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兽化(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808 2017.08.30 15:30

  曾经凶残屠戮杀害了众多人类的怪兽,此刻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精气神,脖子无力地垂落下来。

  又过了片刻,殷河忽然觉得脸上一热,却是有一团热乎乎的液体滴落在他的身上。

  他低头看了一眼,很快发现,那是一团热血。

  不是鲜红的血色,这一团热血的颜色竟然是金色的!

  拥有金色血液的恐怖怪兽,殷河在过去这么多年中,包括他来到内环之地里的几年间,都从来没有听说过,更不用说见过了。

  难怪这种怪兽从未有人见过和谈起,实力又是如此的强大。

  但是,他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件更加恐怖的事情。就在他的眼前,这只能够轻而易举屠杀一两百名人类战士的怪兽,好像刚刚才被另一只巨兽杀死。而且看起来,它好像是那只巨兽的猎物。

  那么,这只新出现的、在黑暗中他甚至都还看不清外貌的巨兽,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殷河觉得这个晚上,自己的脑袋有一种快要爆炸的感觉。

  而没过多久以后,殷河觉得自己的这个身体,从头到脚,好像真的就快要爆炸了。

  那是一股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热量,从他身子里的骨骼深处狂暴地喷射出来,犹如火焰一般将他整个人都吞没,然后燃烧起来。

  他的理智在这种体内突然产生的烈焰面前只勉强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便完全失去了意识。

  在昏迷过去之前,殷河只是勉强看了看前方那个黑暗的身影,发现那只新出现的恐怖巨兽正松开了嘴,那只被它咬断脖颈的怪兽便天塌地陷般地倒了下来,重重地摔倒在地面上,在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后,随即便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土坑。

  随后,那只新出现的恐怖巨兽就俯下身子,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大嚼血肉,自顾自的进食起来。

  大自然的冷酷,在此刻又如此冷漠地展现了出来。

  金色的血液从死去的怪兽身体中流淌出来,漫过土壤,流到了不远处的殷河身旁,慢慢将他淹没。

  这就是殷河在彻底昏迷前所看到的最后一幕,然后,他的意识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已经被两只巨兽破坏得差不多的这片林子,在夜色中看起来格外凄惨,不过最后的胜利者显然对此毫不在意,依旧在快活且兴奋地吃着最喜欢的金血魔兽的血肉。

  与此同时,一个看起来比殷河略高大一些的身影,却是从那只巨兽的脑袋上出现,不过,那只黑暗中的巨兽此刻似乎只剩下吃这个本能的欲望,对这个人影毫不在意。

  这个人影也不在乎,在看了看周围局势后,他忽然“咦”了一声,然后身形一展,却是从半空中跳了下来,落在了金色血泊边,然后伸手直接将殷河的身子从金色血液里拉了出来。

  “一个人?”那个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又有几分惊讶,他回头看了那只已经死掉的怪兽一眼,自言自语地道:“这么小的一个人,怎么会让‘黑魔螳’这等金血魔兽如此狂暴,他到底做了什么?”

  大概是一时间想不出殷河这样普通的人族能够对黑魔螳这么庞大强大的魔兽造成什么伤害,并如何激怒了它,这个人影陷入了一时的沉默。

  不过片刻之后,在黑暗中,他目光忽然一闪,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他一把掀开殷河手臂上的衣袖,顿时就看到附着在殷河手腕上的那一块奇异绿色斑痕,此刻兀自还散发着淡淡幽绿光芒。

  那人影怔了一下,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地道:“原来你毁了虫卵,难怪黑魔螳要跟你不死不休了。这小子看着没什么本事,想不到居然还有不错的胆气啊。”

  听起来他似乎对殷河颇有几分欣赏之意,所以在沉吟片刻后,他点了点头,淡淡地“哼”了一声,道:“这虫卵绿毒本来要让你生不如死的,不过看在你为‘龙王’引出了那只金血魔兽的份上,我就救你一次吧。”

  说完,他仿佛吸了一口气,忽然间并指如刀,在殷河手腕上划了一下,瞬间皮开肉绽,现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正好是在那片绿色的斑痕中。

  诡异的是,虽然伤口很大,但是伤口中竟然没有一滴鲜血流出来。

  那神秘人影却没有什么惊讶的模样,似乎早已料到会是如此这般,当下抓住殷河手臂,猛地向下按去,却是直接按在了黑魔螳流淌出来的金**血中。

  与此同时,他口中似乎在低声诵念着某种奇异发音的咒文,高低不平,错落不定,但自有一股奇异的气息开始在周围出现,而附近的金色血液也纷纷地向银河手腕上的那道伤口中流淌进去。

  随着金色血液的流入,殷河手腕上的绿色斑痕竟然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着,在过了一阵子后,就已经淡化得几乎看不到原有的痕迹了。

  殷河的手臂又恢复了原状,就连那道被刚刚割开的伤口看起来都快要愈合如初了。

  对此,那个神秘的人影带着几分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丢下了殷河的手臂,自言自语道:“嗯,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有没有命活下去了。”

  说完这句听起来十分不负责任的话后,他就转身离开,向那只还在进食的巨兽走去。

  但,就在他走出了丈许开外的地方后,突然,从他身后猛地传来了一声如同野兽般嘶吼的声音。

  那个身影怔了一下,转过身来看去,只见刚刚还昏迷不醒的殷河仍然双眼紧闭,但是不知为何,他的那只受伤的右臂,突然间变大变粗了数倍,而且肌肤血肉上出现了诡异的斑纹毛皮,看上去几乎和一只野兽没什么两样。

  “兽化!”

  黑暗中的那个身影突然身躯震动了一下,带着几分愕然与不可思议,怔怔地看着前头昏迷不醒的殷河,像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东西。

  “这不是已经失传千年,而且只有荒族中的‘狂将’才能拥有的能力吗?”

  “一个人族,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天赋?”

  ※※※

  殷河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和连绵不断的梦境中。

  他梦到很多很多东西,看到了很多的情景,一切逼真得就像是真的一样。

  很多时候,他经历的都是噩梦,而且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那感觉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沉入水中,拼命挣扎着,却始终无法得救,哪怕他觉得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却始终不能从梦中醒来。

  他梦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死人和鲜血,然后很快的,那些死去的人们的面孔尽管已经都痛苦扭曲,却还是纷纷变成了他认识的那些人。

  他们一个个在他眼前惨叫着死去,鲜血横飞,死无全尸。

  一个黑色的恐怖恶魔杀掉了所有的人,只剩下他一个人独自幸存下来。但是很快的,那个恶魔就开始追杀他,而他拼命奔跑,想要逃命,但是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他被无数令人头皮发麻的绿色的虫子缠住了手脚,眼看就要惨死。

  他的身上随即升起了火焰,疯狂燃烧的火焰吞没了一切,烧掉了所有的虫子,却对那个黑色恶魔毫无作用。

  于是,他还是不得不拼命逃亡,这一场噩梦让他筋疲力尽,他想要醒来,却无能为力。

  随即他忽然发现,自己身上的火竟然一直没有熄灭,一直就那样熊熊燃烧着,而焚烧的正是他的躯壳血肉!

  那痛苦令他快要发疯,而在他身后的黑色恶魔则发出了狂暴的笑声与怒吼。

  他还在逃跑,他觉得自己快要支持不住,应该就要死了,但是他突然又发现,所有的火焰和所有的痛苦不知什么时候,都集中到了自己的右手上。

  黑色的恶魔冲了过来,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然后,它的脑袋突然掉了下来,猖狂与恐怖戛然而止,令人震撼和……

  突然之间,结果又令人难以抑制的好笑。

  再接下来,他的眼中看到了金色的血液,漫天流淌过来,他看着金色的鲜血全部汇聚到他的右臂,然后在炫目的奇异光芒中,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右臂粗大了数倍,长出毛发,肌肉虬结,如同巨兽。

  光辉深处还有两个影子,一大一小,大的极巨大,小的好像跟自己差不多,但无论殷河如何观察,却总是看不清那影子的真面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