剑西花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天香琴女

东剑西花落 南北隐士 4250 2017.12.07 21:23

  英雄美女心,

  问君愁几许?

  接上一章

  杨飞翼来到天香楼,发现这所谓的酒楼别有一番风情。另外有以美丽女子,对杨飞翼是极为热忱。

  进入一大厅,引路女子便关上们,地上满是花瓣,屋子里处处透着馨香,在屋中,有一道幔帐,后面出现一个倩影,杨飞翼止步,说道:“想不到这宁翼城贫瘠之地,竟有如此高雅之所。”

  女子悠悠的抚琴,杨飞翼安静坐到一旁椅子上,细细聆听女子弹奏。外面多了几个人影,好像是把守着屋子一般,杨飞翼听到妙处,喜滋滋呼道:“妙哉!妙哉!”琴声戛然而止,一个清脆动人声音传来公子何不掀开帘子进来一叙?”

  杨飞翼“呵呵”一笑说道:“姑娘抬爱,在下不敢!”

  “不敢!那你进来看看我!公子一定不会后悔。”

  杨飞翼起身,彬彬有礼说道:“姑娘既然让在下进入那我只好依照姑娘的吩咐了。”

  杨飞翼一看,一个女子,温婉动人,亭亭玉立,丰腴体满,身穿纱裙,肌肤如雪,温润如玉。女子微微一颦笑,的确是倾国倾城,颠倒终生。杨飞翼望着屋子,屋子里面百花齐放,完全和秋意绵绵的外面大不相同。杨飞翼面对这样一个美人,还是冷冷清清坐到一旁说道:“姑娘来,不仅仅是抚琴而已吧!”

  女子缓缓移步,走到杨飞翼面前说道:“公子远道而来。一路劳碌我为公子解解乏。”

  杨飞翼不屑一顾,站起身。

  此时,纳兰西蓝飞身出屋,以极快的身法,飞到屋顶,下面把守门的人没有一个人察觉。纳兰西蓝揭开瓦片注视着里屋。只见有一个女子缠着杨飞翼。忽然有人抓住胳膊,纳兰西蓝刚要拔剑,张燕子“嘘”一声,悄声说:“不要吵。”

  女子上前,紧紧贴着唇在杨飞翼面前说道:“公子,何不共度良宵。”

  杨飞翼后退三步说道:“姑娘美若天仙,在下不敢有半点逾越之意,请姑娘自重。”

  “哈哈哈……天底下哪有你这样的男人,你真是坐怀不乱,还是不敢碰女人?”女子笑着说道。

  “不是,女人,天底下没有几个人能过的了美人关,不过,在下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早有心仪之人,别的女人是不碰不触,只可敬,不可碰。”杨飞翼说道。

  “哈哈哈哈哈……”女子笑了起来。笑容可掬,乐怀其心。杨飞翼说道:“姑娘是嘲笑于我。”

  “不然,像公子这样的男人,现在恐怕没有几个?人家都称我为天香琴女,公子之言,令我亦是欢悦,可否交为挚友?”天香琴女说道。

  杨飞翼微微一笑说道:“那姑娘芳名是?”

  “名字,我没有名字,也不知道从那里来,似乎忘记一切,伴随我的只有这琴。”说着,女子抚摸着古琴。

  杨飞翼望着天香琴女,她变得销魂起来,落落寡欢,一脸忧愁。杨飞翼拱手行礼说道:“不知姑娘这里有酒吗?上好的酒。”

  “举杯浇愁愁更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公子,我倒没有借酒消愁,你却要喝酒。”

  “呵呵!人生谁无忧愁,既然有同愁之人,我们何不同桌共饮,以酒消愁。”杨飞翼豪迈说道。

  躲在屋顶的纳兰西蓝一看,思量道:“好一个杨飞翼,前面说的自己多么正派似的,这就反过来,还是想着要这位姑娘。”

  天香琴女收起琴,单掌撑住琴之底,在手心旋转两下,琴飞出去,轻轻落到屋中另外一个女子怀中,那女子迅速抱住琴说道:“姑娘,我这就去准备好酒。”

  天香琴女望着杨飞翼问道:“公子可知汤东明?”

  “知道!”

  “那你肯定认识此人了?”女子信心若狂,急切躁动问道。

  杨飞翼泰然坐着,说道:“在未北镇,这个汤东明来了一个真假美猴王,可见此人很厉害。我当然是知道了,由此可知。”

  “哦!那公子也是寻找万剑秘籍而来。”

  “这倒不假,据闻那万剑秘籍,乃修炼高深法力之奇书,人人皆想要,我也不例外。”杨飞翼爽快说道。

  “呵呵!公子倒是坦率。不过,看在公子乃正义之人,妾身有良言相告。”天香琴女说道。

  “姑娘好意,在下洗耳恭听!”

  “有五波人在此,这五波人皆不是简单之人。”天香琴女说道。

  “那五波人。”

  “暗黑军团,火魔教主,四侠,汤东明,还有一个是一个穿蓝衣裙的女子。这五路人马,都非常神秘,比住在这里的酒囊饭袋要厉害百倍以上。”

  “哦!就一个汤东明就神神秘秘,令很多人难以捉摸其行为看来这汤家庄争夺战,要比想象的还要激烈。”杨飞翼说道。

  “酒来了!”一个女子端着盘子,上面有一个精致酒壶,两只小巧玲珑的酒杯。女子放到桌上,天香琴女拿起酒壶,轻轻斟满两杯举起一杯说道:“妾身在此长居,阅人无数,公子器宇不凡,又是正人君子,坦荡荡,雄赳赳,妾身先敬公子一杯。”

  “请!”杨飞翼一饮而尽,将杯子缓缓放到桌上,忽然觉得面前眼花缭乱,人影幢幢。杨飞翼摸着头脑说道:“你在酒里下了毒?”

  说完,趴到桌上。

  天香琴女摸着杨飞翼的头发说道:“将他扶到床上去。”

  纳兰西蓝一看,微微起身,指着屋里,向坐在屋顶仰望天空的张燕子指了指里面。张燕子点点头,纵身飞到大院中。又飞身跃起,守门的人一看,纷纷追赶而去。纳兰西蓝脸上蒙上蓝布,飞身下屋,到院中,跃身进屋,到了幔帐后面。天香琴女抱着古琴,望着蓝衣裙的纳兰西蓝说道:“呵呵!你终于现身了,汤东明!”

  “我是汤东明!”纳兰西蓝说道。

  “现在,汤东明不一定是男人,因为男人在我这里都试过了,他是最后一个,我敢笃定你就是汤东明。”天香琴女说道。

  “呵呵呵呵……”纳兰西蓝笑起来,转动手中的剑说道:“你真是一点智慧也没有?”纳兰西蓝望着床上的杨飞翼,两个女子,陪着杨飞翼身边。

  “我告诉你,我不是汤东明,我是来找我相公的。”纳兰西蓝说道。

  “他是你相公?”

  “是!”

  天香琴女笑了笑说道:“可我们找的人,有两个人,一个就是蓝弦公主,也就是你!下一个就是汤东明。”

  “你怎么知道我是蓝弦公主?”

  “很简单,因为蓝弦公主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前世今生,都是这样的,她喜欢穿蓝色衣服,所以你就是蓝弦公主,也是我们要找的人。”说完,十几个人出现,长的怪模怪样,一身魔气。纳兰西蓝转动着手中的剑说道:“其实,你们是设计找我是吗?”

  “我打算找汤东明的,可是,你自己来了,刚才我和这位公子的谈话你可能已经听的清清楚楚,你就是那五股势力其中一股,我奉主人之令,护卫汤家庄,所以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哈哈哈……痴人说梦。”纳兰西蓝说道。

  “十方大阵!”天香琴女呼道。

  十几个怪人在纳兰西蓝周围蹿动起来。地面钢刀横出,有一米之高,十几个人在地面不停旋转,成一个影子光圈。纳兰西蓝前行一步,横出钢刀向移动一点,直接挤向纳兰西蓝的腿部。纳兰西蓝一看,说道:“你真的敢向我动手。”

  “是,既然你是那位公子的女人,不管你是蓝弦公主,还是别人,一样都要死在这里。”

  杨飞翼忽然间飞身而起,跃身到十方阵中,站在钢刀尖上,说道:“天香姐姐,为何要动杀气呢?”

  天香琴女转身望着床上,两个女子一动不动,再缓缓转身“嘻嘻”一笑说道:“你没有中我的温柔醉。”

  “没有!在下不怕毒药,就怕女人。请姐姐先放了这位叫什么蓝弦公主什么的人?”杨飞翼脚踏在两把钢刀之尖说道。

  “呵呵!既然小弟弟你为她说话,那就放了她,不过,你要万剑秘籍,她可是你的障碍!”

  “在下不怕敌人多,就怕朋友少,这位姑娘和我几面之缘,姐姐要杀她,那我们以后,就做不成朋友,这个时候,敌我不明,也许可以结盟。”

  “好!既然你说这样,那就撤去十方大阵。”

  十几个人停止转动,钢刀消失。

  杨飞翼拱手行礼,说道:“天香姐姐,希望不要找她晦气,我等都是千里迢迢而来,就让我等都好好睡一晚。”

  杨飞翼转身要离开,天香琴女说道:“公子,客房已经满了,你没有地方睡了。”

  杨飞翼一听,转身说道:“你这里房屋百间,怎么会没有房,那我今晚睡哪儿?”

  “你最好找一个女人一起睡去!不然就没有地方睡了。”

  “哈哈哈……你又开我玩笑。”杨飞翼说道。

  纳兰西蓝心中觉得好笑,这个女人一点廉耻心都没有,言语之中,没有一点矜持。可杨飞翼还是飒然离开。当两人离开,女子对一旁女子说道:“速去火魔教主,蓝弦公主已经到了。”

  “属下不懂,我们不是要抓汤东明吗?怎么对一个蓝弦公主感兴趣了。”

  “火魔教规矩是什么?”

  “只做不问。”

  天香琴女说道:“那你还问?”

  “不用了,本教主已经来了!”一个穿红色烈焰衣裳的人骤然出现,脸上戴着一个铁面具说道。

  “恭迎教主!”

  火魔教主问道:“天香琴女,查出谁是汤东明没有?”

  “所有的男人都找了,没有一个有蝴蝶胎记的人,会不会我们在终南山的细作搞错了?”天香琴女说道。

  “现在千乜人,已经被汤东明杀死了,终南山那边也没有我们的人了。”火魔教主说道。

  “还有一个办法,找到黄莯然,找到她,就能知道汤东明,也能找到打开魔殿的钥匙。”天香琴女说道。

  “那好!距离敲响汤家庄大钟的日子还有三天,明天,那个汤方云一定会带着黄莯然经过这里,她可是关键人物,你们要见机行事。”

  在纳兰西蓝客房之中,

  杨飞翼指责莽莽撞撞的纳兰西蓝说道:“你也太莽撞了,万一他们真对你出手怎么办?”

  “不会,因为他们在试探你,你若是汤东明,会看上那个拿琴女子,因为传说中的汤东明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而当你不近女色,说心中只有一人的时候,他们怀疑我们是一伙的,当我进入,他们开始试探你会不会起来,因为屋中还有一个人,他藏的很深。结果是,你忍不住救我,我们就是一伙的。”

  “你怎么知道屋里还有一个人?”

  “张燕子告诉我的?”

  “他!”杨飞翼笑了笑说道。

  “没有错,你也发现了那个人,张燕子也发现了,而且是跟着那个人进来的,因为张燕子是汤东明幼年时的挚友,他也想知道谁是汤东明,看到有一个神秘的人进入这里,他就跟着来了。”

  “好一只燕子!”杨飞翼叹道。

  纳兰西蓝拿出玉珏说道:“公子这上面可有汤东明的名字,这东西是你的。”

  杨飞翼脸色骤变,呆呆地望着纳兰西蓝,沉默下来说道:“那你什么意思?”

  “我要你说出,谁让你死心塌地,坐怀不乱,任何诱惑也无动于衷。最近出现了三个女人,一个是穿红衣服,一个就是黄莯然,那个红衣服的是你师姐,其实黄莯然是你师妹,还有一个是天香琴女。你心里有谁?”

  “好像说少了一个人?”

  “你知道。”纳兰西蓝嫣然一笑,说道。

  “当然,捡到我的玉珏,而不戳穿我的人,只有蓝弦了,因为这块玉珏本来就是她的,世上少一块蓝色的玉石,恐怕非常困难。”杨飞翼说道。

  “好吧!其实我知道你喜欢的那个人是黄莯然,因为你怕黄莯然出事,才想喝酒的。其实,真正的汤东明不沾酒,不沾财色,这是终南仙派的规矩。是你故意放出话的,说汤东明是一个酒色财气,败坏仙派的人。”纳兰西蓝望着杨飞翼说道。

  “你错了,我就是杨飞翼,这块玉佩是汤东明和我打赌,他输给我了,做为抵押。我是喜欢一个人,是我师姐,我们是真武派弟子,不是终南仙派弟子。”杨飞翼说道。

  “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若是逼别人一定信以为真,可是一个我不会相信,封离道人只有一弟子,真武仙派,只有一个师父一个弟子,你是很高明,可是高明过头了。”纳兰西蓝妍妍一笑说道。

  “你是……”杨飞翼惊奇说道。

  她是什么?下章揭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