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胡为仗剑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布阵延安府,禁斗有诏书(2)

胡为仗剑游 没文化的狗子 3186 2019.02.27 20:30

  众人一进后院的书房,陈宁立刻叫人取来地图铺展在桌上,与众人一起确定了今日所探查过的方位,随后陈宁便指向了延安府向北约三十里的一个地方,问杨有臣道:“杨节度使,这就是你之前提到的疾风谷吗?”

  杨有臣仔细看了看:“正是,此地如各位所见是个山谷地带,因常年有大风穿谷而过,故称疾风谷。”

  萧思君也想起了今日去的那处山谷,这地方两侧山崖陡峭,高逾二十丈,虽难不倒萧思君这等高手,但若寻常人想要经过,便只能穿谷而过,断然登不上山崖。

  且这山谷长逾二里,仅能容下五骑并辔而行,因而只需一个盾阵,二十名长矛甲士便可将这山谷守住。

  既然萧思君一眼便能看出这山谷易守难攻,那陈宁自然没有看不出的道理,因而问道:“陈兄想在此地布防以阻挡慧启大军?”

  陈宁并未看向萧思君,只是点了点头。然而既然所有人都能看出此地易守难攻,那慧启又怎会看不出来?他又岂会简简单单就在这里安营扎寨,与陈宁对峙?

  萧思君道出了心中的疑问,陈宁解释道:“若按常理,他自然不会在此扎营,但我们比起他的优势就在于知晓地理,因而只要有办法将他引到此处就好了。”

  萧思君恍然大悟,这山谷两侧山崖绵延百里有余,若是慧启此时再想绕路不仅费时耗力,更要担心陈宁从谷中奇兵偷袭,反而不如就在此安营扎寨以呈对立之势。只是陈宁到底准备用什么方法将其引到此地,萧思君一时还没有想明白。

  陈宁看着地图沉思起来,少倾,又问身边人:“辽军的位置还没掌握吗?”他说这话时并没有特意问谁,但身旁的丁猛当即回答道:“已派斥候出去探查,暂时没有来报。”

  陈宁点了点头,沉思道:“依平常十万大军的行动速度来看,辽军距离疾风谷至少还有三百里。本地斥候马匹脚力如何?”

  杨有臣道:“都选的大宛良种马,若无意外,一日急行一百五六十里不成问题。”

  陈宁颔首道:“如此算来,早则明晚,晚则后日一早,斥候应该就能回来了。这么一来,我军大概还有七八天的准备时间。”

  杨有臣听了点点头,一众人都看向了陈宁,陈宁这才站直身子,吩咐道:“杨节度使,你将永兴军路各地方守军聚集过来,可分批前来,但第一批三千人务必在三天内到位。”

  杨有臣行礼道:“得令!”

  陈宁继续吩咐道:“丁猛、李晟,你二人各带延安府本地兵马一千人,于疾风谷西北百里处扎营,前后相隔三里。一旦看到辽军,李晟先率军猛攻,见有败势便立时撤出,丁猛随即补上,待李晟部完全撤退,你也当即撤退至南侧我方营帐,不可恋战。”

  二人皆道一声“得令”,领了兵符,便自去调动兵马了。

  陈宁看看剩下的人:“其他的事情等杨节度使将部队聚集起来后再说吧,今天大家都累了,各自去休息吧。”众人答应一声,便各自下去了。萧思君刚准备走出房门,便见得陈宁踉跄一步,险些栽倒在地。他赶紧上前扶住陈宁,问道:“陈兄你还好吧。”

  陈宁点了点头,忽而抬起头时,那煞白的脸色却直直映入萧思君眼里。他此时额头冒着虚汗,但仍挤出一丝疲惫的笑容:“困了,睡一觉就好了。”

  其实这岂是睡一觉就能好的?陈宁当日与慧启对了一掌身受重伤,虽有萧思君运气相助,但也不过解一时之急罢了,此后又连日不歇地长途跋涉,他的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

  不过他一直显得游刃有余,又一路和众人谈笑风生,却让大家忘记了他身上有伤的事实。

  萧思君一面惊讶于陈宁这一路上竟能强忍伤痛,还将大家都瞒了过去;一面又责怪自己太过粗心,其他人虽只看到表象,但自己是给陈宁疗过伤的,他伤成了什么样自己应该是最清楚的,怎地连自己也忘了他的内伤?

  萧思君扶着陈宁走进卧房,让他坐在榻上,问道:“陈兄,我再替你顺顺气息吧?”

  陈宁摇了摇头,用手搭在萧思君肩上,萧思君也不知他是为了安慰自己,还是依然坐立不稳,只能扶住自己肩膀稳住身形。只听得陈宁缓声道:“萧老弟别急,过几日还用得上你,现在可不能让你在我身上浪费真气。”

  萧思君还想再劝几句,不过也被陈宁制止住了,因而也只能看陈宁躺好,便走出门外,阖门而去了。

  又过了五天,各路人马悉数到齐。陈宁命十六骑分为了七队,各自在疾风谷外扎营,自己则留下六千人马,命四千人在南侧正对着疾风谷扎营,由杨有臣统领,剩下两千人于洛水河畔扎营,与杨有臣的军营互为犄角,找了杨有臣手下一员偏将统领,就此准备停当,只等着慧启大军前来。

  又等了两天,斥候终于来报,慧启大军离疾风谷约莫还有一百五十里。陈宁吩咐传令各营警戒,依之前部署行动,又领了杨有臣手下三千人准备向疾风谷进发。

  陈宁还没上马,玉苏蛟已然拦在了他的面前,笑嘻嘻道:“陈大哥,带这么多人去干大事,不叫着我们兄弟三个,是不是有些不够意思啊?”

  陈宁看着眼前嬉笑的玉苏蛟,叹口气道:“我便是不叫你们,你们就能不跟来了?走吧,一起去疾风谷踏个青。”玉苏蛟欢呼一声,赶紧拉着萧思君和穆淇奥上了马,跟着陈宁向疾风谷进发。

  到了疾风谷,早已有一股劲风从身后扬起,呼啸着穿谷而过,众人的衣袂袍绣都被吹得猎猎作响。陈宁此时也穿着长衫,于是一手牵着马缰,一手捉住衣袖,问身边的杨有臣道:“东西可都准备好了?”

  杨有臣点点头:“按将军吩咐,都准备好了。”

  陈宁道:“那就按原先计划行动吧。”杨有臣道一声“是!”便差人下去准备。

  玉苏蛟觉得有趣,便靠近陈宁问道:“陈大哥,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要做?”穆淇奥也问道:“不知有没有我们能帮忙的。”陈宁笑着招招手:“不必不必,你们只需看着就是了。”

  萧思君四下看看,见后面的兵士推上来几大车的瓶瓶罐罐。待那些木车停好,军士去了蜡封,一股浓重的煤油味直往鼻孔里钻。玉苏蛟皱着眉掩住了口鼻:“陈大哥这是要用火攻?”

  陈宁笑道:“是有这想法。”原来那些瓶瓶罐罐里装得俱是煤油和火药。

  兵士们将火药先搬下来,细细洒在疾风谷两侧,仅余下约莫足够两骑马并辔而行的宽度,又在上面浇上一层火油,最后在上面撒些细沙,铺满杂草,这才算准备停当。这疾风谷长逾二里,将士们一直到了日落西山,星辰漫天之时才将这事情干完。

  看着一切准备停当,即便仔细辨认也难以发现隐藏的火药,穆淇奥称奇之余,忧虑道:“但这火油味道强烈,我们又无法掩盖,可如何是好?”

  萧思君笑道:“穆兄这就多虑了,这山谷中终年疾风不止,待慧启到了,那味道早被吹散了。”

  玉苏蛟歪头想了想,嘀咕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陈大哥还藏着什么绝妙计策呢。”

  一旁的杨有臣正指挥军士收拾停当准备撤退,恰巧听了玉苏蛟的话,回道:“通天时,晓地利,浑然无物,令敌难以察觉,难道这还不算绝妙计策?”

  看着玉苏蛟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陈宁道:“行了,杨节度使也别拍马屁了。这计策虽然设下了,但他慧启中不中计还是两说呢。”说着便招呼大家打道回府。

  第二天一早,传令兵便急匆匆跑入府中:李晟已和辽军交战。随后那军报便如雪花般飞入府中来,一切如陈宁所料,慧启紧紧追着李晟和丁猛的败部猛打,随后又与疾风谷外的各路守军一一交战,被一步步引到了疾风谷外。

  待到了疾风谷外之时,冀州十六骑带各路人马依序退入谷中,穿谷而过回到杨有臣的大营。陈宁带人清点了人数,好在有事前准备,冀州十六骑又指挥得当,这十营人马加起来死伤也不过三百人。

  慧启此时说不定也发觉自己上了当,但就如陈宁所说,此时的他若是选择绕过疾风谷,必然会处于被动,还不如就此安营扎寨。见对方一切如预想般行动,玉苏蛟兴奋地问道:“陈大哥,你什么时候灭了他们?”

  陈宁看着眼前的战报,立时答道:“还需要等一阵子,需得跟他们接触几次,打上几仗,让他们相信咱们只是利用地利防守,并未在疾风谷中设下埋伏才好。”

  玉苏蛟点点头,转而又一脸无聊的表情坐到椅子上:“哎……真想看看慧启被打得满地找牙的样子啊。”萧思君听了,又笑话了玉苏蛟一番。

  又过了两日,辽军丝毫没有动静,只是每日派斥候前来远远看上一眼。陈宁觉得有些奇怪:论理这十万大军的粮草军资不是个小数目,此时应求速战速决才是,为何慧启反而按兵不动?

  正疑惑着,忽听得门外有人喊道:“陛下谕旨到!”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向内院而来,萧思君仔细辨认,听得一个是布鞋,其余尽是厚底军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