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的海克斯心脏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六十一章 婕拉

我的海克斯心脏 可能有猫饼 2110 2019.03.13 00:03

  杰诺回头站定,目光落在眼前的土壤上,他知道在地底深处……有一个东西正在蠢蠢欲动。

  是婕拉吗?除了她没有谁了吧。

  那就款待一下她吧。

  想了想,他用水晶薄片在自己的腕部血管上刮过,鲜血从动脉中涌动,顺着指尖潺潺流出,滴落在面前的土壤里,绽放出一朵又一朵鲜艳的血玫瑰。

  一朵粉嫩的奇异花苞从土壤里钻出。

  如果非要说它奇异在哪的话,那就是它钻出地面就已经是一朵花苞了,而不是一根嫩芽。

  杰诺的鲜血滴落在花苞上,如同宣纸吸墨一样被吸入了,但是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花苞长势吓人,短短十秒不到就从小笼包长到了旅行包大小,杰诺不得不退开两步,给它腾出生长的空间。

  杰诺觉得,鲜血…喂够了。

  水晶护甲覆盖在手腕上止住了血,生命水晶的能量会加快伤口愈合的速度。

  花苞继续生长着,它的花苞在增大的同时,也在变得透明起来,透过层层叠叠的花瓣,杰诺隐约可以看见一个凹凸有致的人形,正抱膝蹲坐在花苞之内。

  杰诺看见她优雅的做了一个手势,花苞便随之缓缓绽放。

  数条长着奇花异果的花藤迅速的从土壤里涌出,再从花瓣的间隙钻入花苞,它们灵活异常,缠绕在女人的身上,用美丽的花草妆点着她。

  婕拉化妆穿衣的速度还算快的,比现在的女生化个妆动辄两小时,快上了许多倍。

  待花瓣完全展开,她已经穿戴完毕,嘴角含笑站在杰诺的视线中。

  只是这个笑容,却让杰诺觉得不寒而栗。

  仿佛看见罂粟花绽放。

  婕拉也有着一双如妮蔻般的金黄色竖瞳,暗红色的花叶如同发箍一样生在她的发际线处,将她一头血红色的如瀑长发别在脑后。

  一抹颇具韵味的刘海从额头左边垂落,随着她的走动,刘海和长发的发梢分别在丰满的胸和挺翘的臀上划过,分外撩人。

  她的身体肤如凝脂,只有几片花叶贴身裹住了私密部位,但越往四肢延伸,她的肌肤也就越加植物化,到了手指看起来已经变成了荆棘韧皮一样的粗糙质感。

  数条荆棘在婕拉肩上的花叶出长出,蛇形缠绕在婕拉的手臂上,仿佛有生命,不停地翘起扭动着,宛如觅食的毒蛇。

  婕拉天生丽质,现又有奇花异草妆点,身上的植物结构与血肉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宛若天成。

  如果把她身上的植物部分当成增强体看待,在双城的审美里,她当真是极美的存在。

  极度危险的存在,杰诺补充。

  “收获的季节,到了~”

  她踏着韧皮部形成的长筒利爪高跟,娉婷袅娜的向杰诺这个等待收割的果实靠近。

  随着她的靠近,杰诺闻到了一股奇异的花香,若是寻常人闻到,第一时间就会被婕拉,拜倒在石榴裙下,甘愿化身养料,卑微进泥土里。

  但是杰诺的天赋让他不讲道理的免疫了这种诱惑,他深吸了一口花香,精神随着之一振,对着婕拉礼貌一笑。

  婕拉的脸面有些挂不住。

  “你的血液如同花蜜般甜美芬芳,我很满意。”

  她伸出长满倒刺的尖长舌头舔了舔鲜艳的红唇,好似那里挂着血珠一般。

  婕拉的声音酥到了骨子里,好似嫩芽沿着耳壁爬行,痒痒的,很会拨撩人心……或许她本就柔若无骨,才能发出这样的嗓音。

  “但是我身后可是有一大家子要养,你的这些礼物不是很够呢……”

  她挥手在杰诺周围撒下几颗种子,这些散发着魔法辉光的种子落地之后狂野生长。

  数秒之后,几株疯狂扭动鞭打的荆棘和喷刺食人花便钻出土壤,将两人重重包围。

  “婕拉,我是来找你商讨事情的,事情谈妥之后,只要我能给,你想要多少鲜血都行。”杰诺迎向婕拉,向对方表明了自己的目的与诚意。

  “谈判?我和狂妄自大的人类没什么好谈的,没有人可以逃脱我的掌控。”

  只有弱小的一方才需要谈判,她再也不用将自己伪装成一朵无害的鲜花,直接撕破脸皮,直接露出隐藏在美貌之下尖利棘刺。

  见杰诺不惧反欺身靠近,婕拉不动声色地召出数条藤蔓编制成网挡在身前,不让杰诺占到任何便宜。

  明明自己在实力上是绝对压制,但却在气势上落了下风。

  “不见得吧,你的目的是扩张雨林版图,把沿途的人类当成不值一提的养料,但如果这群人类毁了通往瓦罗兰大陆的唯一通道,你要如何扩张?”

  婕拉姣好的面容因为愠怒而变得扭曲,她搜索了一下那些被她吞噬的人类的记忆,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词汇来描述自己的心情:

  “你在……威胁我?”

  局部的植物失控将她吸引而来,这是她现身第一次与人类交谈,也是她第一次受到威胁。

  在这之前,她认为自己是无所顾忌的。

  但杰诺的话点醒了她,如果通道断裂,她要如何将种子播种到海峡对面?

  她不惧魔法不惧火焰,但依然受限于自然法则。

  用咸水浇灌植物是自取灭亡,而孢子也无法逆风飘向城北,那个风之灵会用海风阻挡孢子散播。

  “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你知道你脚下潜藏着什么?狂妄自大的人类……”

  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体态重归优雅,从容不迫的说:“你的朋友哪去了,我的朋友可就在身边……”

  一根荆棘在婕拉的暗中操控下,趁杰诺不注意将毒刺扎进他的小腿,婕拉刚才的媚态全为了吸引住杰诺的注意。

  现在,她成功将麻痹毒素注入了杰诺体内。

  她要将这个妄图挑战她威严的人类做成供血的血袋,用他的鲜血浇灌在葡萄上制成美酒,每天浅尝即止。

  还能以此威胁那些人类,还有那个弱小的风之灵。

  “没用的,婕拉!我要是没有活着回去,海闸一定会按时引爆。牺牲一颗树木,保全一片森林的道理我想你是最明白的。”

  “你——”

  婕拉本来就是暴躁易怒的自然之灵,优雅只是对她的形态而言。

  在杰诺的再三反驳之下,她恼羞成怒,直接命令丛生的荆棘,从四面八方向杰诺绞杀而去。

  “感受…荆棘的拥抱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