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惊闻(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487 2017.09.01 15:30

  “那个小武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你们如此看重他?”殷河忍不住对季红莲问道。

  季红莲道:“你在内环之地中和他在一起时,难道就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殷河想了想,在脑海中回忆了那个叫做“小武”的年轻人的所有还记得住的细节,最后道:“我就记得他是个圆脸的年轻人,其他的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不过要说有些怪异的地方么,倒也不是没有……”

  季红莲眼前一亮,连忙追问道:“是什么?”

  殷河道:“他太年轻了,而且很明显的,他才进入内环之地不久。那天早上的时候,我还特地问过他一次,他说自己才进内环这边一两个月。”

  季红莲皱了皱眉,道:“这中间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殷河对她解释道:“内环之地凶险众多,但按照凶险的大小程度,是从外往内逐渐增加的,所以一般刚来的新人,都会被安排在第一第二青玉所这等外围边缘地带先适应一段时日,随后再看情况慢慢向内环深处派发。而那天出事的时候,是十三十四青云所的地界,那边已然是最深入内环之地的地方了,可以说,是极度凶险。”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片刻,然后对季红莲道:“正常来说,小武明显还是个新人,不可能会安排到和我一样的队伍中去的。”

  季红莲看起来明显地有些紧张起来,低声问道:“你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殷河说道,“好了,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小武到底是什么身份了吧?”

  季红莲犹豫了一下,又向后看了一眼,见大门口处没有人,原先的那两个守卫还站在门外远处。她这才回过头来,把头靠近了殷河,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殷河才能听到的微小声音,轻声说道:“他是夏侯长老的儿子。”

  “什么?”

  饶是殷河素来冷静,心志坚定,这一次陡然听到这句话时,也是忍不住面色大变。

  ※※※

  圣城是人族的聚居地,圣城中的长老会就是所有人族中最高权势的象征。长老会掌握着人族的最高权力,决定着人族的一切。

  长老会的成员并不多,一共只有三个人,现在的三位长老分别是季、龙和夏侯三人,这三位长老在人族中德高望重,自身道行、法力强大无比,在许多平民百姓的眼中几乎等同于神仙一般。

  “但是……”在最初的惊诧过后,殷河忽然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后对季红莲道,“为什么我好像记得,那位夏侯元长老,好像并无子嗣啊?”

  季红莲淡淡地道:“私生子。最近几年才在圣城世家贵族圈子里传开的消息,外头的人都还不知道呢。”

  殷河怔了一下,随即缓缓点头,道:“那就难怪了,不过这样一来,岂不就是……”

  他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脸色却忽然变得有些古怪起来。

  季红莲却是个聪明的女子,一下子就明白了殷河话语中的未尽之意,淡淡地笑了一下,道:“你想的没错,那位小武实际上就是夏侯长老如今唯一的子嗣了。”

  殷河怔了半晌,随即长出了一口气,却是摇头苦笑道:“这又是何必呢,像他们这种身份的……好吧,我知道,按规矩,就算是长老也有不得已的地方。但以夏侯长老的权势,何必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内环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啊。”

  季红莲“哼”了一声,道:“这事本来就不应该出问题的,你自己也知道,青玉所最外边的地方有多安全,小武去了那边,本来就应该一直呆在那里,根本不会出事。然后只要呆上半年一年的,自然就可以召回圣城,如此岂非就是一段足可炫耀的资历?”

  殷河缓缓点头,忽然间面露讶色地看着季红莲,道:“咦,你这丫头三年不见,怎么脑子变得这么聪明了?”

  季红莲瞪了他一眼,嗔道:“胡说八道,搞得我当年很傻似的。”

  殷河笑而不语,看起来倒还真有几分这个意思。

  季红莲懒得跟这个男人计较,又自顾自说了下去,道:“所以,现在把你软禁在这里,大概也是想追问一下有关小武的事吧,至少我觉得你之前说的关于黑魔螳的话没什么问题。不管怎样,夏侯长老都是长老会成员,大家总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殷河叹了口气,道:“真是倒霉啊,希望夏侯长老不要被丧子之痛冲昏了脑袋,拿我这个无辜之人出气啊。”

  季红莲道:“那应该不会,这件事连我都能看出几分疑点来,何况他们几位长老?这事的关键,肯定还在当初是谁暗中将小武从安全地带调到了前线危险地方,可惜,平时内环之地与圣城这里的讯息是不许连通的,现在查起来还有点麻烦。”

  殷河目光微闪,拿起了面前酒壶喝了一口,道:“如果真的有这个人的话,敢对一个在位长老的子嗣下手,这胆量和手段,不得了啊……”

  季红莲叹了口气,道:“谁说不是呢,所以昨天我爹跟我说起这事的时候,也说,只怕圣城中又要有风雨波澜了。”

  殷河怔怔地想了一会,忽地一摆手,道:“算了,那些东西都跟我无关,反正你们也知道我是无辜的,还把我困在这里岂不冤枉?这样吧,你快去通知我家里,好歹他们也算是一个圣城名门吧,让他们派人过来接人,就算一次不行,多催几次,我也就出去了。”

  季红莲的脸色忽然变了一下,似乎隐隐有一抹苍白掠过,低声道:“这样啊,那你想让我过去通知谁来接你?”

  “我家老头吧。”殷河随口说道,但随即眉头一皱,却又摇头道,“别,还是不要他了。三年前我走的时候,他跟那狐媚妖姬正打得火热,还生了个儿子,我为此骂了几句,那狐狸精恨我恨得要死,现在过去找他,被那女人知道了,不免又要生事端。”

  说着,他沉吟片刻,对季红莲道:“这样吧,你帮我过去殷家一趟,把这事跟老头子说一声,但找人过来的时候,你还是去找我那位大哥吧。”他笑了起来,道:“虽然我那位大哥从小就觉得我没出息,丢了家里的脸面,老是逼我读书练功,但真要说起来,在我娘亲过世后,也只有他一个人还对我好了,毕竟是嫡亲的兄弟嘛。他不罩着我这唯一的弟弟,还能去照顾谁,哈哈。就是他了……咦,你怎么了?”

  殷河面上露出错愕之色,惊讶地看着面前忽然间面色变得苍白的季红莲,看着她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眸中突然好像失去了光泽,同时面上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

  “怎么……你,你竟然不知道?”季红莲怔怔地看着他,似乎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干涩起来。

  殷河突然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不妙,连呼吸都有些紧张起来。

  他干笑了一声,盯着季红莲,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声音突然变得干涩嘶哑,几乎不像是自己的口音,连吐字都觉得有些艰难起来:“喂,小红莲你别乱演戏啊,会吓死人的知道吗……”

  季红莲嘴唇微微颤抖,过了片刻后,她低下了头,轻声道:“殷大哥他,已经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