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胡为仗剑游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笑闹演武场,铁扇斗金笛(3)

胡为仗剑游 没文化的狗子 3246 2019.03.04 20:30

  萧思君几人看着上来的这人,见他三十多岁的年纪,也是一身长袍书生的打扮,外面披了件精致的外褂。他手里拿着一支长笛,那长笛银光灿灿,一看便是金属所制,长笛尾部还系着一条白色的长穗,显得这笛子颇为古朴素雅。

  萧思君问周凛道:“周大哥,这人看起来风度翩翩,倒像个儒雅的书生,怎么反倒打了头阵?他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周凛道:“念小兄弟你不是本地人,不知道也正常。这位在延安府地界可是鼎鼎有名的大侠,人称‘铁笛仙’李炎。李大侠是个文武双全的主,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尤其笛子吹得更是当世无双。而且这笛子里也藏有玄机,听闻是笛口被磨成扁薄的利刃,与人动手时便用这一侧的利刃去戳刺对手,加之那精铁所制长笛的重量,这一招一式威力也是极大的。”

  听周凛所言,似乎也多是道听途说来的消息,虽不至于毫无根据,但估计也有些水分。然而空穴来风,事必有因,他既然能得到如此高的评价,想必能耐还是不差的,萧思君也期待着他能让那人露出些真本事。

  李炎先是对那人抱拳行礼,道:“还不知先生的姓名,若是其中有什么误会,还是赶紧解释清楚的好,免得伤了同道。”

  那人哼了一声,也不还礼,只道:“我姓金,单名一个晟字。倘若我说你们误会了我,你信吗?”

  李炎还没说话,玉苏蛟先大声喊道:“若是误会,你刚刚跑什么?”

  玉苏蛟这话一出,便引来下面一片赞同的声音,都叫嚷着“就是,跑就是心里有鬼”“真是误会,解释清楚不就好了”等话语,完全没有让金晟解释的意思。金晟气得脸部一阵抽搐,冲李炎喝道:“看见了?还需要我解释?”

  李炎道:“众口一词也未必是真,只要先生你愿意解释,李某便愿意听。”

  萧思君听着两人的对话,倒觉得这李炎当真算是个正人君子,他话里话外便是不想冤枉一个好人的意思。恐怕也是不相信有魔教中人敢这么大摇大摆的出现在武林集会中,因而才出言询问吧。

  金晟早已气得满脸通红,若他真是被冤枉的,这话说开也就罢了,但他的的确确是慧启的弟子,更何况萧思君、玉苏蛟和陈宁三个人证还在台下站着,他便是巧舌如簧想来也是于事无补了。

  因而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冲李炎嚷道:“有什么可解释的,你们说是便是了,要动手便动手吧!”

  李炎道:“那先生是不打算辩解了?”却没想这话刚出口,那金晟已然打到了眼前。

  金晟将扇子展开,斜侧里撩了过来。李炎的反应倒也不慢,赶紧将长笛横着打过去,两种不是武器的武器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猛烈的金属碰撞声,原来那金晟的扇子骨也是由精铁所制。

  两人一时缠斗在一起,打得难解难分。

  那李炎的武艺着实不差,他那长笛旋转间,白色的长穗也翻转腾飞,一时间如周身雪花环绕飞舞,煞是好看。

  反观那金晟的功夫,全无半点美感,只让人觉得深深的狠辣,他手里那铁扇便如一把短剑般,一招一式都刺向李炎的要害。

  玉苏蛟看了一会,对萧思君附耳道:“这二人使的都是剑法吧。”

  萧思君点了点头:“那李炎用的是个短剑的剑法,只是这剑法通常是双剑并举,他此时只有单剑就显得有些薄弱了。至于那金晟……这剑法用得繁杂,似乎除了几路短剑,还有棍法和匕首的功夫,在这瞬息之间变幻无常,令人防不胜防。”

  玉苏蛟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转而又歪着头,一脸为难的表情,喃喃道:“我总觉得那金晟的身法在哪见过,但就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萧思君惊讶地瞥了一眼玉苏蛟:那金晟用的功夫不管怎么说也是魔教的功夫,与中原武林的武功路数截然不同,玉苏蛟怎会见过这种身法呢。

  不去管萧思君的思量,那台上的两人越斗越狠、越打越快,那李炎见金晟出手越发狠辣,登时后撤三步拉开距离。

  金晟哪肯放过他,脚下发力紧追而上。金晟的轻功更在李炎之上,李炎始终甩不掉他,于是也不再后撤,反而举起长笛便直刺过去,竟打了金晟一个措手不及。

  金晟将身子向后急急一倾,那手上的扇子顺势便打向了李炎的胸口。却不想李炎便在此时将身形停住,右手手腕向上一扭,那长笛便划了个半圆向后指去。倒是那系在笛尾的长穗顺势向前撩去,一时间迎着阳光洒出一片银光闪闪。

  萧思君眉头一皱,轻声道:“那长穗里藏了刀刃。”果如萧思君所说,那长穗以迅猛之势撩击在金晟胸口,他胸口的衣服登时便被划出几道伤口来,有些划得深的地方也已经见了血。

  陈宁点了点头:“他用的是长穗剑法。”

  玉苏蛟疑惑道:“长穗剑法?”

  萧思君解释道:“这剑法多是单手长剑或是双手短剑,剑尾挂着三尺余长的剑穗,舞起来时剑穗随身法翻飞,甚是好看。然而这剑法因它太过华美,近来竟沦为剑舞,现在鲜有人用此剑法临阵对敌了。却没想到这位李大侠居然将薄刃藏在长穗之中,使这剑法在临阵时有了如此妙用。”

  玉苏蛟听了点了点头,虽然他和李炎的武功路数不同,但他毕竟也是个剑术高手,自然能看出李炎剑法的高低来。这李炎的武艺确实是高超,尤其他这剑身剑穗皆为武器的用法,在玉苏蛟看来可是有趣得很。

  经过刚刚这一着,李炎似乎已然占了上风,台下众人也跟着大声欢呼。反观那金晟倒是十分镇静,板着一张脸瞪视着李炎,手中的折扇“呼啦”一声甩了开来,身子却丝毫未动。

  萧思君咬着手指,皱着眉头道:“那金晟怕是要认真了。”

  金晟手里那折扇长约两尺,扇骨由精铁炼制,扇面看似由绢布织成,却能抵住李炎那铁笛的攻击,想必其中也织入了金铁丝线。

  这么算来,这一把铁扇少说也要六七斤的重量,而他甩开铁扇时仅是手腕一抖,周身却毫无动作,足见他功力高超。

  李炎将铁笛向前一挺,直向金晟刺去。

  金晟看准时机,右脚一旋,一个外摆挡开了李炎的铁笛,又将铁扇向上倒举,挡住了李炎甩过来的长穗。

  李炎此前能够得手,靠得就是出其不意,而今金晟已然有了防备,他再想得手就困难了。

  反倒是此时金晟动作迅猛,趁李炎手未收回去的时候早已扣住了他手腕。

  李炎毕竟也是名震一方的高手,他立刻将手腕一翻,借着快速一抖便拽出了手腕。却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在他夺出手腕之前已被金晟点住了脉门,那手上力量一软,险些连铁笛都把握不住了。

  金晟可不打算给李炎休整的时间,他举起铁扇一把砸向李炎。

  李炎的右手此时行动不便,只能身子一侧,用左手排开铁扇。

  金晟却趁机欺身上前,左掌撩起直打在李炎腰侧,随后身子向外一旋,带着手掌一扭,直将那李炎打得飞出了高台。

  玉苏蛟和萧思君见了这一掌都是一惊:这一掌与玉苏蛟打耶律蒙的那一掌如出一辙,只是金晟的掌法是掌随身转,那力量更胜玉苏蛟的一掌。

  玉苏蛟不禁惊呼道:“他怎么会我阿爹的‘北冥掌’?”

  台下众人可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掌法,此时见李炎被打下了台,只管大声叫嚷咒骂。那台上的几人也立时站起身来,似乎随时准备和金晟拼个你死我活。

  金晟看了看众人的反应,突然大声喝道:“我与他公平比武得胜,怎么,你们是要弃江湖道义于不顾?”

  这话让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对于这些最重脸面的江湖中人,“江湖道义”四个字可说是重于泰山。因而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都不知该如何作为。

  那金晟看这话唬住了众人,于是继续大声道:“你们若是要来与我一对一比试,我不逃不避,尽管来便是。但若要仗着人多欺负我,今日在场这么多人,我也不怕没人能说出去。”

  忽而听下面一人道:“好,那我就来会会你!”随着声音一个人翻身跳到了高台上。

  原来此人就是和周凛一起的那个身材细长的汉子,他指着金晟道:“论武艺,我绝不是你的对手,但论道义,我‘枯麻杆’周大却决不能放过你!”原来此人面色蜡黄,身材又细长,因而外号就叫个“枯麻杆”,倒是与周凛的外号“三寸钉”相得益彰。

  玉苏蛟对萧思君悄声道:“这人倒是有意思,明知道打不过还要上来,上来还要先告诉对方自己打不过,若不是有什么计策,怕就是个傻子吧。”萧思君却觉得这人颇有些义气。

  论武艺,当时周凛那一桌人没一个看出萧思君有功夫的,萧思君观他几人也知道了个大概,这几人的功夫都算不上高。但即便如此,他也愿意为了“道义”二字而与强敌硬拼,甚至丢了性命,这么看来也算得上是一条好汉了。

  正在这时,又有三人飞身上了台,便是当时坐在一起的周凛等人。他们三人纷纷站在那细长汉子身边,齐声道:“我们四兄弟向来同进同退,今日既然大哥要跟你比比,那我们三人也要一起跟你比比。”

  金晟打量了四人一眼,自然也看出来了他们武艺不高,因而将扇子一摆:“好啊,来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