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绿卵(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859 2017.08.29 15:30

  风过树梢,森林发出低沉的呼吸声,又好像就是这片始终沉默又刚刚经历了一场血腥杀戮的大地所发出的声音。

  殷河并没有落荒而逃,他还没有被吓破胆,在这个可怕的地方,他此时此刻难得的显示出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坚韧不拔的心志。

  自己,决定不能就这样走掉。

  在这里死去的人们中,有些是他认识的朋友,大部分于他是陌生的,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所以,他要做些什么。

  他开始沉默地行动,先是走到外围林边连捡带砍地搞来了大堆枯叶树枝,然后在这片血腥之地的最中心,尸体最多的地方堆叠在一起,又重新回到了青玉所中,在库房中找到了原本储存在这里为了开山破石修路而准备的大桶火油。

  他面无表情地在这些生前是他同行人的尸体上泼洒着有刺鼻异味的油料,在那个木堆中洒了最多,同时,每一个角落他都尽量不放过,有些被抛落到远处的尸体他干脆直接拖了回来,一起扔进了这片尸山血海中。

  这一忙就是好久,整个过程都是在一种奇异的寂静沉默中进行的,天地之间一片安静,仿佛天与地,森林与风,还有所有的一切,都在沉默地注视着这个渺小但坚忍的人的一举一动。

  那里堆出了一个尸体的小山,并且越来越高,越来越厚,与此同时,还有一种诡异的气息从这尸山上透了出来,那是越来越多的绿色光芒聚集到了一起,在尸体缝隙中连成一片,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快到黄昏的时候,殷河终于做完了所有的准备。

  这时候,绝大部分的尸首、肢体、血肉,都被丢进了最中间的那个位置,尽管过了这么多天,但是腥臭的气息仍然几乎令人窒息。而被倾倒完毕的油桶就倒在地上,残余的火油慢慢滴出来,与那些干涸变黑的土地混在一起。

  夕阳之下,面带倦色的殷河打着了火石,点燃了手中的火把。

  火苗在他手中火把上狂乱地燃烧着,他慢慢转过身,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尸体,嘴巴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到了最后,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他只是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再度睁眼,奋力地将手中火把丢了过去。

  火焰在空中燃烧着,划过一道明亮的弧线,在落日之下,落到了那座尸山之上。

  “轰!”

  伴随着一声呼啸声音,火焰瞬间从小变大,从一处火把爬满了整座尸山,将所有的尸体变作了一座祭坛,熊熊燃烧起来。

  灼热而可怕的火焰映红了周围的空气和土壤,一切都在高温中卷曲起来,然后在火焰深处,突然传来了各种各样可怕的尖叫声。

  一缕一缕的绿光轰然炸开,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个气泡炸裂,尖锐的惨叫声持续不断,为这一片可怖的场景又增添了更多的凄厉。

  殷河对此面无表情,他的目光冷峻如冰,从头到尾都是冷冷地看着。

  天色不知不觉间,已经黑了下来。

  ※※※

  夜幕降临,神山之下广阔的内环之地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但是在这片大地上的某个地方,冲天而起的火光在这一片夜色中便显得格外醒目。

  烈火熊熊燃烧,看着那些尸首在烈焰中逐渐化为灰烬,看着那些可怕而诡异的虫卵在疯狂扭动中爆裂然后消失,殷河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他转过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这个地方并不适合久留,特别是在这个夜晚中。眼下殷河能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离开这里,并前往第十三青玉所那里过上一夜,然后再尽快离开这片危险的大地回到人族圣城,去寻找长老会,将这里的情况禀告上去。

  夜晚的森林看起来有些幽深难测,在走进去之前,殷河也有一点犹豫迟疑,不过很快,他还是下了决心向树林中那条通道走去。无论如何,这片被焚烧的地方肯定是不能再呆了。

  但就在他刚刚走进树林中的时候,仿佛是从夜空的高处,又像是大地的远方,突然传来了一声极其凄厉的尖啸声。

  那声音刺破了这片夜色里所有的平静,殷河身子一震,回头望去。

  只见幽深的夜色里,一抹巨大而黑暗的阴影从远处飞驰而来,那股气息、那股可怕而凶悍的姿态,几乎让殷河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杀害所有人的凶手。

  正是之前杀光了殷河九十七名同伴的那只可怕且凶残的怪兽!

  殷河转头就跑,他用尽了全身力气,不顾一切地沿着森林中的那条通道向前跑去,无论如何,离开这里,离这里越远越好!

  恐怖的厉啸声正在迅速地由小变大,脚下的大地甚至开始传来明显的颤抖,这来源当然无需多说,而那只怪兽的速度也极为惊人,没过多久,就冲到了青玉所外的那片土地上。

  留给它所看到的,只有一片熊熊燃烧的烈焰,冲天而起的火焰毁灭了一切,尸体和虫卵,无一幸免。

  那只怪兽怔在了原地,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它瞪着那团火焰看了好一会,突然之间,它猛地抬头,对着黑暗的天穹仰天长啸。

  风云变色,大地震颤!

  撕心裂肺一般。

  狂奔逃命中的殷河也听到了这一声惊天动地又凄厉惨烈的哀鸣长啸声,他没有回头,喘息中亡命奔跑,但是在他的脸上,他的嘴边,却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笑容有些冰冷,切齿之间却也带着几分快意。

  ※※※

  黑暗中,他奋力奔跑,用尽全力想要离那个地方更远一些,而那一声凄厉的长啸声落下后,有好一阵子没有动静,似乎那只巨兽已经沉浸在悲伤之中了。

  殷河心中有一种窃喜的感觉,而且前方逐渐透进一些微光,眼看着就要跑出这片树林了。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从他身后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吼,紧接着,便是大地猛烈震动了一下,如巨人的脚步踏上土地。

  殷河一个踉跄,心中猛地一惊,回头望去,透过枝叶茂密的丛林,隐隐约约地竟是看到有一个巨大的黑影正用一种狂暴的气势疯狂追来,所过之处,势如破竹,就连茂密的树林都挡不住它,被这只巨兽硬生生地撞开了一条道路来。

  殷河大骇,一时间全身冰冷,隔了这么远,他完全不知道为何那只可怕的怪兽竟然能够如此准确地找到自己这个“仇人”,并凶恶无比地追来。

  但眼下显然并不是仔细追究这件事的时候,以那只怪兽的速度,并不需要多久,就能追上他了。

  他拼命向前跑去,转眼间就已经冲到了树林边缘。前方就是那条通往第十三青玉所的道路,在白天的时候,他和那些现在已经是死人的同伴们就是从这里走向十四青玉所的。

  在这个黑夜中,在这片内环大地上,在经过了前些日子的事情后,殷河唯一能肯定的一点就是,青玉所似乎仍然是这片土地上绝对的可以躲避这只怪兽的地方。

  尽管在事情发生的那天,这只怪兽看起来并不像大多数内环之地中的兽类那样害怕畏惧青玉石,但是当殷河躲进青玉所并关闭大门后,他仍然获得了安全,那只怪兽也没有真的对青玉所疯狂进攻,而是在最后离开了。

  再联想到那些在青玉所中发育不良并明显被青玉之力压制和损害生命力的虫卵,显然,青玉石中所蕴含的神秘力量也许对这种怪兽仍然有着一定的压制作用。

  只是,在他和第十三座青玉所之间,此刻却还有一段漫长的距离。

  平静的夜晚此刻已然被狂暴所打破沉寂,陷入疯狂的怪兽正在后头疯狂追来,而前方那条漫长的道路此刻看上去似乎没有尽头。

  殷河冲了出去,但是在跑出了五六步后,他又猛地停下脚步,面上肌肉扭曲,似乎在那个瞬间,他心中挣扎不已,面临了一个极度艰难的抉择。

  片刻之后,他猛地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呐喊,然后像是将一切都豁出去了那样,猛地回头,竟是再度冲回了那座密林中。

  夜幕苍穹之下,茫茫夜色之中,那只怪兽正狂暴地怒吼着,在茂密森林中如劈波斩浪般冲来,而殷河竟然也迎头跑回了同一个森林中。

  黑夜森森,夜幕低垂,只有遥远的森林尽头远方,最深邃的黑暗中,似乎突然有一双眼睛睁开,向这里遥望而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