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劫余(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3003 2017.08.28 15:30

  殷河向后退了一步,但就在这时,徒然间,他猛地听到一个诡异的叫声,尖锐刺耳,从那虫卵中竟是猛地冲出了一个东西,直接扑到了他拿着火把的手上,瞬间缠住他的手腕,然后便是一股剧烈的疼痛从手臂上传了过来。

  殷河大叫一声,定睛看去,瞬间只觉得毛骨悚然,只见是一只小孩半只手腕般大小的虫子缠在了他的手腕上,正张口咬破他的手腕,同时似乎正想往他血肉中钻去。

  那一刻,殷河只觉得遍体发凉,发自本能地怒吼一声,奋力一甩腕,然后手中的短剑直接劈了下去。

  只听“嗡”的一声响,那只虫子应声而落,掉在了地上。

  殷河又是连退两步,看着那地上虫子卷缩在一起,无力地扭曲着,似乎并没有什么更大的危险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向自己左手手腕看去。

  这一看,他顿时悚然一惊,只见在手腕上却是有一个指头大小的伤口,一片惨绿颜色正从伤口上散开,向着手腕其他部位弥漫而去,没过多久,就在他手腕和手肘之间形成了一大块绿斑。

  这些变化都是在极快的时间里完成的,殷河甚至根本来不及做出更多的反应。

  当然了,他对这种虫子和这种诡异的绿斑其实也是一无所知,一时间也不会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就是了。

  只是手腕上突然多了这么一大块绿色斑纹,看上去实在有些瘆人,说不像是中毒都没人信,殷河在那一刻心中也是直沉到底。

  不过,在过了一会后,殷河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毒发身亡的迹象,而那块看起来十分可怕的绿斑,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副作用。

  这一下攻击,至少目前来看,除了那个指头大的伤口还会传来些痛楚外,也就是皮肤变了颜色,暂时没有其他的反应了。

  殷河心中也是惊讶异常,想不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既然情况暂时没有恶化,他也就松了一口气。站在原地沉吟片刻后,他走上前去,让自己离得远远的,用那短剑又拨弄了一下地下的虫子。

  在火把火光的照耀下,这一次他总算清楚地看到了这虫子的全貌,除了那令人厌恶的嘴脸外,殷河突然发现在这虫子的背后还有一双翅膀,而胸腹部上则没有大多数虫子那样的六到八只腿脚,而是只有四肢。

  就像是刚才自己在外面所见到的那可怕的怪物一样。

  殷河的脸沉了下去,在这一刻,他迅速地想通了一些事,这眼前的虫卵似乎很可能就是之前那只神秘怪物的后代,至少二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而是不是因为要产卵,所以那未知的诡异怪物才会突然出现并攻击青玉所这里的人呢?

  但不管怎么说,殷河对此都充满了厌恶,但是他很快又发现,那只刚刚攻击过他的虫子幼体,似乎在地上一直都在痛苦地挣扎着,扭曲着身子,仿佛正经受着难以忍受的酷刑,同时逐渐濒临死亡。

  但是,周围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攻击它啊。

  殷河慢慢地站起身,环顾四周,忽然间他眼睛亮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抬起头,望向高处穹顶。

  青玉石,这座由青玉所建造的、完全封闭的青玉所!

  就算那成年的怪物再如何强大,但是青玉仍然是对着这内环之地中所有的魔兽拥有强烈克制的禁物。这虫子幼体身处这青玉所中,显然遭到了强烈的青玉之力的侵袭,直接导致了它垂死的状态,也间接解释了刚才那虫卵为何会显示干瘪的样子了。

  在那一刻,殷河心中突然有种解恨的感觉,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虫子,忽地冷笑一声,直接将手中的火把按了上去!

  片刻之间,只听“吱吱吱”的凄厉的叫声响起,过了一会后,那声音沉寂了下去。当火把移开后,地上只剩下了一团焦炭。

  随后,殷河开始在这青玉所中所有的尸首身上开始搜查起来,最后一共找到了五个类似的虫卵,他毫不留情地一一杀死了这些危险的生物,燃烧的火焰净化了所有的妖孽。

  在反复查找了数遍,确认再也没有危险后,殷河才略带疲倦地走到了青玉所的深处,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熄灭了火把,整个人在黑暗中安静地坐了下去。

  他冷冷地看着眼前这片黑暗,也不知过了多久后,才在难以言喻的疲倦中沉沉睡去。

  ……

  人在疲倦之极或是心绪极度不宁中,往往都会做噩梦,殷河也不例外。

  他做了噩梦,而且不止一个,是好几个。那些梦境太过恐怖,以至于他在惊醒后甚至都不愿意去回想。

  当黑暗簇拥在他身边时,当他重新感觉到自己正在呼吸的时候,那一刻,他似乎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左手的手腕,那里的感觉似乎和平常并没有两样,除了多了一个伤口。只是黑暗中他虽然看不到,但是他觉得也许那块绿斑仍然还在那里。

  直到现在,他仍然没有毒发身亡的任何迹象,手腕上也没有麻痒腐烂的感觉,那一次可怕的攻击所造成的后果,似乎就只是在他手上改变了一块皮肤的颜色而已。

  殷河总觉得那种可怕的生物似乎不应该如此脆弱,但至少现在这样子总比真的中毒要好。

  往好的方面去想一想的话,或许是这神奇的青玉所中弥漫的无所不在的青玉之力,压制了那种恐怖虫子,才让它的毒性无法生效。

  为自己的伤势暂时找了这么一个借口后,殷河神经紧绷之余算是临时松了一口气,不过很快,他就开始思考自己眼下的处境。

  他的境遇很糟糕,目前看,似乎是被困在了这青玉所中,外面已经被那只不知名的恐怖怪物杀得是尸山血海,而更令人绝望的是,因为青玉所密闭,他此时完全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那只怪物是不是已经走掉了,还是正守在门外?

  殷河并不想贸然出去,但是他看着这片黑暗,心底却是有些惨然,因为在这个青玉所中,他就算能赖久一点,却终究不能始终留在这里。

  因为时间久了,他会憋死在这里。

  ※※※

  内环之地外的圣城里,大概什么时候会得到这里的消息,殷河对此并没有什么把握,因为在之前的事情发生时,他感觉大部分的人都死掉了。而就算侥幸有人活了下来,在现在的内环之地,或者说是这条天路附近,显然是比过往要危险得多的一个状态。

  那只怪物不知道是什么来历,但是它显然很可能会对其他青玉所发动同样的攻击,只要它能够发现另外的青玉所所在的地方。

  而就算是圣城中至高无上的长老会知道了这个消息,又有多大的可能立刻派出最强大的援军,冒着极大的风险深入内环之地与这只怪物决战,来救出被困在第十四青玉所的殷河呢?

  更不用说,或许圣城长老会那边根本就不知道十四青玉所中现在还有着一个活人。

  在这种时候,如果圣城那边有人说上一句“从长计议”的话……

  后面的事,殷河已经不愿再想下去了。

  和在内环之地中干活的大多数人不同,虽然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但是殷河的身份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来自于圣城中一个强大的家族,虽然他自己本人并不是家族中最受青睐最被看好的接班人,但是从小耳闻目染的见识,还是让他能够想到一些圣城长老会可能的反应。

  所以,在反复思索之后,殷河有些悲凉地发现,在经历了这么多痛苦绝望之后,自己很可能还是没有办法等来援军,想要活下去的话,仍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至少外面的这道大门,大概还是要打开的……

  虽然未来看起来有些绝望且悲凉,但殷河心里细细思量过种种可能,或许有活下去的一线生机呢。

  况且,多年来在内环之地的磨砺早已让殷河的心性变得刚强起来,更不用说他早就看过了太多的死亡,其中就包括刚刚发生过的那一场惨烈的大屠杀。

  他在黑暗中振作了一下精神,也不再点燃火把,凭借着记忆,他在青玉所中摸索着找到了一间库房,然后在里面翻找了一下,找到了一点清水和食物,便安静地吃了起来。

  外面的血腥气仍然很浓烈,但是在这里呆得久了,殷河好像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种味道,不再有任何反应了。

  就这样,他在这完全黑暗且封闭的地方住了下来,饿了吃,困了睡,也不知道外面的时间究竟流逝了多少,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

  有人说过,完全的黑暗封闭空间,会让一个人发疯,又或是陷入可怕的臆想中。

  殷河以前也曾经听人这么说过,但这个时候自己亲身经历这样的事情后,才知道那种可怕的感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