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先机(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321 2017.09.04 15:30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被吓呆了,这可怕残暴而血腥的一幕,凶狠且野蛮地直接撞入了他们的眼睛和脑海里,让从未见过这种可怕景象的大多数人的脑海一片空白,很长时间里都没能反应过来。

  直到那位殷家家主殷明阳终于也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勃然大怒地吼道:“住手!你在干什么?”

  挥舞在半空中沾满了红色鲜血的拳头停住了。

  然后,慢慢放下。

  这个犹如恶魔般的年轻男子沉默地站起身,他的脸上有血点,他的衣服染血渍,看起来他就像是刚从一个屠宰场里走出来的疯子。

  他的目光望向前方的父亲,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似乎是露出了一个微笑,在他似乎想向前走去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一个看上去有些孤零零的小孩。

  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胡姬猛地尖叫出声,道:“小海,过来!”

  原本被刚才那一幕惊呆了的殷海身子动了一下,但是下一刻,殷河的那张脸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殷海瞬间整个身子僵住了,他好像连呼吸都不敢,身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殷河看着这个孩子,眼神平静,他甚至还伸出了一只手,放到了殷海身上轻轻拍了拍,然后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殷海并没有回答这句话,因为他如此清晰地感觉到,殷河拍在他脖子上的手是湿漉漉的,一股温热的液体正缓缓顺着他的皮肤流下。殷海的全身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牙关开始打战,发出咯咯声音。

  胡姬大惊失色,迈步冲了出去,同时口中怒道:“你疯了,你要干嘛……”

  话音未落,她的身子猛地一顿,却是被她身边的殷明阳一把扯住。

  胡姬大怒,回头对殷明阳喝道:“你抓我做什么,你没看到那边……”

  殷明阳并没有看她,只是面色凝重,目光冷峻,眼角似乎还微微抽搐了几下,但仍然紧紧地抓住胡姬的手,如铁铸一般抓着她不让她过去,而自己则是死死地盯着前方那两个站在一起的儿子。

  胡姬似乎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猛地回头向那边看去,片刻之后,她的声音似乎突然哑了,身子也随即顿住,眼中露出了一丝惊恐之色。

  在门口那边,殷河与殷海面对面站着,殷河并没有对殷海做出任何带有伤害性的动作,他甚至还看起来有些温和地用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好像在安慰他一样。

  虽然,殷海的身子一直颤抖个不停。

  虽然,他那只满是鲜血的令人恐惧的手掌,一直停留在殷海的脖颈上。只要轻轻一扭的话,也许就会让那里脆弱的骨头折断。

  偌大的厅堂里,又静了下来。

  没有人敢开口说话,甚至连大口喘息都不敢。

  ※※※

  那一会的时光异常地折磨人,让人觉得就像是渡过了漫长的一年,终于,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殷河在凝视了殷海良久之后,松开了手,然后转身向主座这边走来。

  殷海兀自傻傻地站在原地,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而另一侧的胡姬千忍万忍,终于等到了殷河走得离殷海远了一些,立刻发了疯似地冲了过去,一把将殷海搂抱在怀中,双眼里闪着泪光,同时脸上露出憎恨之色,回头就要破口大骂。

  然而就在此刻,她忽然眼角余光扫过怀中儿子的后颈,在那里,印着一个清晰无比的血手印,还有几滴鲜血,正缓缓从掌印中滴落流淌下来。

  胡姬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有的愤怒和厌恶不知为何竟是骂不出口,她只是恨恨地看了已经快走到殷明阳身边的殷河,然后一把抱起殷海,大步冲出了这个已经充满血腥味的厅堂。

  后头好几个平日里服侍她的下人丫鬟也惊醒过来,连忙纷纷跟上。

  在前堂门口的地上,那个叫做小石的少年还浑身是血、奄奄一息地躺倒在地上,但是无论是胡姬,还是跟着跑过来的其他人,谁都没有对地上的那个少年多看一眼,就这样跑了过去。

  殷明阳面色铁青,一双眼睛里像是要喷火一般,死死地盯着这个刚刚走到自己身前的儿子。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直到现在也还是仍然压住了心中火气,看着殷河就好像没事人一般走了过来,然后也没有对他见礼,甚至都没有对他叫上一声,就自顾自地在一旁椅子上坐下了。

  殷明阳转过身子,面对殷河,沉声道:“你至于如此么?”

  殷河抬头看着他,忽然提高了声音,道:“倒茶!”

  厅堂里还站在一旁的几个仆人都被这一声叫喊声吓了一跳,过了片刻后,一位看着约莫有三十多岁的女仆走了过来。她的神情明显的十分害怕,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殷河一眼,只是低着头走到茶几边,然后伸手去拿茶壶为殷河倒茶。

  随后,殷河才看了一眼殷明阳,道:“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啊,爹?”

  殷明阳脸上掠过一丝怒气,但随即再一次强压了下来,脸色难看地沉声道:“你去了内环之地三年,一回来就突然发疯,打打杀杀的,搞得到处是血,我还要问你,这是什么意思呢?”

  殷河还没有说话,但是父子两人在这个时候同时听到了一阵古怪的“咔咔咔”声音,他们低头看去,只见却是过来倒茶的那个女仆在斟茶的时候,不知为何手抖得厉害,搞得茶杯一直作响。

  她似乎也察觉到不对劲,竭力想控制住自己,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用处,那个古怪而尴尬的颤抖声一直响着。

  直到旁边伸过来一只带血的手,将茶杯接了过去。

  殷河打开杯盖,轻轻喝了一口清茶,然后忽然开口对那个女仆说道:“红嫂,你是家里的老人了,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你不用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那个叫红嫂的女仆听了殷河的话,先是怔了一下,随即眼神中露出复杂神色,但还是恭恭敬敬地对殷河行了一礼。只是当她正要退开的时候,却看见殷河随意地将茶杯放在旁边案几上,原本白蓝相间的干净茶杯外,此刻却赫然多了几只鲜红而刺眼的指印。

  红嫂身子一颤,似乎如冷水浇头,一时间噤若寒蝉,不敢再多说一字,匆匆对殷河行了一礼后,便向后退开了去。

  殷河抬起头,看着依然站在前头不远处的那个父亲,他的脸上终于也是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莫名而难以描述的神情。

  过了一会,只听他对殷明阳轻声道:“坐吧,爹。”

  殷明阳“哼”了一声,但脸色稍缓,回身在主座上坐了下去。

  只是片刻之后,他就听到了殷河的声音在他身前响起,淡淡地道:“爹,跟我说说大哥的事吧。”

  殷明阳刚刚才放松一些的脸,突然间猛地再度僵硬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