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神话级降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江镇北

神话级降临 三千勿忘尽 2168 2020.03.29 17:49

  令人刺眼的阳光穿透飘荡一夜的清冷云层,金色的光辉如薄纱般倾洒,铺满依傍西江而立的水泽小城,蒸发空气中残留的水汽。

  气温骤升,很快便上升到适宜短袖短裤出门的温度。

  金城的街道上,因为高考日益接近而逐渐变得热闹的氛围和议论声不时响起,甚至盖过匆忙而行的汽车赶路的吵闹声。

  有些考生父母提前一个月请假,精心研究食谱,以便十二年来努力修炼的子女们能以最好身体状态去迎接即将到来的高考。

  “滨子你多吃点,等你高考完就没这待遇了。”

  “阿海,妈是这么想的,你在高中先心无旁骛学习,修炼,考上一所武大,进了大学再谈个女朋友,毕业就结婚,让我抱孙子。

  这安排,妥不妥?”

  阿海:???

  “今天好像不太对啊,老张,平常路上看不到这么多军人。”

  喧闹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先是两排佩戴对讲机的军人开始清路,紧接着,一辆辆滚刷着迷彩绿的装甲车从远处路口碾压柏油马路而来,犹如一头头凶猛出笼的钢铁猛兽,狰狞而冷冽。

  空气中顿时弥散一股肃穆的味道。

  军人出动,还伴随如此大规模的清路,只有一个可能,与异次元空间有关。

  那些原本洋溢着动人笑容与期待家长和孩子们瞬间收起脸上嬉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对着军队的方向默默祈祷。

  哪怕是在如今这个妖魔频出的苦难年代,人命比纸薄的战争时期,看到大规模军人出击,期待孩子们考上武校的家长们心底也免不了莫名抽搐一下。

  甚至有那么一刹那,令他们陷入自我怀疑。

  军队的装甲车整整持续了十分钟,装甲车化为钢铁长龙行驶向西边方向,远处的天边乌云密布,时隐时现闪烁一道裂缝,仿佛从地狱逃出的魔龙狰狞着想要张开魔眼,窥视人间。

  金城,

  宁海区,

  华明街道,城主府,

  以黑色为主的城主府建筑占地面积极广,楼层却不高,尚不及四周耸立的一座座商场、写字楼高度的一半。

  此刻,城主府中央区域。

  一间层层卫兵把守的大殿内,十来个人两侧而坐,其中至少有一半身穿合金铠甲,佩戴武器,俨然一副随时进入战斗状态,从他们凝聚的庞大气血可以感知到,都是入品列宗师级人物。

  一座人口四百万的县级市,几乎所有宗师级武者都齐聚,坐镇一堂。

  几大名校校长,尽数在列。

  除此外,金城武报主编,方寒松也赫然坐在椅子上。

  咔嚓咔嚓——

  大殿内门突然打开,两道身影结伴而出。

  其中一人,正是金城城主,传奇武者詹擎海。

  黑色长发,短裤T恤。

  相比于詹擎海的休闲装扮,詹擎海右侧则是一名身穿战铠,背后两截断抢的中年人,他犹如一团移动的气血,不可逼视。

  除了气血,更令人惊目的是,一道道垂落的金色才气从宽大战铠连接处的缝隙流淌出来,鼓荡间仿佛流动的鱼儿,逆流而上,齐聚在头顶,形成一朵才气莲花。

  才气聚顶!

  论才气,此人比林幼音,卓凡等人不知雄厚多少倍。

  金龙军长,文武大宗师,江镇北。

  两人走出来,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宗师们一个个倏然而立,气氛严肃。

  “老江,我们送你。”古明阳眼眶泛红,道。

  “千里送君,终有一别。”江镇北抬手,笑道:“我这一生,既杀妖魔,也好诗词文章。

  妖魔侵袭,我金龙军征讨义不容辞,若我战死沙场,那也是我江镇北的宿命。

  你们要真心想送我,就送我一首好诗词,一篇好文章。

  其余不入耳的废话,我不爱听。”

  “镇北候,我送你一首诗。”一位才气颇为雄浑的文武宗师站起来,全场寂静,只见他现场赋诗一首。

  “好,待到妖魔空间平息,我们金樽对月,把酒言欢。”听完全诗,江镇北豪爽笑道。

  旋即,又有几人陆续站起来为江镇北赋送别诗。

  每一首都是佳作,有两首更是当场鸣金,成为金句。

  临走之前,能得数篇佳作,江镇北脸上笑容越发浓郁,有种此生无憾的畅快。

  突然,他想到什么,眼神带着戏谑,扭头看向古明阳,怪声怪语道:“老古,当初你说过要为我写一首送别诗,怎么不见你赋诗?”

  “镇北,明阳是武道宗师,虽有赏诗的文心,却无作诗的才气,你就不要为难他了。”眼见如此,城主詹擎海站出来笑着解围道。

  众人也都点头,古明阳是武道宗师,文学造诣虽然不错,却很难作出跟在场文道宗师媲美的诗词。

  江镇北又怎会不知古明阳不善于作诗,这明显是在为难他。

  “哼,不善作诗,那日却敢夸下海口。”江镇北冷哼着,却是没打算放过古明阳:“君子一言,快马一鞭,难道老古你要食言?”

  “镇北,老古不会作诗,我愿意替他写一首送别诗为你践行。”一名才气外露,隐隐有逆流而上,聚莲花于顶的文宗师站起来,他刚刚才作出一首金句,惊艳众人。

  “谁说我要食言?”就在这时,古明阳脸色平淡从怀里拿出折叠的纸张。

  “咦”

  因为折叠的关系,纸张呈淡金色,并不显眼。

  其他人只是惊讶,才气聚顶的江镇北却感觉到纸张的不同。

  准确的说,是写在纸张上的诗词不寻常。

  “这是!”

  等到纸张全部铺开,一寸长的金芒瞬间浮现,耀眼无比的刺激着众人的眼睛。

  “金芒一寸有余,这是绝句诗!”连詹擎海也被惊动了。

  不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古明阳缓缓念道:

  金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古明阳读完全诗,四方寂静。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江镇北喃喃自语,心中情绪受到诗引动,伸手端起桌上的酒杯,仰头豪饮。

  一杯酒下肚,江镇北立马眼神灼灼盯着古明阳:“这诗,是你作的?”

  古明阳点点头,丝毫不谦逊道:“学生所作,自当有我一半功劳。”

  “不要脸!”

  “无耻!”

  “亏得我刚刚想替你出头,瞎了我的眼。”

  在场宗师听闻古明阳的话,恨不得口诛笔伐一起唾弃他。

  江镇北却是连唾弃古明阳的时间都没有,他只想知道这首绝句诗的原作者,连忙追问道:“你的学生,叫什么名字。”

  “秦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