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世家(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336 2017.09.02 15:30

  事情正如季红莲所说的那样发展,殷河对青玉所事件的说辞开始被长老会渐渐接受,而且在第三天的时候,从内环之地中传来消息,有人在距离那片林子五六里外的地方发现了一只从未见过的怪兽尸骸,从外表看,与殷河所说的黑魔螳极为相似,只不过,不知为何这只怪兽已经惨死,而且看起来全身血液都被吸干了,身上血肉也被吃了一些。

  这具怪兽尸体的出现再一次证明了殷河说的话,而与此同时,一直隐秘不发的关于那个小武的事,似乎夏侯元长老也放过了追究殷河,应该是他也知道确实不关殷河的事吧。

  于是,在被软禁了五天后,殷河终于从那座房子里出来了。

  当他孑然一身地走到这栋宅子的大门口时,就看到了有一辆马车停在外面,然后坐在车上的一个身材异常魁梧、虎背熊腰的大汉,面上有数道暗红斑纹在两侧脸颊上,看上去犹如野人一般。

  实际上,这并不是真正的人族,这是一个荒族人。

  在很早很早以前,身躯强悍、孔武有力的荒族人曾是这片大地的主宰,但是后来人族出现了并打败了他们。有的荒族部落灭亡了,有的荒族部落臣服了,还有些不甘心的荒族又无法抵抗人族大军的攻势,便隐匿起来成为了以抢掠为生、甚至令许多荒族部落都十分厌恶的荒盗。

  有一些臣服于圣城的荒族部落,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因为各种原因成为圣城中一些强大贵族或世家的仆人,殷家算得上是圣城名门,所以,他们也有一个这样的荒族仆人,或者说是车夫。

  看到殷河走了出来,那个荒族车夫顿时高兴起来,从马车上一下子跳了下来,然后几步跨到殷河的身前,嘴巴里先是嘀嘀咕咕一大堆难懂的话,然后抱了殷河身子一下后,这才用有些别扭的人族语言叫了一声,道:“少……爷!”

  这么多天里,殷河的神情始终都是僵冷凝固的,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在看到这个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看上去甚至有些吓人的荒族车夫后,他脸上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迎了上去,伸出双手,也重重抱了一下,然后道:“好久不见,赤熊。”

  听到殷河的这声呼唤,这个叫做赤熊的荒族人明显更高兴了,他口中呵呵笑着,用力拍了拍殷河的肩膀,然后回身指了一下马车,口中说道:“回……家。”

  殷河笑着点头,不过并没有进入那宽敞的马车车厢,而是直接跳上了马车前头,坐在了赤熊原本的位置边,然后对赤熊招了招手。

  赤熊开怀大笑,也大步走了过来。

  赤熊是殷河家的老人了,但实际上他的岁数并不算很大。这个荒族人是在很小的时候被遗弃在圣城外的一条神河边,本来奄奄一息已经快要死了,结果被当年路过那里还年轻的殷河母亲看见,发了善心救了回来,从此就收留在家了。

  在那之后,赤熊就一直跟着殷河母亲,陪嫁到殷家,从小跟殷河兄弟二人玩耍,可以说是看着他们长大的。特别是在殷河母亲过世之后,赤熊的眼中就只有殷河和他大哥两个主人了。

  马车车轮在坚硬的青石板路上行进着,发出“哐哐”的响声,殷河坐在赤熊的身边,看着这繁华的街道,以及那一眼看不到边的巨大城池。

  这就是圣城!

  这就是人族最高权势的所在,也是人族最强大力量的象征。

  到了最后,终究还是没有人来接他,除了这个最后的头脑简单的赤熊。殷河面色淡淡地看着前方,看着那条离家越来越近的路。

  那个家,真的还欢迎他回来吗?

  不过,无所谓了。

  殷河心里这般想道,想到母亲,想到大哥,想到这些日子所见所闻,他的目光慢慢变得有些寒冷起来。

  ※※※

  圣城是汇聚人族所有菁华的巨大城池,在这里聚集着几乎所有的人族,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力量,还有在繁华背后无数的黑暗、野心、欲望和信仰。

  在圣城的最中心位置,一座远远高过周围建筑的巨大金字塔巍然屹立,这就是人族最神圣的圣殿所在。众所周知,人族权势最大的长老会就在这里,而掌握了巫术秘密的天神教大殿,也在这金字塔的最高处,是圣城中离天神最近的地方。

  而圣城中为数众多的名门望族,多半都以把住宅建在这座大金字塔附近为荣,季氏一族就是其中的一员。

  如今的季氏是圣城中字炙手可热的名门望族之一,原因很简单,他们的家主季候便是如今长老会中的三大长老之一,权倾圣城,季氏一族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季候正值盛年,威望素重,许多人都对这位长老十分敬畏,不过也有很多人都知道,季候虽然有众多儿女,但最疼爱的是那个最小的叫做季红莲的女儿。

  传言,季候不但亲自教导她,哪怕平日里再忙,有了空闲后也会抽空和这个女儿说说话,聊聊天,这可是其他儿女都享受不到的好事,让人羡慕得紧。

  在殷河终于离开的那一天,季红莲也在季氏大宅中季候的书房里,见到了自己这位被许多人敬重畏惧的父亲。

  季候正在读书,在听到季红莲走进来的时候,他也没起身,还是那样坐着,只是下巴微微一摆,示意自己这个女儿在一旁坐下。

  与大多数兄弟姐妹到了父亲跟前都会战战兢兢相比,季红莲在这里就显得十分自然随意,她甚至还上前掀开了桌上茶杯的盖子,看了看里面的茶水是否冷掉。在确认之后,她直接走到一旁倒了冷茶,又去茶壶中倒了一杯热茶过来,放在父亲季候的面前。

  季候微微一笑,放下手中书卷,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看着这个女儿的眼神里透着疼爱,随后开口问道:“今天那个殷家的小子回去了吗?”

  季红莲道:“就是今日放出来的,算算时间,现在差不多就快到家了吧。”

  “嗯。”季候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季红莲想了想,对季候道:“爹,殷河托我对您道谢,说如果没有您从中斡旋,他也没法这么快脱身。等回家安顿好了之后,他就登门求见,那时候再当面谢谢你。”

  季候微笑着看了这个女儿一眼,道:“好啊,虽然我平时也不是什么人都见的,不过看在乖女儿的面子上,我就破例见他一下好了。”

  季红莲顿时高兴了起来,连连点头,随后脸色一正,道:“对了,爹,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啊?”

  “什么事?”季候问道。

  “就是殷家那边的事啊,殷河他爹还有那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联合起来陷害殷河,还要剥夺他继承家主的资格,太可恶了,你一定要管管啊!”

  季候摇了摇头,道:“你别想了,这件事我不会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