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海克斯心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 无心睡眠

我的海克斯心脏 可能有猫饼 2197 2019.02.07 10:32

  听完杰诺的劝解,凯特琳冷哼着退到他的身后,感知到凯特琳的敌意下降之后,扎克也放松了紧绷的括约肌/滑稽。

  布里茨:“扎克……蒙多,这两位……是客人,要在……这里……过夜。”

  蒙多:“所以说蒙多医生还不能出手对吗?”

  扎克:“随便你,反正我睡水槽,应该没人跟我抢吧?”

  杰诺强颜欢笑,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

  解决完纷争以后,布里茨向杰诺说明了情况,这个临时家庭组建的经过和原因,希望他们能理解它们对蒙多的处理。

  杰诺表示非常理解,旁边的凯特琳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个说辞。

  这实在太糟心了,搞得她现在也不想管,反正蒙多犯罪不在她的辖区里,也没有伤害到皮尔特沃夫的公民,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

  “如果……你们……想睡觉,并且……怕蒙多……半夜……动手……的话,就去……那里吧。”

  布里茨指了指一个铺着稻草的大铁笼,很明显那是马戏团用来囚禁大型野兽的笼子。

  “应该进去的是蒙多吧!”

  凯特琳目光犀利,她一个警长,居然要进到铁笼里面,这不就和进监狱差不多吗?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她的身份!

  “女人就是麻烦,爱进不进,我可进去了哦。”

  杰诺说了她两句,豁达的钻进了铁笼,躺在了稻草上。

  “你……”

  凯特琳按着胸口,气到说不出话。

  在皮尔特沃夫你杰诺也不是这样的啊!绅士风度彬彬有礼;到了祖安你就变成流氓一样,你这种态度对警察说话在地上可是要被抓起来问话的!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不过回头一看三个怪胎,她无可奈何的咽下了这口气,满脸嫌弃的钻进铁笼,凑到了挡箭牌杰诺的身边。

  “你这人怎么回事?地上一套地下一套,环境真能让人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凯特琳踢了杰诺一脚,让他给自己腾出点空间。

  “当然能啊,你看你到祖安之后是不是就变傻了?见机行事都不会,对环境不熟悉才导致你这么焦虑的吧?”

  杰诺挪开了半个身位,向凯特琳伸手:“呼吸面罩拿来,我帮你清理一下滤嘴。”

  吸入空气时,灰霾中的杂质会堆积在滤嘴上,使得呼吸面罩的效果大减,需要按时更换,不过厉害一点的技工都能直接清理,省去更换滤嘴的钱。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凯特琳摘下呼吸面罩,露出精致的脸庞,这唯一干净的地方和其他染灰的部位对比起来,更显靓丽。

  可惜在场的几位抠脚大汉,没有谁会对她长啥样感兴趣,就连杰诺也只是扫了一眼然后移开了视线。

  凯特琳撇撇嘴,坐在稻草上,收起大长腿用手臂挽住,然后把脸沉进臂弯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清理滤嘴是个非常麻烦的活儿,不然大多数人也不会都选择更换新滤嘴了。

  杰诺就这样清理着滤嘴,一边听扎克和布里茨说话。

  扎克:“蒙多越吃越多,仅仅让你一个人去工作养不起它啊,它力气这么大,不如让他去工地搬砖算了。”

  布里茨:“不行,没有……教好他……之前,不能……让他……和外人……接触。”

  扎克:“要不我去通马桶算了,虽然脏了点,但是能用得起马桶的都有钱,工资高。”

  布里茨:“不行,你得……负责……教化蒙多。”

  扎克:“你受伤了,换完零件之后我们哪里还有钱去给蒙多买吃的?”

  布里茨:“那就……以后换,我不急。”

  扎克:“而且你的机油也是一大笔钱。”

  布里茨:“你去……垃圾场……吃垃圾……回收……一些机油……贴补家用。”

  扎克:“不行啊,地沟油吃多了你的发动机会故障的!”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啊……”一旁坐在铁笼里的杰诺感叹道,他也不是故意要要偷听布里茨它们说了什么,而是这两个家伙说话实在小声不了,都让他听了去。

  能在这种噪音睡着的,也就只有没心没肺的蒙多了,它躺在钉板箱上,舒服的打着呼噜,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

  他的作息时间原本是昼夜颠倒的,但跟了布里茨之后被纠正了过来,这也算的布里茨它们一点小小的进步吧,不过离真正的教化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听到布里茨的难处,杰诺也想尽他所能的帮助它,他从钱袋里掏出几枚金海,放在了稻草席上。

  这个动作惊动了凯特琳,手肘不小心捅到了她的肋骨。

  她抬起头,眼神迷离之中带着一丝哀怨,仿佛在质问杰诺为什么打扰她睡觉。

  “不好意思,我没注意你在这种环境下都能睡着。”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暗讽我是猪吗?”凯特琳皱起眉头,用压出红印的嘴唇对着杰诺说。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杰诺吹着口哨,若无其事的继续清理滤嘴。

  看他这幅样子,凯特琳瞪了他一眼,拨出不小心吃到嘴里去的头发,然后又低头沉靠在膝盖上睡觉去了。

  就这样又过去了两个小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

  布里茨已经进入待机状态,扎克也融化成一坨,静静地躺在水槽里,整间仓库只有蒙多的响雷般的呼噜声回响。

  杰诺睡不着觉,不是因为蒙多打呼噜吵到他,这只是次要的原因,主要原因还是因为他身边睡着个凯特琳。

  凯特琳睡得很安静,没有影响到杰诺,但她的身份总让杰诺不能好好把她当成普通人对待。

  试想一下,一个警花睡在你的身边,无论你抱有何种想法:仰慕、惧怕、试探还是想找刺激,都会让你的大脑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

  于是在这样的亢奋中,杰诺向着我们的美丽又毫无防备的警花伸出了罪恶的咸猪手!

  他在凯特琳的大腿上轻轻捏了一下——很好,没有惊动她。

  然后又把嘴巴凑到她耳边,轻轻的送出一口气——依然没有动静,睡得跟小猪崽一样香甜。

  这也给了他进行更进一步行动的信心!

  只见他慢慢站了起来,脚步悄然无声,没有惊动任何一个人。

  他打开了铁笼,蒙多的鼾声为他提供了很好的掩护,然后趁着夜色,悄悄离开了布里茨的温馨小屋。

  没有了凯特琳的跟随,杰诺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进行调查任务了,反正睡不着觉,再待下去也是煎熬,不如趁现在把活干了。

  至于祖安夜晚横行的怪物,他有海克斯核心还真没有什么好怕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