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古今传奇 有妖水族馆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佳偶天成!

有妖水族馆 衔尾小蛇 3190 2019.11.04 14:25

    这人络腮胡须高高壮壮的还提着一柄菜刀,一身麻衣汗衫肩上还挑着个扁担,径直的走入水族馆里。

  王泽眼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过,连忙腆着笑脸走上前去,

  “您想买点什么?”

  这人虽然凶神恶煞的看起来不像什么好人,但王泽却也没太过警觉。

  毕竟网络中他唯唯诺诺,现实中他大可重拳出击!

  不是他吹,三尺之内他王泽还真就没怕过...最起码面对人时,没怕过。

  “气机内存,隐而不发,如君子藏剑于侧,不漏半点凶煞,好风水!好道场!”

  壮汉满口文绉绉的,自顾自的感叹一番后,将扁担放地上,深鞠一躬,笑着对王泽说:

  “三江之水汇源流,红尘如海藏隐龙,隐家弟子,见过先生。”

  这是啥?黑话?江湖骗子?王泽听得一愣一愣的,壮汉说的每个字王泽都能听懂,但合在一起,王泽就听不懂了。

  不过听不懂归听不懂,他却能听出来,这老小子不是来买鱼缸的。

  当场王老板就不乐意了,老脸一拉沉声说道:

  “有事说事,别堵门口耽误我开门做生意。”

  “是是。”壮汉连连点头,把手中菜刀往前一递,满脸笑容的说道:

  “我是来卖菜刀的。”

  “不缺!”

  “先生不能这样讲...”壮汉缓口气,朗声说道:

  “天朝南方到北方,哪个不说我菜刀强?走遍关里到关外,谁刀也无这菜刀快!”

  “嘶嘶...买吧...好刀....”常如烟藏身在王泽的衣物之中,也跟着轻声劝到。

  “行吧...”王泽低头掏出钱包,问道:

  “多少钱?”

  “不讲价不还价,讲价还价欺骗高,俺们这把大菜刀,少了一万不能卖!”

  “多少?一万?!”

  王泽炸毛了,钱包往身上一揣,今天说破天去,这刀也不要!

  壮汉见王泽将钱包收回,笑着又跟了一句:

  “你有钱来我有货,买或不买都无错,今个儿我就不要钱,赔本儿在这赚吆喝!”

  “不要钱?!”

  王泽冷冷的盯着他,双拳都捏死了。

  眼里的含义很明显,你特么玩我呢?!

  大有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气势。

  气势扑面而来,壮汉被吓得脖子一缩,可还是勉强继续说道:

  “初到宝地推菜刀,一柄好刀也未出,此刀售卖皆一万,若要赊账十万归。

  今日想要皆白拿,等到...

  ‘龙宫遭难四海悲,旱地搅动三江水。’时,我再来取钱。”

  啪!

  王泽接过菜刀,手指轻轻在刀锋旁拂过,赞道:

  “刀,好刀,一把做菜的刀。”

  “先生收下就好。”

  壮汉大概是没听懂这个‘古龙梗’,从扁担草框里拿出一个小本本,记好后,再次说到:

  “青山不改,小子先告退了。”

  “且慢!”

  略带沙哑的女声响起,一缕红烟在王泽的身上飘出,化作一红衣美人,正是常如烟。

  常如烟向前几步,走到壮汉身前,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还请与我家夫君明说。”

  “原来是出马弟子,夫君?二位的缘还真是深如海啊...”壮汉先是感叹了一句,而后脸色沉下冷声说道:

  “那我要是不说呢?”

  “不说....怕是走不出这个门了....嘶嘶....”一双暗红的眼瞳紧盯着壮汉不放,一条带着分叉的细舌轻舔红唇,

  “我家夫君脾气一向不好,还望自知...嘶嘶....”

  咕嘟~

  壮汉用力咽下一口口水,冷汗沿着他的额头滑落,

  “敢问,仙家名讳?”

  “常家,常如烟。”

  伴随着‘嘶嘶’的声音,整个水族馆里的温度瞬间降低,阴冷而又森寒。

  “常家....”壮汉喃喃两句,缓缓扭头看向王泽:

  “先生也是这样想的?”

  “嗯?哦哦...”王泽放下了手中的菜刀,双手抱拳捏的‘嘎嘣’作响,

  “上一个跟我神神叨叨的已经上天了,你也想上天看看?”

  “不是我不想说....”壮汉露出无奈的苦笑:“须知,天机不可泄露....”

  嘀嗒.........嘀嗒.........

  几滴血水滴落在壮汉脚下。

  几缕黑丝散落在他的眼前。

  壮汉猛然抬头,只见一女鬼倒吊在天花板上,一袭白衣,发丝如瀑布般垂下,眼中更是一片猩红!

  像是在择人而食!

  扬起的脑袋一点点垂下,满脸苦笑的看着王泽,

  “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一座南城之内,竟能有两处‘仙家堂口’...

  既然先生想听,那我就说道说道吧....”

  壮汉组织了一下语言,沉声说道:

  “千里江河水倒流,水中有雾命必修,长江黄河大支脉,一条一条把人留。

  局中有害必有解,水火无情难分写,莫把笑谈皆当真,长江黄河洗人心。

  各路鬼怪都来说,阴兵阴将入天朝,龙族之军护长江,黄河之流有人帮。

  奈何敌军破水脉,五湖之兵皆起难,水是生命本为根,黄土也来入其身。

  昆仑众仙要下山,梦里梦外泪涟涟,不知人从江畔过,鱼儿鱼儿怎知玩。

  万般灾难水火先,好似先天与后天,地府大门捂不住,业火上升问红莲!”

  “咳咳....咳....”说到这里壮汉连连咳嗽,咳嗽间摆了摆手,缓了口气说道:

  “真不能说了,不能再说了....”

  一团红雾中,常如烟再次化为红蛇,钻入王泽衣袖之中。

  “让他走吧...嘶嘶...”

  王泽点了点头:“你走吧。”

  说完之后,却见那壮汉依旧站在原地。

  “怎么,还有事?”

  “先生勿催,让我缓缓...”壮汉礼貌的笑容里,夹杂着一丝尴尬,

  “先生家的胭脂女...也太过吓人了些....

  腿有点软了.....”

  十几分钟后,壮汉打了声招呼走出水族馆。

  见壮汉走出后,王泽的老脸一拉,面沉如水。

  翘着腿坐在前台的沙发上,虎着脸凶巴巴的说道:

  “出来!”

  “泽郎是在叫我?”小红蛇在王泽衣领处探出,吐着信子问道。

  “变成人!”

  “哦....”

  红色氤氲飘起,有红衣美人俏生生的站立在沙发之前。

  王泽上下打量了一番,一米八的高挑身材,红色旗袍与高跟鞋,瓜子小脸,一头青丝束于身后。

  那双像是蒙了红纱的双眼,外眼角上挑的那一抹弧度,还有重点D+....

  原来是你啊...王泽心里想了一下,然后拍了拍沙发,

  “坐。”

  “哦。”

  常如烟看了看王泽的脸色,低着头坐在了他的身旁,像个犯错而又不自知的孩子一样。

  “谁让你跟外人说,我是你夫君的?”王泽沉声问道。

  他是真的臊得慌,这样一来,岂不是他‘玩蛇大官人’的美名就要广为流传了?

  “可我们本就是夫妻......”

  可能因为是蛇的缘故,常如烟的语气里,始终难有什么情绪起伏。

  “谁说的?”王泽眉毛一挑,

  “咱俩怎么就是夫妻了?就因为那根红绳?”

  “泽郎难道没发现,红线已经不见了么....”

  “不见了?”王泽皱了皱眉,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对于这些事情,王泽一直都不太了解,于是便一言不发,等待一个答复,

  “团圆月下,相思树底,订婚殿中....妾身用红绳换了这个....”

  说话间,常如烟伸出食指,葱白如暖玉的食指尖,流出一缕红线。

  红线在指尖自行编织,很快编织成了一张红色的小本本。

  王泽接过小本本,只见上面写道:

  “姻缘凭证

  从兹缔结良缘订成佳偶。

  赤绳早系,白首永结。

  花好月圆欣燕尔之,将泳海枯石烂。

  指鸳侣而仙盟瑾订。

  此约:王泽,常如烟。(经审查符合《三界婚配条例》,予以登记,发此凭证。)”

  王泽:“.......”

  此时他很想吐槽,但是又觉得现在不该是吐槽的时候。

  “唉....”轻叹口气,

  “这就算是领证了呗?”

  “嗯....”

  “不觉得太草率了?”

  “天地日月草木星辰为证,并不草率....”

  “我不是说这个...”王泽组织了下语言,

  “我寿不过百。”

  “生生世世,奈何轮回,妾身,自当相随....”

  “嗤~”王泽笑了,嘴唇一掀,

  “我下辈子一看名字不是自己,会不会气死?”

  “只要还是你,名字会随之变化的.....”

  “你不后悔?”

  “绝无悔意...”

  “呵呵...”王泽轻笑一声,

  天降好事,人家都这样了,他一个大男人还矫情个屁。

  至于以后会有什么麻烦,哪怕洪水滔天。

  身为男人,一肩扛下也就是了。

  王泽能听万物之音,自然能听出她话里的真假。

  虽不是圣人,却也有着圣人的几分特质。哪怕人心鬼蜮,也无人能在圣人面前信口开河,更何况是心思比人类单纯的妖类?

  王泽是直男又不是渣男,玩不来若即若离的暧昧,吊着人家姑娘不放。

  要么同意,要么拒绝,爽利性子最讨厌弯弯绕绕。

  当下长臂一伸,将身侧美人揽于怀中,笑道:

  “来了可别后悔。”

  虽说心里还有‘玩蛇大官人’这个坎,但这,并不算什么。

  常如烟像是没了骨头一样,软倒在王泽怀中,双眼微眯喃喃道:“跟着你,在哪里,做什么,都好.....”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王泽没听清。

  “没什么.......”

  就在他还想继续发问的时候,右臂‘青色花纹’流转,瞬间脱离王泽手臂游遍了常如烟全身,而后又流回右臂。

  王泽右臂处青色花纹暴涨,瞬间填充了右臂剩余五分之二的空白,一路延伸至肩膀处。

  延伸至肩膀处戛然而止,紧接着,王泽左手处竟也开始蔓延起了青色花纹。

  很快花纹遍布了整个右手,在左手腕处停止蔓延。

  王泽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便彻底失去了意识,瘫倒在了沙发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