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绿卵(上)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618 2017.08.29 09:30

  从惊慌地逃入第十四青玉所,到了后来,黑暗中度过了无法计数的天数中,殷河偶尔会感觉无时无刻周围都是一片死寂的,没有任何声音,但黑暗中却总有一种似乎突然会有回响的诡异音波传来,但是当他仔细听去的时候,又同样是毫无踪迹。

  在如此现象出现了数次之后,殷河猛地警惕起来,感觉自己的情况似乎已经有些不对劲了,那种情形很像是传说中的一种幻听。

  在反复斟酌思索过后,殷河终于是下了决心,不能再如此等待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也许在不知不觉中,自己就真的疯了。

  而且,与此同时,他也逐渐感觉到了自己呼吸时有一些艰难,一种微带痛苦的灼热感,在他每一次的呼吸中似乎开始烧灼着他的喉咙。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可怕的、他之前暂时没有想到过的危险,也发生了。

  是的!殷河感觉到了空气中多了一种腐臭的气息……那些死去的人的尸体,开始腐烂了。

  不能再等了。

  殷河在那一天,终于下定了决心,而他心中盼望的最后一丝希望,那些圣城的援军,终究还是没有过来。

  时隔许久之后,殷河终于再一次点燃了火把,火光再次照亮了这黑暗的避难所,但是展现在他眼前的并不是令人愉快的场景。

  殷河强忍住心中翻滚欲吐的感觉,找到了自己需要的武器,又从库房中带上了一些清水、干粮放在身上……一切准备妥当后,他走到了那扇青玉所的大门前。

  石门的机关在墙壁后方,殷河在伸手过去准备打开之前,忽然又顿了一下,然后将手中的火把丢在地上踩灭了,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用力扳动了机关。

  “轰……”

  隆隆之声在时隔许久之后,突然在黑暗中再次回响起来。

  沉重的声音从地下传出,厚实的石门开始缓缓移动,当石门与墙壁分开缝隙的时候,一股微风从外头吹了进来,而一束光,也从外面照射进来。

  殷河站在黑暗中,凝视着那一束光。

  那是阳光。

  外头好像正是一个白天,天气似乎还不错啊。

  蓝天白云,森林苍翠,徐徐清风吹过的时候,树叶枝头摇曳晃动,发出轻细的沙沙声,并不喧嚣,反而是为这里增添了几分幽静。

  看起来好像应该是下午的时候,本该是个宁静的午后,但殷河的眼前看到的只是一片残酷的血色。这里没有幽静,只有死亡,这里不是仙境,而是地狱。

  重重叠叠的死尸倒在地面上,有许多甚至都是死无全尸、肢体残碎,而在过了这么多天以后,流的血已经干涸发黑,尸体本身也有许多开始腐烂发臭。

  殷河往外踏出了第一步,然后就看到了自己那位曾经的好友。

  队长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曾经高大魁梧和强壮的身躯现在变作了一具尸体,趴在地面上,两只眼睛依旧圆睁,面容扭曲狰狞,有恐惧和绝望。他的嘴也张着,仿佛在临死前仍然还在呐喊和吼叫。

  在他的后背处,有一个巨大的圆洞伤口贯穿了他的整个身躯,并最后夺走了他的生命。

  殷河默默地看着他,眼角抽搐了一下,过了片刻后,他沉默地绕开这位朋友的尸体,向前走去。

  前方,是更多更血腥更可怕的尸骸。

  各种各样诡异的罕见的飞蝇蛆虫,出现在这片梦魇般的可怕地面上,当殷河慢慢地从青玉所中走出来,他的脚步踩在被鲜血浸泡发黑的土地上,他所看到的眼前一切,哪怕他曾经见惯生死,心志被磨炼到异常坚韧的地步,但此时此刻,竟然还是有一种心头烦闷,隐隐想要作呕的感觉。

  所幸的是,他终究还是没有失去理智,咬紧牙关、强压下心头的不适,握紧了手中兵刃,缓慢且小心地向前走去。

  他的眼前和脚下都没有路,或许原先有过,但现在也已经被无所不在的可怕尸体们所淹没。大多数的时候,他甚至没有地方落脚,不得不跳过跨过,乃至于踩过一些尸体才能前进。

  这是一种十分痛苦且折磨人的过程,那些面容狰狞扭曲如同恶鬼般的死人,虽然僵硬干枯,但那可怕的表情却还是让人觉得他们似乎随时都会跳起来,化身恶鬼将活物生灵都再次与他们自己一起拖入地狱中。

  殷河的手掌心中有微微的冷汗。

  但是,幸好这可怕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死人就是死人,并不会再度复活。

  殷河继续向前走着,在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脚下附近的同时,他也仔细观望着周围更远的地方,因为现在他最担心的当然就是那只可怕又神秘的怪兽还隐藏在附近。

  不过,看起来他的运气似乎不错,从青玉所中走出来两三丈远之后,附近仍然没有任何动静,看起来那只凶残可怕的怪兽已经离开了这里。

  这让殷河松了一口气,脚下也轻松了些,但就在这个时候,当他无意中跨过附近一具尸首的时候,因为刚好有三四具尸体都堆叠在这个地方让他无处落脚,不得已,他只能跃了过去,在这中间碰到了其中一具尸体,那个死人的身体在地上滚动了半圈,从原本趴着的状态变成仰面朝天。

  殷河原本要继续往前迈步的身子忽然僵了一下,然后停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他回头看了一眼,面色冷峻,看上去甚至有些铁青之色。

  午后的阳光下,那具尸体的面孔扭曲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可怕模样,但是殷河并没有去看他的脸,他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这个死人的胸腹之间。

  那里有一道可怕的伤口,从胸口到下腹被撕裂开,然后血肉之间透出了一抹诡异的绿色。

  殷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他沉默地在原地站了一会,然后收回了原本迈出的脚,回到那具尸体身旁,用手中的剑刃插进了死人的腹部,挑动几下后,将那一抹绿色翻拱了出来。

  他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但是事实就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所有的猜想都是对的。

  那是一个绿色的虫卵。

  ※※※

  与殷河之前在青玉所中的死尸身上发现的虫卵相比,他眼下所发现的虫卵明显和之前的是同一种东西。但二者之间也有不同,青玉所中的虫卵干瘪受损,生机脆弱,看上去就像是天生发育不良一般,而此刻他所看到的虫卵,绿光幽然,翠绿欲滴,整体异常饱满,可以说是生机勃勃。

  甚至,在发育上,现在这颗虫卵都比之前在第十四青玉所的要好不少,殷河甚至发现这颗虫卵上已经长出了一些细小的触手,它们抓着尸体的血肉,大概是要吸食这肉身的养分精华的。

  这也能解释为何这些虫卵会在尸体上。

  殷河面沉如水,盯着这只虫卵看了一会,目光冰冷,猛地,他提起手中剑刃,就向那虫卵狠狠刺了下去。

  但,就在剑尖快要接触到虫卵表面时,他忽然停住了动作,在那个瞬间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从铁青猛然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他慢慢地抬起头,举目四望,在他周围到处都是尸体,远的,近的,完整的,破裂的,在如同地狱一般的情景中,在午后洒落的阳光下,一缕一缕的绿色幽光,在这片修罗场一般的地面上开始不停地亮起。

  在那些尸体的身上,在那些血肉的中间,甚至是在一些不完整的血泊肉泥中,绿光的数目难以计数。

  有那么一瞬间,殷河甚至觉得这周围就是一片绿色虫卵的海洋,而自己有一种即将被淹没的可怕幻觉,艰难到难以呼吸。

  这里的虫卵数目,是他在青玉所中所看到的十倍,甚至百倍还多!

  他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