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名号(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726 2017.09.09 15:30

  那年轻人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说什么?你敢骂我?”

  “啪!”清脆的一声,殷河直接甩了一记耳光过去,打得那人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他大怒之下才要反击,忽地眼前一花,却是那个身材巨硕的荒人又出现在了眼前。

  几声惊叫和周围人群里的惊呼声后,两个人影也飞了起来,和刚才第一个人一样,都撞到了那马车上,然后摔在了差不多同一个地方,看样子也都是一时半会起不来了。

  殷河冷笑一声,忽地环顾四周,大声说道:“混账东西!你是哪里来的骗子,竟敢冒名季长老的名声?诸位父老乡亲,”他环顾四周,朗声说道:“大家请听我说,这三人实际上就是骗子,假冒季氏,到处招摇撞骗,作威作福的!”

  周围人群一阵骚动,有人惊呼出声,也有人带着疑问道:“不可能吧,他们竟有这么大胆?”

  殷河走到那辆马车旁边,伸手去车厢前方门楣上镶的一块花瓣状木块指了一下,道:“大家看这里,季氏一族的家纹图式乃是六瓣金菊,但这块上头却只有五瓣,而且花朵大小还不一致,这不是假的是什么?”

  人群一阵哗然,再看向那三人的视线目光便与之前不太一样了。

  而殷河在这个时候又是摇头对众人说道:“大家也知道,季候大人身为当今长老之一,季氏虽然显赫,但向来名声极好,门下子弟都是英杰人才,从来不可能做这等胡作非为的破事,否则的话,岂非是给季候长老脸上抹黑?”

  看着周围人群里有不少人在点头,几乎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有的人看起来还是半信半疑的模样,有的人则似乎已经有些信了。殷河微笑着对众人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也不怕告诉大家。再过几天,便是季氏世家里一年中最重要的祭祖之日,众所周知,我等圣城民众自古以来,最敬仰的就是先祖,像季氏这样的大族,更是规矩森严、严谨自律,不能有一点错事疏漏。试问,如果真是季家的人,又怎么敢在这关头如此胆大妄为呢?”

  “所以,这三个人实乃骗子,而且其居心之险恶,真是令人发指。今日他们还当街行凶,殴打良民,我身为玄武卫街管,就将他们拿下了,押回去好好审问一番,大家也正好为我做个见证!若有结果出来,一定告示大家,也好为我们德高望重的季候长老伸张一个清白!”

  围观人群里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忽然有人鼓掌,忽然有人大笑,然后还有人叫道:“好样的,好样的!”

  殷河笑容满面,对四周人群抱拳行礼,然后与赤熊二人拖着那三个倒霉蛋,就这么直接拖了回去。

  而刚才那个受伤的商铺老板,死里逃生后这下也才缓了过来,对殷河是百般感谢,叫过人来看着铺子,自己也踉踉跄跄地跟着去了。

  ※※※

  南后街上恢复了平静,围观人群渐渐散去,但还有不少人三两成群地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一幕,多数都很兴奋激动,毕竟这种牵涉到豪门、打架、血腥、欺骗、街管乃至于突然翻转的事,确实太少见了。

  而在人群远处,某个街头角落里,也有两个人目睹了刚才的一幕,看他们的身上服饰似乎也只是普通路人,不过此刻他们两人脸上神情一片愕然,看起来就好像刚刚生吞了个鸡蛋一样。

  望着那边逐渐走远的众人,这两个人面面相觑,彼此对视了半天,都是无言以对,说不出话来。

  过了好半晌之后,右边那个个头高一些的男子才有些尴尬地问道:“这怎么办?”

  左边那矮个子似乎也很是苦恼,用手抓了抓头,一脸的无奈表情,苦笑道:“这、这……这我也不知道啊。”

  高个子向街道远处殷河等那些人的背影看了一眼,特别是看了一下被他们毫不客气地拖在地下走的那三个年轻人,有些急了,低声道:“宏少爷他们被抓走了啊,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回去就没法交代了!”

  矮个子男人“哼”了一声,道:“什么没法交代,文先生派我们过来,只说了要暗中看着,可没说这几个小祖宗会当街行凶打人,把事情闹得这么大。”

  高个子怒道:“暗中看着不就是暗中保护的意思吗?”

  矮个子瞄了他一眼,忽然皱眉道:“你这么急做什么,莫非是收了季宏他们的钱财?”

  高个子怔了一下,随即立刻摇头,断然否认道:“没有,绝无此事!”

  矮个子有些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有再追问下去,站在原地思索了片刻后道:“这件事情现在已经闹大,南后街上这么多人看着,压是压不下去了。现在也不用想别的,我们还是赶回去快点禀告给文先生,具体如何处置,到底是息事宁人,还是去玄武卫那边施压放任,都由他来做主。”

  高个子看起来有些不甘,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法子,只得恨恨地往街头那边看了一眼,气呼呼地道:“那两个街管是新来的吧,怎么这样没有眼力,以前其他街管根本不敢这样多管闲事的。”

  那矮个子冷笑了一声,道:“得了吧,说白了,季宏他们几个也不过只是隔了两三层的季氏远亲罢了,仗着季候家主的威势,在这里作威作福欺压百姓,连季家嫡系的子弟都没他们这么嚣张。我早就跟你说过,这样下去,他们迟早肯定是要出事的,那时候你还不信。今天只不过正好他们倒霉,遇上了几个硬茬子而已,结果就出事了。不过,嗯,那两个街管好像以前的确没见过啊,莫非真的是新来的?”

  高个子苦笑了一下,道:“走吧。”

  矮个子点点头,与他一起往回走去,只是走了两步之后,矮个子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向那辆马车看了一眼,忽然拉了一下同伴高个子的袖子,待他转过来之后,便低声问道:“我说,那辆马车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上面的家纹当真是错的吗?”

  那高个子闻言也是呆了一下,愕然道:“这我真不知道,没注意啊,平日里我是有看到那个家纹,但最多就看几眼而已,只要是金菊图样的就觉得都一样,谁会真的去细细看啊……而且还有人会去数有多少花瓣,去认真看那花的大小模样的吗?”

  “刚才那街管就这样了。”矮个子翻了个白眼,随后沉吟片刻,皱眉道:“刚才那个年轻人我看他是脱口而出,十分熟稔的样子,不似作伪,一般人也不可能会有这种见识的。说难听些,就算你我这样的,估计也认得不太清楚,真正能对家纹这种东西了如指掌的,大概也只有……”

  他忽然住口不言,向那高个子看去。

  高个子脸色也是微变,像是想到了什么,过了一会后点了点头,低声道:“那人也是个世家贵族子弟?”

  矮个子默然片刻,道:“多半是了,只有真正的世家子弟才会从小就被教导辨识这些家纹,而且搞不好,还是那种颇有历史的名门世家。”

  他们两个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惊讶和一丝担忧,片刻后,他们忽然异口同声地道:“这事情有古怪!”

  “快走,别再拖了。”矮个子当机立断,道,“我们赶紧回去禀告文先生,说不定他还要把此事上报给季候家主,到时候自然由他们大人物来做决断。”

  高个子也是点头,但是走了两步后忽然脚步一顿,脸上却是露出一点愕然之色,对矮个子问道:“刚才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万一咱们回去,文先生问我们这个怎么办?”

  “呃……”矮个子也是呆住了,这刚才从头到尾看戏看完了,却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记住那两个人的名字。

  想到那位相貌俊朗的文先生或许会生气的样子,矮个子与高个子两个人突然间都是身子抖了一下,面上露出几分畏惧之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