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系统 游戏入侵诸天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6章 倚山宗

游戏入侵诸天 八二年可乐 2139 2019.03.22 10:56

  历经千山万水,方恒等人终于来到了倚山宗的山脚之下。

  项羽杰三人拿出内门令牌,方恒狠,又一次亮真传令牌招摇撞骗。

  “你确定倚山宗不知道你被真传除名的事?”三人问。

  真传弟子方恒道:“有你们给我证明足够了……从现在开始,叫师兄!”

  “师兄!”

  “方师兄!”

  “方恒师兄,一会儿进去咱们是真查还是假查?”

  方恒望了望周围茫茫的山海,说:“看我的眼色行事。”

  ……

  倚山宗,倚山宗,必然是依山而建。

  听说天下仙宗真传弟子到,宗主齐律带着唯二的金丹初期长老下山迎接。

  “方上宗,几位小友,大驾光临令倚山上下蓬荜生辉!”

  金丹大佬给炼气行礼,方恒平生第一次见,从前他爹比较牛,他又很少外出,未体会过五大仙宗与普通宗门之间的区别。

  “大荒世界,强者为尊,我若不是生在天下宗,现在就是两侧行大礼跪拜的小弟子!”

  如果把大荒的宗门等级分为,超级仙宗、顶尖仙宗、一流、二流、三流、末流,倚山宗门下正式弟子上千,杂役弟子翻倍不止,金丹三人,大概能被分配到二流尾端。

  这还是有天下宗做庇护的结果,若倚山宗独来独往,立马降格三流,后面数十座矿山恐怕也得易主。

  倚山宗掌门齐律一身正气,大长老微胖庞卓始终是笑呵呵的,二长老王菁菁大概新换了衣服,胸前白花花一片。

  当然无论这位王长老如何打扮、保养也掩盖不了五百多岁的事实,看在嗓音还算好听的份上,勉强可以送她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评价。

  方恒最近苦于修炼,未上线也未进入开发者空间,不知宗门几大秘境已是乱作一团。

  他把此次任务真的当作一次历练,毕竟他不可能永远窝在天下宗,局域网建设的差不多了,下一步便是真正的互联网,他需要跟更多陌生人打交道。

  老木子方木、项羽杰五人位于方恒身后,以他为首的意思。

  简单思索后,方恒上前两步把齐律扶起来,说道:“齐宗主何故如此多礼,我们都是您的晚辈,应该向您行礼才对。”

  后面的老木子:“师兄有话,行礼!”

  几人乖乖行礼。

  齐律说自己不知道此次执行查证任务的四名弟子,纯属胡说。

  下宗万事堂,自打这项任务出现,他便与师弟师妹远远盯着。

  甚至他欲花重金雇人接下任务演一遭,是因任务发布于内门,初始修为要求在炼气八层以上,暂无人应允。

  八层炼气没有一个菜鸟,知晓其中的油水,却好拿不好吃,一不小心没死在宗外,反进了刑堂的大牢!

  最后,万事堂指派四名二世祖执行任务,齐律第一时间得知,眉头紧锁。

  他们到底有无问题自己最清楚,且不管答案是与否,想要度过此劫必须出血。

  普通弟子好糊弄,灵石一万两万五万十万,再不行换成宝物美女,财侣法地,终有一项可以将其打动。

  而方恒和他身后面的三名弟子父辈祖辈皆为金丹长老,可谓是吃灵石长大的,凡品宝物决计无效,果真献出奇珍异宝他们又舍不得。

  有一点,齐律很疑惑,依照情报真传弟子方恒已于数月前扁为杂役,如今拿出的真传弟子令牌可能有诈。

  但若说他是假的吧,三名二世祖前恭后倨,毫无勉强,正如内门师弟对真传师兄。

  说他是真,倚山线人经营多年,花了大把的灵石和心血从无差错,一名杂役弟子如何能够在短短时间之内连跨数个台阶,回归真传?

  这时,师弟庞卓悄然拽了拽他的衣服。

  齐律当即反应过来,笑道:“几位小友不必客气,赶紧起来吧!”

  方恒道:“齐宗主不请我们去里面坐坐?我们几个可是有任务在身,宗门的命令是三日之内必须查出结果,届时还请您和二位长老配合。”

  “那是自然。”

  “自然自然。”

  三位金丹大佬纷纷点头应是。

  ……

  倚山宗倚靠峭壁而建,正面悬空,背靠大山,一侧无路,进出只能通过山口,易守难攻。

  不同于天下宗的弟子分配,迎接弟子除外,方恒所见的倚山弟子颇少,远不及任务信息上所写的千位之数。

  宗主齐律解释说,倚山宗的主业便是这山中的矿藏,杂役弟子大部分时间都在挖矿,而世人皆有惰性,如无专人监督十分力使不出五分,所以宗内正式弟子采用轮岗制度,每三月抽出三成弟子替换值守于山内之弟子,往复循环,这几天刚好处于轮换时期,新人出走不久旧人尚未归来。

  倚山宗最豪华的会客大厅,比之方恒真传时居住的洞府大不得哪儿去。

  三名二世祖见此难免心生鄙夷,项羽杰不清不楚地念叨着,“果然是特么穷乡僻壤,没有任务,请爷爷都不来。”

  随即,方恒瞪了他一眼,哥们儿立马闪到了老木子身后,抬头看天花板,可不敢跟这个变态硬碰硬。

  分宾主落座。

  齐律一再邀请方恒坐主位,方恒不答应。

  “齐宗主、齐前辈,小子的年纪还没有您的零头大,如何来论也坐不得上面的位置,您再这样我转身就走,让人看见算什么回事呀!”

  如此,衣着白色一脸正气的齐律回到属于他的位置,大长老庞卓、二长老王菁菁坐于左侧,右侧只方恒一人落座,其余八人统统站在后面。

  “此子事事透着谨慎小心,又是天下宗真传,怎么办?”齐律给师弟师妹传音道。

  “毛头小子,不足为虑,只是不知道他的胃口有多大。”笑面佛庞卓道。

  二长老王菁菁,“还是我来吧,作为女人,在这方面我更有优势。”

  她站起身来甩了甩淡紫色的长发,一步两步向前走,还没来得及说话,方恒先说:“王长老,请自重。”

  王菁菁瞪大眼睛:“小兔崽子,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娘不自重啦?老娘只是想找你问问价钱,就你这种货色,倒贴钱老娘也不稀罕要!”

  当然这些话只能出现在王长老的内心世界,当众说出来便是撕破脸,你死我活的那种。

  看看门外的太阳,方恒道:“齐宗主,时间不早了,我等赶了几天的路精神欠佳,明日早晨,还请将近五年的账簿拿出来,以便查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