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娇医有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贪得无厌

娇医有毒 木嬴 2301 2014.06.11 09:12

    姚妈妈脸一沉,她在侯府里待了大半辈子,什么人心看不清,赵家其余的人还好,就刘氏和两个媳妇心不正,根本就是贪得无厌,对于这样的人,姚妈妈有办法治。

  姚妈妈伸手拿了白玉镯,笑道,“既然赵嫂子一定要我家姑娘出嫁报恩,那这谢礼就不用了,另外我奉劝赵嫂子一句,你对我家姑娘了解多少,茯苓不过就是被逼无奈之下胡言了两句,你还真就当真了,我家姑娘脚上绑的红绳铜钱你也见过了,什么意思你清楚,她如今失了记忆,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可我记得清楚明白,一个弄不好,我们主仆三人外加两个孩子可能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你要把赵家搭上,将来别怨我们拖累了赵家。”

  刘氏脸色一白,没人会诅咒自己死无葬身之地,难不成是真的?

  刘氏正要起身,忽然想到什么,抬头问,“知晚莫不是京都定远侯府上的姑娘?”

  姚妈妈一愣,想不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消息还这般灵通,点了点头,刘氏整个人都散架了,颓败的坐下,之前李氏告诉她京都定远侯府上的姑娘逃婚了,找了八个月都没找到,同样姓秦,长得漂亮至极,刘氏就想过是知晚,有个权势的夫君,不出嫁反而逃婚,意味着什么,不是私奔就是不能嫁啊!

  若是八个月前怀了身孕,算算时间可不就刚生孩子没多久吗,刘氏不敢这样想,方才想到了,就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没想到真的是。

  一个抬抬手就能灭了侯门的夫家,这是怎样的地位,知晚逃婚还给人戴了绿帽子,那就是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赵家救人没错,可是若是娶了知晚,这没错也是天大的错了,赵家是第二顶绿帽子!

  刘氏心一凉。

  刘氏这人爱钱是不错,可她更怕死啊,抢了姚妈妈手里的玉镯子,刘氏紧紧的攥着,“这对白玉镯就算谢了救命之恩,方才的事当我没说,赵家受不起你们连累!”

  姚妈妈道谢,“待我们寻到去处,就搬离赵家,绝不牵连赵家。”

  姚妈妈其实还想要刘氏答应守住知晚生了两个孩子的事,可是上阳村知道这事的人太多了,根本瞒不住,只提醒刘氏,让她就当知晚跟茯苓说的一样凄惨,方才的话当她没说过,刘氏都答应了。

  姚妈妈出去了,知晚根本就没听到什么,两人说话声都很小,不过知晚瞧见了白玉镯,忍不住想,刘氏这回算是如愿了,她对赵家的救命之恩也算有个交代了,只是她之前答应帮赵思平治腿,这说话就得算话,就是不知道方三娘信不信她?

  那白玉镯李氏和王氏也都看见了,心里就跟猫挠了一样,这对白玉镯瞧着就不凡,将来刘氏百年之后会传给谁?

  王氏自认自己是赵家长媳,这镯子理应归她所有,可是李氏对白玉镯势在必得,从在刘氏手上见到,那就认定是她的东西了。

  等姚妈妈一进门,李氏就蹿了进来,迫不及待的问,“娘,你真让老四娶她啊?”

  刘氏怀里揣着白玉镯,正想回屋试着戴下千两银子是什么感觉,两个媳妇就进来了,刘氏脸色一耷,“娶什么娶,人家要替夫家守节三年,我能让老四等三年吗!她会在咱们家住三年吗?!”

  李氏眉头一皱,“人都死了,又对她不好,还守孝三年,有她那么傻的吗,等三年一过,她指不定就人老珠黄了,还嫁的出去吗?”

  刘氏胳膊一抬,朝着李氏就打了过去,“你说谁人老珠黄呢?!三年后她就人老珠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好意思说人家!”

  李氏一口银牙险些咬碎,刘氏这是嫌弃她长没知晚好看,李氏咬牙道,“娘,是我嘴笨,说错了话,可她答谢了咱们救命之恩了没有?”

  刘氏脸色阴郁,理都没理李氏,迈步就出去了,直接进了屋子,把门锁上了,叮嘱谁要是敢趴她窗户,她抽的他皮开肉绽!

  知晚正要回屋,方氏走过来道,“马车上的东西还没拿下来呢,赵和替你看了半天了。”

  知晚扶了扶耳边的碎发,那边姚妈妈已经打发茯苓去搬东西了,想到有好些米肉,应该是给赵家的,又吩咐赵思富几兄弟去搬,姚妈妈很不客气,既然恩情了了,这是唤起人来就没之前那样小心翼翼了,不过比起她在侯府里使唤小子还是客气的多。

  赵思贵搬了一大袋子米进厨房,方氏便为难道,“咱们家好像没地方搁马车,一会儿把马车卸下来,把马牵回来吧,金宝,你和元宝去搁些草料回来。”

  赵金宝爽快的应了一声,拎了篮子和镰刀转身就出去了。

  知晚转身进屋抱孩子去了,憋了一天了,奶水都能把她胀死过去,钱嫂在知晚回来后,打了声招呼就回家去了,屋子里,就赵小草摇着拨浪鼓逗孩子玩。

  “尘哥儿和思姐儿今天乖不乖?”知晚揉了揉小草的刘海,笑问道。

  赵小草站起来,点头道,“很乖,尘哥儿只哭了三回,思姐儿哭了四回,钱婶家的虎头哭的最多,有六回呢,真爱哭。”

  知晚抱着孩子喂奶,茯苓趴在那里瞅着思儿,伸着小手去碰她的嘴,结果被赵小草一巴掌给拍了,“姨姨说手脏呢,思姐儿吃了会肚子里长虫子!”

  茯苓摸摸手,努了小鼻子,觉得被三岁大的孩子教训了脸面上过不去,便打量起屋子来,越看眉头越皱,这也太简陋了吧,亏得姑娘能住的下去。

  茯苓到处乱看,姚妈妈喝斥她,茯苓吐了吐舌头,乖乖去帮忙了。

  知晚对着床内侧喂好两个孩子,把他们搁回摇篮里,拿了糖果给赵小草,让拿出去跟哥哥姐姐们吃,赵小草欣喜的出去了。

  姚妈妈把东西摆置好,回头问知晚,“姑娘,方才我跟赵嫂子说清楚了,亲事她不会再提了,只是这赵家咱也不能一直待下去,我们该去哪儿?”

  茯苓瞅着两个孩子,心里嘀咕道,“把两个孩子送走,咱们还可以回京,姑娘还可以嫁给越郡王,就算一辈子不受宠,也比颠沛流离强。”

  知晚思岑着,姚妈妈取了包袱来,搁在知晚身边打开,里面是一个大的梳妆盒,打开里面有一堆金银首饰,还有一摞银票,知晚愣了下,有些茫然的看着姚妈妈,“我不是侯府庶女吗,怎么有这么多首饰和银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