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游戏入侵诸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两年半之前

游戏入侵诸天 八二年可乐 2096 2019.03.24 11:40

  “你以为我想做这破任务?”

  人身安全得到最大的保障,方恒不客气地道:“倚山宗每年交多少矿关我屁事,宗门想要知其原因,抓个执事严刑逼供,不然李代桃僵混进矿洞瞧瞧不就齐了?”

  “离宗八天,你知道我损失了多少灵石?二百万!收完倚山宗的钱照样亏,你让我找谁说理去?!”

  第一次见收黑钱收的这么理直气壮,还觉得自己受了委屈的人……

  玉峰没法跟他计较,级别不够,再者他怕方恒回去之后报复,方家人出了名的小心眼。

  “其它过后再聊,这里面有误会,你先跟我回去。”

  方恒说不!

  “收了人家齐宗主的礼物,拍拍屁股走人非我辈弟子所为,我得帮人把事平了。”

  “咳咳!”

  后面两位金丹后期战堂长老,实在听不下去了,咳嗽两声,刷一下存在感。

  倚山宗宗主齐律闻言先是讶异,后有些懊恼,懊恼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时忍不住提醒道:“方上宗,会客大厅还不知出了什么事……”

  “对,老木还在大厅里!”

  此时此刻,倚山大厅呈NVN的对立状态。

  天下宗的任务小队位于门口位置,其余人完好无损,老木捂着鲜血淋漓的右臂,金算盘断作两瓣。

  而对面,是青筋暴起的王菁菁与将她阻拦下来的庞卓,以及十数名倚山宗执事、弟子。

  “姓王的,这还没怎么着你就忍不住动手了,是不是做贼心虚?”

  己方人少,身为曾经的小王,项羽杰站出来道:“倚山宗以下犯上,你自己告诉我,该当何罪?!”

  “我该当你娘的罪!”

  王菁菁不想忍了,一刻也不想忍了,“小兔崽子,自打见面,你那两颗眼珠子总是往哪儿看?老娘当你奶奶都绰绰有余,你说什么,只要老娘陪你一晚上你就说服姓方的小王八蛋,放倚山一马......有种你过来啊,老娘让你睡,你现在就来睡!”

  大几百岁的老奶奶不要老脸,叫唤起来,震耳欲聋。

  项羽杰当即是一张大红脸,气势稍弱的说:“我那是喝多了,胡乱讲的,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我睡你做什么?”

  腾腾腾!

  王菁菁的火啊,燎原之势,压是绝对压不住的,女人最关乎自己的容貌、年龄,岂能胡言乱语?

  好在她师兄死死拽着,否则她发了疯杀光上宗之人,无论原因,整个倚山派都得跟着一起完蛋。

  方恒等人回来了,走时两人归来五人,多了玉峰与两名天下宗的金丹长老。

  齐律一看便知是王菁菁动的手,另一边均为炼气期,加起来也造不成之前那么大的动静。

  “师妹,你太放肆了,来人,把她给我拿下!”

  宗主亲自出手,封了王菁菁的修为,两名筑基执事上来,将其擒在了当场。

  王菁菁咬牙切齿地说:“师兄,我倚山派立宗也有数千年,也有过辉煌,乃群山之主,自从归附他宗,倒是不用再怕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找麻烦,可现在的倚山宗还是倚山宗吗?师兄,你的骨气都去哪里了?”

  闻言齐律反手就是一记耳光,庞卓又想拦被推开。

  “师父临终前是怎么说的,倚山派的基业才是重中之重,凭我们三个如何能够守得住这三百里山脉?”

  “那也比苟活来的强……”已低下头颅王菁菁念叨一句。

  看过老木伤势的方恒道:“王长老,爆豆一时爽,可你又有几颗豆可爆?”

  再次看向齐律,“齐宗主,规矩就是规矩,我不多说了,王菁菁,死罪,立即执行!”

  “哈哈哈哈!……”

  嘴角是血的王菁菁笑道:“师兄,看到没有,小兔崽子想杀我,他要杀了我!”

  二位战堂长老亲自出手,将其带了下去,王菁菁开始骂,骂天骂地骂她窝囊废的大师兄,最终迎来一声惨叫。

  回过头来,方恒找到项羽杰,重重地拍了两下他的肩膀,“师弟,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酒可以乱喝,话不可以乱说,今天若不是有长老在此,被处死的就是我们!”

  方恒将他一脚踹出了门,临了项羽杰也没敢再出现。

  “好了!”

  双手互拍,方恒朗声道:“过去的事已经过去,现在咱们聊聊倚山的矿脉……倚山宗有问题,我说的对不对,老木?”

  密码本已毁,部分账簿同时被王菁菁一刀斩了,无法查证,殊不知老木子的脑子才是终极数据库。

  “少爷已经交代,这么多年过去了,倚山宗的账指定有无数的小问题,但这属于人家内部的事务,最后我会把材料交给齐宗主,如何处理跟我没关系。”

  “我要说的是两年半之前……”

  一根细如毛线的软针准确无误地刺入了老木子的咽喉,被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半根,不过此针融于皮肤,老木的脖子染成了黑色,紧接着他的手也迅速变黑。

  凶手就在当场,当场抓获,当场死亡,众多目光纷纷看向倚山宗主齐律。

  施针者姓侯名宁,乃是齐律亲传弟子之一,那么此事矛头立即便指向了倚山大掌门!

  方恒,摇头,问老木子怎样。

  已然坐在地上的老木子不用任何人管,利用玉宝告知说自己没事,不过消除毒素的影响需要一些时间,他的嗓子暂时也没法用了。

  只见齐律的双拳越握越紧,无有言语,宗主不发话,倚山弟子不敢轻举妄动。

  方恒道:“齐宗主,我的命就交在你手上了,接下来由我来代替老木给大家讲两年半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齐律挥挥手,“都出去,把尸体也抬出去。”

  大厅之内倚山宗一方,只剩他与大长老庞卓。

  “废矿的出现就在两年半以前,倚山宗背靠三百里大山,矿产尤为丰富,虽日夜挖掘,也不该这么早衰败。”

  “此为大事,执事级别无法处理便报到了长老一级,最先知晓的是二长老王菁菁,王长老看过跟不看没什么两样,告诉了师兄庞卓,而齐宗主你却是最后的知情者。”

  “庞长老力排众议,将此事隐瞒了半年之久。”

  庞卓终于说话了,急匆匆地说:“不是我干的,是师妹蛊惑我在先,山里出了火灵玉,我也是一时贪念才将此事瞒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