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我的那些同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同桌的你

我的那些同学 拜斯特 4 2019.01.12 11:33

  1

  “你叫高琳青?”郑阳脑海里还记得高三那会儿问着新来的同桌。

  “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课本第一页不写着吗?”

  “乱翻人家东西!”

  “哪有,你自己打开的?”

  “那就是乱看人家的东西。”

  郑阳QQ上除去大学好友,还有一栏里全是高中好友,其中高琳青,郑阳高三曾经的同桌,也在其中。

  别人高中毕业照一般都是照一张,他郑阳照了两张,两个班的高中毕业合影照,高一理科班的一张,高二郑阳转入文科班后也照了一张。

  高琳青是他郑阳的同桌里比较特别的了。高三作为插班生,成了郑阳的同桌,不是理科生,也不是文科生的高琳青是一名艺术考生,高三开始插班到郑阳的文科班里复习文化课,郑阳就是看到了高琳青课本的扉页里的名儿才晓得了,这个同桌原来叫高琳青。

  “您好,在下郑阳。”

  “郑阳?”

  “怎么了?”

  “这班上的学习委员就是你吧!”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班主任说的,他说把我安排到这班上的学习委员边上,好复习文化课。”

  高琳青课余还得学习艺术类课程,文化课到了高三也进入了紧张的备考中,虽然艺术生高考文化课成绩划档线跟文理科分开,要求也没那么高,可高琳青没放松对文化课的学习,因为当初她的心愿便是进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系。郑阳也不晓得曾经的同桌考试结果,到底有木有进北京舞蹈学院。直到大学里某天QQ验证栏里有人发了消息,要求通过加她为好友,备注里写着:同桌的你。添加为好友后,郑阳才知道原来是曾经的高三同桌:高琳青。

  这会儿郑阳QQ好友里的高琳青便在北京,在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系。

  一向不怎么在高琳青说说下留言的郑阳昨晚倒是发了条评论,言明自己现在在北京,方不方便见一面。郑阳在北京的高中同学又不是高琳青一人,不过郑阳最想见一面的也就高琳青了。

  “啊?”高琳青昨晚看到说说里郑阳的留言,有些惊讶。

  “你来北京了!”高琳青说道,她暑假没回龙城镇了,留校呢。

  “在北京三环呢!”郑阳回复着,董浩的公司新加入了些新人,各司其职,郑阳到觉得减负了些。机票每天都有人预定,逢周六周末反而是高峰期,公司也就没有周六周末,只有轮休日,一周轮休一日。每人排班轮休,今天周三轮到郑阳休息一天,他去了北京城区舞蹈学院见同学了,高琳青昨晚答应了郑阳,今天北京舞蹈学院见。

   2

  艺术类院校一般都很小,郑阳进了北京舞蹈学院的正门,发现果然面积不大。财大都有三千亩,这北舞连一半都不及。

  不远处音乐喷泉水池那站着一人儿,顶着上午的太阳,眯着眼儿,像是在搜寻着每一个进入校内的身影。

  “变帅了不少。”

  高琳青瞧着曾经的同桌郑阳,变了些,脸上胡须多了些,脸上的青春痘也没了,她印象里的郑阳高三那会儿有点儿特么特立独行的味道。

  郑阳大二选修了舞蹈类课程,很难说不是因为自从大学里某日高琳青成了她QQ好友,郑阳见着空间里高琳青发了条她在舞蹈排练室里的排练视频。以前高三文化课高琳青复习着功课,郑阳辅助过高琳青学习文科课程,但从来不清楚她舞蹈专业课的学习情况。那是一段高琳青在北京舞蹈学院排练室里和她的学校成员模仿韩国Sistar组合的舞曲《I Like That》,排练室版本的《I Like That》,简直可以以假乱真,北舞舞蹈系的学生功底不像是吹的。

  北京舞蹈学院是北京艺术高校联盟成员之一,中戏的表演系、北影的导演系、中传的播音主持系、中央音乐学院的音乐系、中国戏曲学院的戏曲系、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戏剧系、中央美术学院的美术系、北京舞蹈学院的舞蹈系,都是各自的王牌专业,每年招录人数少,报考难度大,高琳青能进北舞不容易。

  “艺术学校就是不一样哈!”高琳青带着郑阳校内转悠着。

  “有什么不一样?”高琳青瞧着很熟悉的校园,倒没觉得有多么特别,呆久了的缘故。

  “连个公共座椅都设计的很艺术。”郑阳指了指前面小道上的休息椅。

  “你是没看到学校的公共洗手间,那里的洗手池、水龙头更艺术,你看了都觉得怪。”高琳青不以为然地说着。“你来北京干嘛?准备呆多久?”高琳青又问了问。

  “两个月。”郑阳说道。

  “呆两个月?这么久,你住哪儿呀,来这干嘛?”

  “三环边上一公寓,朋友开了家小公司,我过来帮帮忙。”郑阳没说太具体。

  “北京的景点都玩过了没?”

  “刚来一周,没怎么出门,故宫都没怎么去。”

  “这样啊,要不要我作你的导游啊。”

  “我每周只有一天休息,平日里没时间的,你以为我是来玩的。”

  “没关系啊,今天我带你走走。”

  “去哪儿?”

  “天安门、北海、颐和园、三里屯、工体、北京胡同、王府大院......哪儿都成。”

   3

  北京舞蹈学院在紫禁城的西北角,车程不过十多公里,半个小时就可以到。高琳青买了两瓶饮料,带着郑阳直接去了故宫博物院。

  一张故宫的门票六十块钱,郑阳本想付钱,高琳青拦住了,直接从她的小背包里抽了两张一百,拿过郑阳的身份证,去买了两张票。

  “你这证件上的照片还是高中那会儿的吧!”高琳青买好了票,走到郑阳身边,递上郑阳的身份证。

  “咋了?”

  “没,我一看到证件上的长发就知道是高三照的。”龙城一中,高一高二对学生的妆素仪容仪表管的很严,不准这个不准那个,高三放松了些,郑阳那段时期没少留长发,不像现在又改回短小精悍的发型了,其实留长发、留短发郑阳都适合。

  “进去吧,看看故宫。”说着高琳青、郑阳并排进了宫内。周围游客也是不少。

  高琳青对故宫貌似很熟悉了,一路边走边对着故宫的建筑讲解着,郑阳听了很高兴,他在财大南湖社里赶新闻稿的时候,业余还在财大BBS南湖版块里连载过小说呢,小说写的就是紫禁城里大内高手,也是皇家护卫队御林军统领XX的故事,没想着这会儿穿越到了宫内里来了,让人不可思议。

  高琳青见着郑阳一语不发,在宫殿内看着皇家的宫殿,眉头微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满清格格府,怎么样,要我说......。”高琳青转身没见着郑阳,侧目才发现郑阳已经去了格格府的内屋。

  “去乾清宫看看吧。”郑阳对着跟上来的高琳青说道。

  这会儿暑假,紫禁城游客人满为患,郑阳、高琳青还没到乾清宫大殿,大殿外三层早已围的水泄不通。殿内游客止步,只可殿外远观。

  “怎么办?”俩人殿外几十米远处,站立着。

  “等等呗!”郑阳慢慢靠近乾清宫,等着前面的游客游玩了,这才看到了大殿的真容。高琳青在北京就读早看过多次了,瞧着身边的郑阳,说了句:“跟电视剧里的宫殿像不像?”

  “几乎一样,不过电视剧取景肯定不是在这,这都是文物,哪能乱碰。”郑阳说着。

  紫禁城后门不远就是北海公园,高琳青陪着郑阳坐在了船桨里。

  “嘿,郑阳,看到没,那个塔。”高琳青坐船上指了指远处小山头上的白塔。

  “你说的那个呀,我知道。”郑阳莫名地不由想起了让我们荡起双浆那篇小学课文里的北海公园和白塔。

  船靠岸了,上了岸的高琳青都有些走不动了,紫禁城里太大了,刚出宫内没少走许多路。

  暑假里的北京很热,穿着短袖白色T恤的高琳青靠着小道的树干,喝了几口水。

  “北京好不好玩?”高琳青见着郑阳好像还意犹未尽。

  “比想象中要美,这北京城玩儿的地儿太多,看来不是一天两天能看得完的。”郑阳站在北海湖边说着。

  “那当然啰,长城在延庆县,郊区,不是因为太远,我就带你爬长城去了,还给你发个“好汉证”,不到长城非好汉,爬过长城人都可以领这么个证。”

  “这么说,那你是爬过,也有证了?”郑阳说道。

  “是啊,不过早就不知道丢哪去了!前面有个特色餐厅,要不先吃个饭吧,晚上我再带你去工体三里屯大使馆那边看看。”高琳青说的眉飞色舞,没看出来高琳青还是个挺爱玩挺会玩的姑娘,高三那会儿的学业压力看来把她的天性压的太久了,学艺术的好像都爱释放天性,不爱压抑自我。

  郑阳此时看了下时间,都下午三点了,时间过的真快。

  高琳青舞蹈不仅跳的好,也会画画。郑阳辅导过她文化课,她高琳青帮助过郑阳画过版图。高三出黑板报,每次郑阳用粉笔在教室背面的黑板上写完板报,有时候文字里留出来的空口还是高琳青用粉笔配上了插图,二人可谓合作愉快。

  今晚到了工体三里屯酒吧,二人好像又回到了当初的愉快时光。

  “太吵了,你说什么?”这是北京工体附近的一家时尚音乐酒吧,高琳青对着郑阳喊着什么,迪斯科舞曲太震撼了,郑阳一时没听清高琳青说什么。

  “过来啊,这边!”高琳青朝郑阳招了招手。

  “上来呀!”高琳青先上了舞池中央,伸出手,准备拉台下的郑阳上来。

  舞池中央,都是些上班族的白领或者年轻人在那释放自我,北京的城市压力也许白天压的她们喘不过气,只有到了晚上才能尽情释放。

  “这什么地儿?”郑阳修过舞蹈,并不是不会跳,只是这环境太过绚丽多彩。

  “放心吧,这是一个老外在北京开的酒吧。”高琳青边跳边说着,她一点也不陌生北京,一点儿也不陌生这酒吧似的。

  “常来吧,你。”郑阳说道。

  “嗯,我喜欢接触新鲜事物。”高琳青说的很自然。

  郑阳有活力四射开朗的一面,高琳青何尝不是,到了舞台上,这地儿就成了她的乐园似的,挥洒自如,舞步轻快。

  跳累了,俩人回到包厢坐台上点了威士忌酒,郑阳准备付款,高琳青不让,非要自己请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