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问责(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675 2017.09.13 09:30

  “出事那天在南后街上,你在打倒那三个人后,对周围民众解释说那三人都是冒充我季氏族人的骗子,所以才擒下他们。”文云面上神色变得冷淡了,看着殷河说道,“但是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那三人名叫季宏、季功、季正,虽然并非是季候长老嫡出的子嗣,但确确实实是季氏旁支的族人。”

  “也就是说,其实你是故意污蔑了他们三人,然后当街痛打,拖行而走,犹如贱民一般。那么,我就想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何用意?莫非是心中对季氏心怀不满,所以要借此故意羞辱季氏一族吗?”

  说到最后的时候,文云看起来神色也很平静,并没有什么疾言厉色、声色俱厉的叱骂,只是他看着殷河的目光却是十分幽深,仿佛想要将眼前这个年轻人看透一样。

  坐在他身旁喝茶的归未迟眉头皱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殷河,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后,最后还是一言不发,拿起一杯茶喝了下去。

  殷河并没有立刻回答,所以亭子中突然安静了下来,文云也不催他,包括那个站在屏风后隐隐约约的身影也并没有什么动静。

  亭子外头,身高马大、虎背熊腰的赤熊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从坐着的台阶上转头看来,身子微动,似乎想要过来,但这个时候殷河忽然对他那边把手掌往下压了压,做了个安抚的手势,赤熊便又坐了回去,然后自顾自地看着外头的花花草草去了。

  殷河清了清嗓子,然后看着文云,道:“我对季候长老,还有季家向来都十分敬重,绝无半点羞辱之意。”

  文云点了点头,道:“那你怎么解释当天做法?”

  殷河道:“羞辱糟践季氏名声的,其实就是那三个季氏旁支族人,我那样做是为了季家好,也是维护季候长老的名望。”

  文云笑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屑,道:“这么说好像有点奇怪啊,你既当众羞辱殴打了季氏族人,然后又说这种做法是为了季长老好,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殷河深吸了一口气,忽然问道:“季氏族人现在有多少人?”

  文云怔了一下,还没开口说话,殷河已经又说了下去,道:“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吧。如此为数众多的族人,若是其中有少数害群之马,应该也不奇怪吧?”

  文云皱了皱眉,沉默不语。

  殷河继续说道:“季氏能有今日之显赫,季候长老自然是居功至伟,同样,也有如文先生您这般英杰人物辅助相成,而如此丰功伟绩,荫及族人子孙也是理所当然。只是若有些人,非但对季氏功业没有尺寸之功,却整天只靠着自己天生一个季姓,就趾高气扬,欺行霸市,甚至为非作歹、欺凌百姓,难道先生也要维护他们吗?”

  文云默然片刻,“哼”了一声,道:“这不过只是你一面之词罢了。”

  殷河笑了起来,道:“我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其实在场诸位心底也是有数。季氏有如今之局面,势力深远,这圣城中又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季候长老?”

  说到这里,殷河顿了一下,目光微微闪动,眼角余光往屏风那边扫了一眼,随即坦然道:“恕我直言,季候长老雄才伟略,也是一生辛苦才打拼来如此局面,其中艰辛困苦,外人岂能得知?而似季宏等人所为,虽有季氏之姓,行的却是损害季氏声名,且肆无忌惮,毫无顾惜,所为何来?”

  “不过就是因为他们乃是旁支族人,这份家业日后最大的好处,他们根本没资格继承而已。所以心有不甘,心无顾忌,现成的好处跟着享受,惹出了祸端,败了家业,也跟他们没什么太大干系,反正以后也不会是他们的。”

  “就这种人,犹如蛀虫内鬼,专挖自家墙角,岂非可恶?莫非季候长老和文先生你,还要包庇姑息他们么?”

  一席话说完,座下俱静。

  文云目光炯炯地看着殷河,一言不发,眼角余光却有意无意地往屏风那边望去;而在他身边的老黑龟归未迟,在刚才听得也是津津有味,此刻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但还是一言不发地喝着茶,面上神情则是松缓了下来。

  徐徐清风吹进亭子,那座屏风上所画的圣人英姿勃发,栩栩如生,而在那画面背后的人影,依然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文云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你这是故作惊人之语吧,你又不是季宏等人,怎么能如此指证于他?”

  殷河道:“我不是他们,但外人不晓得这其中的曲折,我却是再清楚不过了。”

  文云道:“为何?”

  “我自己就是世家嫡脉子弟啊。”殷河说道。

  ※※※

  “圣城世家贵族中的嫡脉子弟,本就有一个自己的圈子,像季宏这些旁支远亲族人们是进不来的。虽然在这圈子里同样也是良莠不齐,但像我们这样的人,花天酒地可以,胡闹发疯可以,再怎么癫狂闹腾都随意,就是没有人会去做这种自损家族根基的事。”

  “没人是傻子,这些家族的名望、势力、利益等东西,是我们这些人的倚靠,日后更是会传给我们,那谁会舍得去打破自己的东西?不会的,真正的世家子弟根本不会有人这样去做。”

  “只有像季宏这种人,才会做出这种事。”

  “我与季家的红莲小姐相识多年,她也曾帮过我很多,这种毁她根基、挖她墙角的事,我看不过去,我要帮她出气,就这样。”

  殷河用最后简单的三个字结束了自己所有的解释,然后沉默地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座上文云向归未迟望了一眼,归未迟却似乎没感觉到一样,都不看他,只是自顾自地喝茶。

  文云心里暗骂了一声“老乌龟”,又偷偷向屏风那边看了一眼,见那里始终没有动静,当下沉吟片刻后,便开口对殷河道:“行了,你说的我都听了,至于这件事如何处置,我还要再考虑一下,你先回去吧。”

  殷河目光转向归未迟,这个身着黑衣的老人笑了笑,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下去。

  殷河这才行礼退出亭子,然后叫上赤熊,一起离开了这里。

  亭子中有了片刻安静,待那两个人完全从这花园中消失后,屏风后头的身影动了一下,随即缓缓走出来一个人,赫然正是季氏的家主季候。

  归未迟与文云都站了起来,季候则是很随意地道:“不用多礼了,坐吧。”说着,自己也坐到了这张石桌边。

  归未迟向他看了一眼,然后取了一只新茶杯为他斟了一杯茶,随后带着一丝笑意问道:“如何?”

  季候端起茶杯略微沉吟片刻,道:“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小家伙。”

  归未迟哈哈一笑,没有接口说话。

  旁边的文云则道:“此人是聪明的,只是想法未免有些偏激。”

  季候淡淡一笑,道:“他说的也没什么错的地方,我打下的江山,创立的基业,当然是要留给自己的孩子,其他姓季的人过来靠着墙乘凉可以,但是如果还想着挖墙脚损公肥私,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文云脸色微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只是事到如今,该说的该问的话,还是要说出来。他苦笑了一下,道:“季宏、季功、季正他们三个人还被扣在街管大宅那边,如何处置?”

  季候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道:“先把人带回来,免得在外头丢人现眼。回去后每人打断一条腿,不许参加祭祖大典,圈禁一年,不得外出。”

  文云的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这惩罚力度可是比那天在高楼书房中与他说话时更重了一倍,前后不过数日而已,显然是刚才殷河的那番话多多少少还是刺激到了这位季长老。

  他站起身领命下来,随即快步离开了这里,季候既然下了命令,剩下的就是他该做事的时候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