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六迹之大荒祭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问责(下)

六迹之大荒祭 萧鼎 2637 2017.09.13 15:30

  花园亭子里,便只剩下了季候与归未迟二人。

  归未迟看着这位位高权重的长老,笑道:“本以为你是要祭祖以后才过来的,怎么现在这么心急,几天就忍不住了吗?”

  看他说话随意,显然,他们二人之间的交情非同一般。

  季候也是叹了口气,道:“还不是红莲那丫头突然嚷着要跑过来,大概也是要帮那个殷河吧。我今天正好闲着,就干脆提前过来看看了。”

  归未迟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季候则是皱了皱眉,道:“我看这殷河资质不错,又是世家出身,更不用说还是殷洋的弟弟。你怎么会给他安排了这么一个街管的位置?要不是我认识你时日久,只怕也会觉得你是在故意侮辱他了。”

  归未迟向他看了一眼,道:“你让人知会我殷河回来时,可没说过要我如何安排他吧。”

  季候微笑道:“确实如此,这玄武卫是你的,你要如何安排,我自然不会过问。只是以他的家世背景,你这般安置确实让我不解啊。”

  归未迟沉默了一会,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笑意慢慢收起,道:“他大哥殷洋天资出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年轻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假以时日,我确实曾想过将玄武卫交给他。”

  “可惜他死了。”季候点了点头,替这位老友说出了结果。

  归未迟苦笑了一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拿起了却没有喝,只是轻轻转动着杯子,过了一会后,道:“他死得有些蹊跷。”

  “嗯?”季候眉头一扬,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凝视归未迟许久,随即缓缓道,“怎么说?”

  “半年前,白马部落传信过来说荒盗将要偷袭马场,我本要领军前往,但殷洋年轻气盛挺身而出,只说杀鸡不必牛刀,他自己去便可。我当时真是爱惜他人才啊,也希望他能够建立功绩,就许了他率领二百精兵前去围剿。按理说,大荒原上的荒盗少有能过五十人数目的,四倍于此的军马已是足够,但事情最后却是全军覆没,殷洋重伤而死。”

  季候点了点头,道:“这事我记得,当初在长老会上,老龙和夏侯对你还颇多非议,甚至说过要把你这卫长之位给撸了,是我拦下来的。”

  归未迟叹了口气,对他颔首表示谢意,随后说道:“当日我听说兵败之后,立刻率军出城救援,在城外接到了全身浴血、重伤返回的殷洋,可惜已经回天无力。在他垂死之际,我抱着他的身子,他却紧紧抓着我的手,然后拼尽全力说了最后两个字。”

  季候微微动容,沉声道:“他说了什么?”

  “内鬼。”

  ※※※

  亭子中一片寂静,两个人都许久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之后,季候才长出了一口气,道:“这年轻人死得可惜了。”

  归未迟淡淡地道:“那一天本该是老夫过去的,结果却是他替我死了。”

  季候摇摇头,道:“这事你怎么没早对我说?”

  归未迟道:“查无实证,能说什么?只是这事其实是对我来的,我将殷河收了过来,先放到街管那边,也是怕他和他哥哥一般年轻气盛、性子骄傲,想要磨砺一番。”

  季候道:“哦,那现在看这殷河如何?”

  归未迟略作迟疑,道:“如果单说天分资质,看起来似乎并无他哥哥那般光彩夺目,但不知道是不是在内环之地里历练过的,所以性子沉稳坚忍,这一点上,却是殷洋不如他了。”

  季候沉思片刻,对归未迟道:“行了,既然这年轻人也已经看得差不多了,你也别磨砺他了,将他提起来磨砺一番,看看能不能成才吧。”

  归未迟有些意外,道:“老夫之前倒是也有这个意思,不过你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刚刚才扫了你家的面子么,你不追究就算了,居然还要我栽培他么?”

  季候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道:“那几个废物家伙,就算殷河不打他们,我也不会放过,你别说得好像这小家伙跟我有仇似的,我像是心眼那么小的人吗?”

  归未迟点头道:“是的,以前跟你为敌的人,你都一个不留的都踩下去了,这心眼不小,谁小?”

  “喂!”季候有点恼羞成怒,骂道,“就你话多,早知道就让老龙和夏侯把你赶走算了。”

  归未迟呵呵一笑,也不在意。

  季候明显也是开玩笑的话,说过之后又沉思片刻,然后露出一丝无奈之色,对归未迟叹道:“我那边的情况你应该也是略知一二的,家中子女里尽是庸碌之辈,唯一能看上眼的也就红莲一个人了。”

  归未迟想了想,道:“红莲小姐确实很好。”

  季候冷哼一声,道:“但是她一个人也撑不起这片基业,我总是要帮她未雨绸缪,至少多找些可靠帮手,也算是打好一个基础。”

  归未迟眼睛一亮,道:“怎么,你看上这殷河了?”

  季候摇头道:“哪有那么简单,这年轻人确实颇有潜质,但还是要磨砺锤炼一番,看看能否成才吧。不过他确实和红莲有些交情,今日红莲还特地跑来帮他撑腰,若是真有才干的话,或许会是她可以信赖的亲信人选。”

  归未迟道:“这个自然,成不成器就看他自己了,不过能入你的法眼,也是他的造化。哎,不管怎么说,殷洋为我而死,只要他弟弟能出息了,我也算是略微对得起他了。”

  说着顿了一下,归未迟又道:“我稍后就将他调出街管,先安排到……算了,就到我身边当一阵子侍卫,然后上战场再经历……”

  “不。”季候打断了他的话,脸色沉静,目光却似乎有些冷淡,道:“让他去巡逻小队,在城外巡视的那种,而且不要去其他地方,就负责白马部落那一块。”

  归未迟身子陡然坐直,脸色微变,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到底是要栽培他,还是要害死他?”

  季候冷笑一声,道:“若真是人才,自然能历经磨砺活下来,那么容易死了的,只能怪他命不好。”

  归未迟默然不语,良久之后叹道:“大荒原上危机四伏,荒盗横行,他一个年轻人太难了。”

  季候冷冷地道:“当年我打下这片基业的时候,比他还难十倍。”

  归未迟摇摇头,没说话。

  季候沉吟片刻,又放低了声音,道:“除此之外,你再私下找他一次,可以将我今日之意图跟他透露一些,同时再告诉他,白马部落里有不少奇怪之处,既可能与荒盗勾结杀害他的哥哥,也可能勾结圣城中的其他势力,明面投靠臣服,实则暗中谋算害我有关。你让他留心细查,如果真能查到真相元凶,我季候便保他个一世荣华富贵,飞黄腾达!”

  归未迟点点头,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原来你心意是在这里啊。”

  季候斜眼看他,道:“如何,你还愿意让你麾下这小家伙赌这一把么?”

  “赌!”归未迟毫不犹豫地道,“先前不过是怕他白白死了,如今有这么大好处,如何不赌?他不去,老夫都押着他去!”

  季候笑了起来。

  归未迟想到什么,又追问了他一句,道:“对了,殷家那边似乎还有些麻烦,那家里大概是想废长立幼,让个小孩继承家业……”

  季候不屑地哼了一声,道:“你只管告诉他,好好做事,真有本领做出一番功业来,谁还能抢得过他么?”

  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像是回忆起了什么,看向归未迟,道:“我这份基业拿来的时候,也是带了几分血的,你总不会忘了吧。”

  归未迟点点头,微微垂首,看着自己放在茶桌上的那只已经苍老枯槁的手掌,过了一会,只听他低声说道:“是啊,当年我这只手上,也曾沾过你们姓季的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