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隐忧(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461 2017.09.03 15:30

  圣城殷家是一个很有名气的家族,在很早以前,这个世家里甚至是出过一任长老的,历史够久又有底蕴,所以说是名门望族也不算过分。也正是因为如此,殷河打小才能与如今圣城中最炙手可热的季家女孩儿玩到一起。

  不过,如今时过境迁,殷家的情况早已不复昔日鼎盛时代的风光,家族的名望、声势都弱了很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这一代的家主殷明阳还有点能力,虽然不是像季氏、龙氏、夏侯氏等家主的天纵之才,但好歹也守住了家业,让本家在为数众多的圣城世家中保持了一个中等水平,也算是不错了。

  车轮滚滚,马蹄声声,坐在赤熊驱赶的马车上,殷河终于见到了自己阔别三年的家门。

  殷家府邸是老宅子了,很是有些年头岁月,门前的石阶和大门,两侧的高墙和柱子,都能看到一些久经风霜的斑驳痕迹。

  也许有人看到这些会觉得是破败气息,但是在殷河看来,却是有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亲切感。

  从小到大,他就在这座宅子里出生、长大、玩耍和生活,这里的一草一木他都无比熟悉,那些从古至今传下来的斑驳痕迹,每一处都好像刻在他的心底。

  马车在大门前停了下来,殷河一跃而下,“啪”的一声,站在了大门口前。

  旁边早有门房奴仆看到这里的动静,连忙走了过来,个个面上带笑,但不知为何,那些人的笑容里似乎有些牵强,客气中多了一点疏离。

  “二少爷,你回来啦。”

  殷河看了看在一旁开口叫唤的人,认出了是个名叫陈七的下人,在殷家做事也有十来年了,算是家里的一个老人。

  他对陈七点了点头,随即往里面走去,在他身后,赤熊则是自顾自地将马车赶到一旁,并没有跟着殷河从大门进去。

  陈七紧跟在殷河身边落后一步的位置,陪着笑脸说道:“二少爷,家主在前堂那边等着见你呢。”

  殷河应了一声,往前走着,然后像是随口问了一句,道:“就我爹一人吗?”

  陈七明显窒了一下,犹豫片刻后还是说道:“夫人和小少爷也在那里。”

  说着,他偷偷抬眼向殷河脸上看去,只见殷河的神色间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没有什么愤怒生气的样子,不由得在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听到殷河猛地又问了一句话,道:“陈七,我大哥呢,他怎么没来见我?”

  陈七身子顿时一震,连脚步都险些一个踉跄摔倒了,好不容易稳住身子,但脸上神情已然难看之极,嘴巴里支支吾吾好一阵子,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殷河停下脚步,向他看了一眼,道:“怎么了,你哑巴了吗?还是,话都说不清楚了?”

  陈七尴尬无比,说又不是,不说也不是,一时间,脸色胀红地站在那儿。

  殷河转过身来,只见前头一座厅堂出现在眼前,正是他们家里平常用来招待外客的前堂。

  他忽然冷笑了一声,然后也不再理会陈七,迈开脚步便向前堂里走了过去。

  ※※※

  殷家前堂是个宽敞明亮的厅堂,摆放了常见的家具桌椅,此刻在厅堂中的主座上,当今家主殷明阳正坐在那里,在他下手的位置则是坐着一个美丽娇媚的女子,便是他的妻子,确切地说,是继室胡姬。

  殷明阳是个相貌堂堂的男子,虽然如今已经鬓生白发,眼角多了一丝皱纹,但从他脸上的轮廓仍然可以看出他在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个美男子。

  事实上,他的儿子们也确实继承了他的这个优点,殷河当年还没进入内环之地磨炼的时候,与他大哥两人在圣城中的世家贵族圈子里也曾经风流浪荡了一阵时光,甚至还赢得了一个“玉公子”的雅号,可见他当年也是个俊俏男子。

  而此刻在他们两个人前方地上玩耍的那个七八岁小孩,就是殷明阳和胡姬所生的殷家第三个男孩儿,名叫殷海。虽然年纪还小,但殷海的脸型也是有几分肖像殷明阳。

  此刻,殷海蹲在地上玩的是一种透明的琉璃珠游戏,好些个漂亮无比的琉璃珠子在地上滚来滚去,互相撞击发出清脆声音,还不时闪烁着炫目奇幻一般的光彩,让殷海不时发出快活的笑声。

  除了这一家三口外,周围还站着几个仆人,另外还有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仆人也蹲在地上,正陪着殷海玩耍,时不时笑着在地上将那琉璃珠子弹出来和殷海手边的珠子相撞,惹得殷海哈哈大笑。

  胡姬看着儿子殷海,眼中满是宠溺之色,似乎一颗心完全都系在了这个孩儿身上,过了一会,她回头向殷明阳看了一眼,却只见殷明阳面色有些肃然,目光深邃,似乎正在沉思着什么。

  胡姬心中便有几分不快,但并未表露出来,站起身款款走到丈夫身旁,为他倒了一杯茶,然后柔声问道:“想什么呢?”

  殷明阳看了她一眼,道:“今天我应该亲自过去走一趟,把殷河接回来的。一路上也有机会跟他好好聊聊,或许能把事情跟他解释清楚,现在听了你的话,在这里等他回来,只怕待会见面时不免有些尴尬,若是他心中有些隔阂的话,就不好了。”

  胡姬摇摇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半年前殷洋过世,夫君你大病一场,一直到最近才康复过来,但身子还是虚的,实在不宜外出见风。再说了,你身为一家之主,身份贵重,肩头担子多少,岂可因小失大?”

  说到这里,胡姬向殷明阳面上看了一眼,见他微微颔首,面色似乎缓和了些,便又含笑说道:“还有啊,你毕竟是殷河的父亲,让孩儿过来见你也是天经地义的吧。若只是为此,殷河便心生嫌隙的话,我倒是要看不起他了。”

  殷明阳目光微闪,看了胡姬一眼,胡姬微笑不语,过了一会后,殷明阳缓缓点头。

  前边地上,小孩儿殷海与那个身边玩伴正玩得兴高采烈,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胡姬听了转过身来,先是对殷海说道:“小海,声音小一些,你爹爹还在这儿呢。”

  说着,又对旁边那少年仆人说道:“小石,你别跟他玩得那么疯。”

  那个叫小石的少年仆人连忙答应一声,面上露出几分赔笑之色。

  刚好就在这个时候,殷海一用力,弹出了一个琉璃珠子过来,小石正和胡姬说话,没注意到,一下子从他脚边滑过,却是骨碌碌一路滚到了大门口那边,“啪”的一声,撞到了门槛上。

  殷海跳了起来,先是叫了一声,有些不满意地瞪了小石一眼,然后向门口跑去。

  小石吓了一跳,也是连声道歉,然后也追了过去,帮这位小少爷去捡那颗溜走的小珠子。

  屋外的阳光照了进来,明晃晃亮闪闪的光芒在琉璃珠子上闪烁着,竟似有一道彩虹般绚丽多姿。殷海追到门口,看着那珠子停在了门槛边,顿时咧嘴笑了,便快步走去蹲下身子要去捡起那珠子。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片阴影猛然出现在阳光中,让周围一黑,遮住了殷海的同时,一只脚从门外踏了进来,刚好一脚踩在了那琉璃珠子的上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