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神话级降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这个词我不爱听

神话级降临 三千勿忘尽 2430 2020.04.07 00:00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哪怕没有看到内殿铺满长桌上那副九月奇观图的人,在听到这两句时,脑海中便自动而轻易的浮现出一副唯美的画卷。

  不对。

  美的不是画卷,而是诗。

  大雪漫山,素裹茂林,这绝算不上有多美的景色,尤其是八九月的奇观,能感受到的,只有那冰冷刺骨的寒意。

  可这首诗,仿佛在寒冷的冰雪中,又给人以无穷的生命力。

  不需要仔细品读,不需要钻研琢磨,《白雪歌》诗句浅显易懂,却又回味无穷。

  这,就是绝句。

  距离洪猛不远处,张伟同样震撼念道:“秦墨,作出了绝句诗。”

  “这下,我们更加比不上他了。”

  “人家体测比我们强。”

  “文化课也比我们强。”

  “殿试中又作出一首绝句诗。”

  “长得还比我们帅,真没天理了。”

  “哎?洪猛你怎么了。”

  “身体不舒服吗?”

  “你看,我就说你需要我,我扶你去那边休息一会儿。”

  “别倔强了,你自己还能站得稳么?你都快昏厥了,看殿试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我扶你到那边把第一题的结果慢慢念给你听,魁首是秦墨,他又作出绝句……”

  ……

  ……

  状元殿。

  第一题的评级与结果全部被詹擎海封入卷宗,让文书殿的人送出去。

  一题过后,内殿中的考生表情已各不相同,几家欢喜几家愁。

  考得好,评级高的,心里压力要小很多,应对第二题也轻松点。

  考不好的,心里压力如山似岳,急的直抖腿。

  十二年寒窗苦读,只为今朝,尤其还有一部分文师,甚至为此放弃武道,他们对自己能力有清晰认知,知晓一心难两用的道理,只专心走文师这一条路。

  今天的殿试,将会决定他们高考的命运,乃至今后的人生。

  体测也好,文化课也好,考不好国家有减分政策。

  殿试,却是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评分低一等,能上的大学就低一等。

  第二关,詹擎海坐在椅子上没动,有一种我就静静看着你们表演的味道,文书殿主手持一副画卷走了出来。

  文书殿主手掌轻抚画轴,仿佛在抚摸一件艺术品,看着手中画卷,眸子里流出浓且复杂的情绪。

  片刻之后,只见他终于将系在画轴上的红绳系开,平放在桌面上,食指与中指轻推,灰色如纱布的画卷缓缓铺开来。

  画卷表层已经被磨损出白色纸纤维细绒,显然被人经常观看。

  文书殿殿主语气淡然道:“第二题,以画为词。”

  又是以画为诗?

  秦墨有点头疼,不会又像詹擎海的那副九月奇观图一样,是一副隐藏画吧?

  他可没把握再写一首九月奇观图的词出来,太为难我秦某人了。

  能作一首诗,已是极限。

  “好美。”画卷铺开,林幼音忍不住惊呼一声,眼中神采熠熠,秦墨也被这声惊呼引导的目光向画看去,顿时便被画所吸引。

  准确的说,是被画中女子吸引。

  入目之处,是一名身材布衣的女子,画中女子凭栏而坐,目光望向远处,女子虽然身穿布衣,不施粉黛,却掩盖不了她的美丽,犹如一朵盛开在浮萍上的荷花,风雨飘摇,清秀脱俗。

  这是一幅人物画。

  以人为画,毫无疑问,这一题是写人。

  殿内考生顿时思维活络起来,纷纷开始猜测。

  一副美人图,难道文书殿主要让他们写一首赞美美人的词?

  几乎是同时,在场考生头脑里都冒出这个想法。

  古往今来,赞美美人的诗词,不知几何。

  名气大的金句绝句,留存于世的他们也观摩过不少。

  若真是写赞美人的词,那这第二题,还真难不倒他们。

  写人,甚至比写景更为简单。

  不过————

  有了第一题的前车之鉴,在场考生都没有着急立刻去赋写这第二题的词,谁知道文书殿主跟城主詹擎海是不是一样有心机,给的是一副隐藏图。

  围绕在画旁的考生,皆开始仔细观摩起来,认真到恨不得带上放大镜趴在画上看。

  这幅画,同样并不复杂,最主要的画中物就是这名身穿布衣的清秀女子。

  因此,并不难观察。

  秦墨目光就没从画上移开过。

  “看,她的眼睛。”迅速的,一名考生指着画中女子的眼睛。

  秦墨闻声连忙看向画中女子的眼睛,果然,这不是一双蕴含喜悦的眼睛,而是充满了担忧,思念。

  果然,没那么简单。

  “人物,是表层。

  真正的核心,是思念。

  这是一幅表达思念的画。”

  沈梦生突然开口道,像是吃透了画中的精髓般,很是自信。

  其余考生闻言,都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画以思念为核心,文书殿主出的题便不是人,而是情!

  这一题,文书殿主考大家的,是一首写情的词。

  就在众人思索时,林幼音迈动挺翘的双腿来到画旁,蹙眉疑惑道:“还有一个问题,画中女子所思念的对象,究竟是父母兄长,还是她的爱人,这幅画所表达的,是亲情,还是爱情?”

  林幼音的话顿时让刚刚解开谜题的众人,再次陷入思考中。

  对啊,画中女子思念的是亲人,还是爱人?

  这个他们可猜测不出来啊。

  亲情与爱情,两者之间差别大了去了。

  秦墨也沉浸在冥思苦想中,这是一幅以思念为题的画没错了,接下来就是确定这幅图究竟表达的是对亲人的思念,还是对爱人的思念。

  这个画中根本没有提示,也有可能是文书殿主故意不提示,给他们放宽题目的范围。

  无论以亲情为题,亦或是以爱情为题,都算正确答案。

  这样想着。

  秦墨脑海中突然闪了一下,心头浮现刚刚文书殿主打开画卷的复杂表情。

  乖乖!

  秦墨暗自咂舌,这幅画中的女子,跟文书殿主不会有什么不正当关系吧?

  不会是你文书殿主在外面包养的小三吧?

  嘶~~~~

  秦墨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这副画,难道是思念情人的画?

  这画中的女子看起来眉如远黛,皮肤娇嫩雪白,最多二十岁左右,都能当你女儿了。

  这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啊。

  没想到你看起来才气儒雅,文质彬彬,骨子里思想竟如此前卫。

  秦墨一瞬间,便被文书殿主折服……哦,是为文书殿主行为所不齿。

  君子,干不出来这种勾当。

  不过,秦墨也因此陷入两难境地。

  究竟是写一首才子想佳人的词,还是假装不知道,写一首思念亲人的词?

  就在秦墨抬头望向文书殿主之时,文书殿主的视线也恰好看向秦墨。

  看到秦墨露出为难的表情,文书殿主淡淡道:“怎么,作不出来第二首词了么。”

  作不出来?

  秦墨眉毛一挑。

  这个词我不爱听。

  无论是写爱情还是写亲情,就没有我作不出来的词。

  想着,秦墨收回目光,直接转身离开画旁。

  “嗯?他这么快就想好了?”

  沈梦生看到秦墨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顿时一惊。

  其余考生,也纷纷停下观察桌子上的画,视线汇聚在秦墨身上。

  这一题,秦墨要先起手?

  ——————

  以后三千每天第一更放在12点,这样大家看完之后可以顺手投票,三千每天早上起来看到票多也更有动力码字,是个很好的良性循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