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三界不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

三界不倒 陈隋烟月 3041 2020.06.30 14:09

  “只身搅闹虎龙穴,独步阻绝河汉间。

  “呵呵,咱们凶名四震的七寸阎罗李韩睿,也有沦落之时啊……看来俗话说风水轮流转,还真是不假。”掺和着极为清朗的童音,藏匿在黑暗的身影渐渐向前移动,最终在切割窗棂的月光下,显出原形。

  空中澈下那澄明如洗的月光,却在身影露面的一瞬,黯淡了。

  因为所有光粲,全都在这道可爱身影下尽失颜色!

  再看这道看起来十岁上下的总角男孩,身披二尺小褂,手挽黑色长鞭,两道倔强的眉头眼睫上一挂,遮挡不了底下晶莹剔透的一双明眸,软糯糯的鼻子,粉扑扑的脸蛋,在配上唇角微微挑起的那一抹微咧的弧度,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倾倒。

  “嘁……不愧是你,神鞭萌主胡建鸿,净给我说些风凉话。”不过,身陷囹圄的少年并未因对方的可爱而动心,他张张口,继续用喑哑的声音说到:“快点,来给老子松绑了!”

  “诶诶诶~韩睿兄可别这么着急,叫我松绑干嘛用这种语气,求我啊。”可爱男孩摆摆手,口气诙谐,“对了,外加一句,你这姿势挺销魂。”

  “……”李韩睿扯扯嘴角,没再言语。

  胡建鸿果然还是胡建鸿,开车从来不打草稿。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别看这家伙表面纯纯,暗地里其实是个满嘴跑火车的老司机。

  “诶呀,我说李韩睿呀,叫你开口央求咋这么难?诶……算了算了,拿你这个死傲娇没啥办法,松绑便松绑吧!”眼见过了半晌,李韩睿还不回应,胡建鸿眼中露出几点失望之色,只得快走几步接近李韩睿身边,将他手上的绳索松开。

  获得自由后的李韩睿,稍稍活了活四肢,扭头朝胡建鸿,蹙眉道:“神鞭萌主,你来这儿干甚?这里可是龙潭虎穴,搞不好咱俩都栽!”

  “哦?七寸阎罗,想当年你刃尸千万,就算临枪林弹雨之下也敢七进七出,怎么着这弹丸之地,却把你给唬着了?莫非是老了不中用了不成?”胡建鸿一收拖在地上的长鞭,右眉顺势向上一挑。

  “诶……”李韩睿喟叹一声,眼中闪过一缕落寞,他双手身后一负,目力透过窗棂锁定在那尽头的恢宏宫殿上:“要是这帮贼寇是群乌合之众,我自不怕。只是……群贼之首,居然是一位异体人。

  “当初我来此地,只是吃饱了没事撑着,随便拣几个贼寇杀杀开开荤,也算为民除害。没想到匪首却是个异体人,小爷我敌不过……接着就被送来这破地方喝茶了。

  “咱俩现在还是走为上计,不要再滋生是非,搞不好真在这扑街了,连找个埋骨的都难。”

  胡建鸿越听李韩睿这话,浑身越感到不顺畅。遥想三年前,他们可是“渺星七龙”之二,无人能撄其锋,什么时候,他们也要像别人低头了?

  “李韩睿……切忌自轻自贱,涨了敌人的威风。异体人固然强,但是我未必就弱。再说你个远程射手,被别人近身了,当然如鸟折翅,使不出浑身解数了。”胡建鸿说着一番话的时候,声音有些低沉,就跟他的心情一样。

  他心情低沉的,不只是挚友李韩睿的消极,沉的更是异体人的出现。三年前的那次星际大战,他们“渺星七龙”中有三个消踪匿迹,至今没有个着落。而包括他和李韩睿在内的另四位,也都是功成身退,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就在这时,一群名曰异体人的家伙异军突起,无人能阻,他们似有超乎常人的力量,甚至有些高级异体人还会施展巫术,简直是以一敌百的存在。

  当然,这还不是胡建鸿最担心的。他所最担心的,便是江湖上传闻,所有异体人竟听从一人!如果此事当真,当是何等惊世骇俗!

  “唔……”胡建鸿挥挥脑袋,他感觉思绪又要飘到别处去了。那些从长计议的事别去想,迫在睫眉的当务之急才是重中之重:“李韩睿,尽管对手是个异体人,但据我寻查,也不过区区是那种最低级的,我等并不是不能匹敌。如果你决意要离,我不阻拦。但是至于我……”说着,胡建鸿神色一正,眉梢上似涌上了两股凛然义气:“当时记得七龙之首的龙首徐行健说过:伤我兄弟者,唯死一路!我神鞭盟主身为七龙之一,定要从之!”

  李韩睿的面庞,似浮现了一瞬间的感动,但很快便压了下去,用那嘶哑中透着丝丝戾气的声音道:“看来神鞭萌主,你这是执意为我报仇啊……那在下身为当事人,怎可脱身!”

  李韩睿向前一步,抱拳道:“还请你我兄弟二人,共披坚执锐,涤荡贼窝!”

  胡建鸿一笑,嘴角透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得逞,看来七寸阎罗虽然表面阴郁,却不免为性情中人,稍用激将法,欲擒故纵,便引鱼儿上钩:“韩睿兄说得痛快,正合我意!”

  接着,胡建鸿将身后书包一卸,打开拉链倒悬起来抖搂抖搂,哗啦一下子掏出来一大把水笔:“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呐,长约七寸,口径7.62毫米,针管头,还是那家公司生产的,合你胃口!”

  “哦?让我验货一下。”李韩睿随便拿起一支水笔,手中掂量几下,然后卸掉笔盖,向着窗棂外用力一掷!

  嗖!

  伴着一声破风,水笔化作无羽之箭,穿破窗棂的纸膜,划碎漫漫长空,宛如要把星汉给割分两片!

  等到少顷之后,两人确认了水笔击中了什么东西,李韩睿微微仰首,用特殊的夜视方法和望远方法放目远眺,只见水笔正牢牢地扎在一颗老树上,大半只笔管已经没入树里。

  要是这劲道插在人身上,那还不得直接穿透喽。

  李韩睿眼角漏出了一抹冷笑,好比已经看到了这片匪巢的末日,他将一支支水笔整理好,用笔盖上的夹子搁在自己衣领上:“呵呵……正是这个手感。”

  既然两人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么只欠东风。胡建鸿随便从地板躺着的横尸上抄过一把冲锋枪,便踏着六亲不认的步伐出去了。

  胡李两人心照不宣,都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既然胡建鸿选择主攻,那么李韩睿只好挑个辅助,为对方清道,排除隐藏的威胁。

  想罢之时,李韩睿已经站在整片区域最高的那棵树上了。手中打转的水笔,犹如阎罗笔下的死诏,挑选着下一个横死鬼。

  而无垠黑夜,便是他们最好的掩护。

  ……

  这是一座恢宏宫殿,正是那匪谷中最好的宫殿。

  若是到近处偷偷观之查之,便不难发现,几道曼妙的黑色剪影,印在黄色的纱帘之上,正交合着,缠绵着。甚至时不时,还会渗出几音靡靡的男女呻吟,令人浮想翩翩。

  如果再细细辨之,便不难发现,这几道身影多为男性,只有一道是女性。

  更离谱的是,主角竟然是女性!是这位女性操控着全场,命令着其他众美男与她颠鸾倒凤。

  而且完事之后,那些男性会不约而同的出现孱弱之感,甚至有体力不济者,直接当场晕倒在地,被抬下去。

  说是男女交合,此时却更像一种神秘的仪式。仿佛那女子在众男身上吸噬了什么,抽走了什么。

  划拉——

  一声难听的声响,从窗户传来,伴着玻璃零散一地,划破了一切。

  没了玻璃的掩护,外头喧嚣的狂风一下便涌了进来,微弱的烛火犹如波涛中的孤帆,跳跃几下,便被气流覆灭,沉沦了永世的黑暗。

  只有房梁上挂着的盏电灯,还在狂风中挣扎着,发出浅薄而又微弱的昏黄。

  “啊——”见到这种场面,那些不久之前还在交合的男性瞬间发出如女生般的胆怯尖叫,身子还没来得及套上衣衫,脚底便先抹油溜了。

  胡建鸿手执黑色长鞭,单脚站在窗口,眼睛直直盯着眼前那一丝不挂的女子。

  对方身上,甚至还残留着些许未干的粘稠液体。

  然而这些画面印在胡建鸿眼里,却不能激起他丝毫波澜。他虽嘴上喜欢开车,但是心底却如一湾净潭,不着丝毫污秽。他并不觉得眼前那火爆的身材非常诱人,他只觉得他胃里翻江倒海,几欲作呕。那粘在女子身上的液体,就彷如从鼻涕堆里钓上来的臭肉一般恶心。

  譬如看着地上的粪土碍眼,想把其扫除一般,胡建鸿要用鞭把眼前这女子,撕成芥末!

  抽鞭,甩手,一系列惯例般的预备动作,胡建鸿眼中点着几点蹿越的火芒,箭步上前,举鞭化剑,运拔山超海之力,一鞭劈落!

  只是,他眼中的火芒很快就熄灭了。

  对方只用一指指甲,便拦下他磅礴而来的一击!

  “哪来的小弟弟,也是过来舒服姐姐的么~”

  幽幽的声音,却把胡建鸿的心攥进了冰窟里,少年眼中,瞬间弥漫上了寒霜一般的凝重。

  他猜想到了宫殿里有异体人,却没想到就在眼前,而且还是一个女的!

  胡建鸿清晰地意识到,他被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