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有所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有所待 恨逝水 2520 2005.07.10 18:19

    赤云老大正待上前将文真一掌打死,耳边却听得四周寂静下来。他惊异地环顾四周,发现亭中的女孩已吓昏了,而男孩闭着眼睛在浑身颤抖,紧紧地把女孩搂在怀中。数十具骷髅和僵尸围在两个孩子身边,却不肯听命攻击他们。赤云老大又惊又怒,连催符咒,可没有半分效果。他知道其中有异,提高了警觉,缓缓走进亭内。他取出一只黑色的小葫芦,拔开塞子,对准两个孩子,口中念念有词。他想把这两个奇怪小孩的生魂收入葫芦里,以后再慢慢地研究到底是怎么回事。出乎他的意料,从来没有失手过的法术今天却失灵了,不但没能吸出两个小孩的生魂,反而弄得自己气喘吁吁、精血翻腾。他恶向胆边生,也不要什么生魂了,捡起地上文真道人掉落的飞剑,向奔云头上大力劈去。忽然他面前一黑,剑势一滞,以为又来了敌人。可定睛看去,却惊骇地发现,竟然是自己召唤出来的僵尸们用手臂挡住了他的剑!

  僵尸和骷髅呆呆地立在赤云老大面前,跟刚才并没什么不一样。可赤云老大只感觉一阵寒意从心底里泛了上来,背上凉嗖嗖的冷汗沁出,他有点毛骨悚然、不知所措了。就这样对峙了良久,他忽然三两把撕去自己的衣衫,两手撑地,倒立起来,在地上极速舞动着,一句句断断续续的咒语从他喉咙里低吼出来。这是九幽教密传的法术,可以强行驱散召唤出来的鬼怪,以防止自身遭到反噬。念着念着,转着转着,赤云老大可以看到其它的僵尸和骷髅都应声而倒,碎成了粉末。可是面前亭子里的僵尸们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奔云听到隐隐传来的咒语声,脑袋忽然剧烈地疼痛起来,左脚似火烧般地疼,而左手却神经质似地抖动不停。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地睁开双眼,可是眼前却红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整个世界都似浸泡在鲜之中,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一股充沛的念力不知道从哪里猛地袭上脑海,他无法抵御,软软地躺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天放亮时,奔云才苏醒过来。越影儿正搂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焦急地呼唤着,拍打着他的脸。见奔云恢复了意识,影儿不禁破涕为笑,小脸上还挂着两颗晶莹的泪珠。奔云想站起身来,可连动一动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他赶紧问道:“影儿姐姐,快别哭了!爷爷在哪里?那个妖人呢?他、他没杀我们?”

  谁知道影儿更加伤心地大哭起来:“爷爷……爷爷他死了……被妖人杀死了……呜呜……那个妖人也死了。喏,还在那儿呢!”

  奔云一听之下,惊泪交迸,号哭着爬向文真的尸身。文真是被毒死的,脸上身上泛出一种古怪的暗绿色。赤云老大的死状更惨,他已是肚穿肠流,浑身干瘪的肌肉不知道被什么怪物一块块地撕了下来,散落一地。在紫黑色的一摊血迹中,只剩下骨架和内脏了。奔云被两具尸体的惨状吓得倒退了好几步,重又跌坐在地上,怔怔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越影儿的坚持下,两人把文真道人的尸体火化了。奔云细心地把骨灰捧到衣服上包扎好,不时抬起手背擦拭滚滚而下的泪水。影儿无语垂泪,立在一边静静地看奔云忙活。良久,她走到奔云身后,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头,低声说:“咱们走吧。爷爷临死前叫我们到漱玉山天剑宗去。再说,我们也应该把爷爷的骨灰送回师门。”奔云泪眼模糊地抬起头,哽咽着答应了一声,背起包袱,跟在影儿后面向茫茫前路走去。文真的那柄飞剑已被邪术玷污了,可奔云还是把它捡了起来带在身上。

  越影儿是去过漱玉山的,两人一路向西行进。奔云那点微末武功派不上用场,途中就靠影儿打猎为生。奔云还是象往常一样细心周到地服侍着影儿,把她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把最鲜美的猎物都留给影儿吃,每天早起还替影儿打水梳头,虽然他自己一天天消瘦下来,可心里却说不出的高兴。眼看着离漱玉山越来越近,两人的心情都变得开朗起来,路上的欢笑声也渐渐多了。

  这一天,他们正在行路。耳听到身后有马蹄声传来。还没等他们扭过头去看,一匹神骏的白马仿佛腾云驾雾般从他们身边掠过,扬起高高的一片尘沙,扑得两人浑身都是。越影儿气得大骂道:“哪里来的不长眼的小贼!竟敢如此放肆!”奔云赶忙上去为她扑打身上的灰尘。那匹白马竟然去而复返,奔云这才看清马上骑着一个清秀俊美、风神如玉的十五、六岁白衣少年,一身豪华贵气逼人。那少年冷喝道:“刚才是你这小贼出言辱骂我吗?”说着,用手中的马鞭作势对奔云身上打来。奔云连忙要躲开,却因腿脚不便,摔倒在路边。少年哈哈大笑,越影儿低声恨道:“快站起来,真是没用!”奔云讪讪地站起身来,发现那少年呆呆地盯着影儿的小脸,竟看得痴了。见影儿有些羞怒,少年潇洒地跳下雕鞍,向影儿行礼道:“哎呀!真是罪过,竟然把龌龊的尘土弄到这么一位美貌如花的姑娘身上。咳!千不该万不该,都怪这匹该死的马儿!来,让我打它两下给仙女妹妹出气!”说着,用鞭子轻轻打了白马两下。

  越影儿从小就跟着文真四处流浪,见到的多是穷山恶水中丑陋凶暴的山精树怪。年纪相仿的奔云虽然三年来随侍在身旁,可他本性木讷腼腆,不会伶牙利齿地说什么讨人喜欢的话儿。此时一见面前的少年容貌俊美,说话又风趣可亲,更兼善于做小伏低,会讨女孩子欢心,越影儿芳心中倒先有了几分欢喜。又见少年故意嗔怪白马,影儿再也忍耐不住,不禁呵呵娇笑起来。那娇憨的样儿把一旁两个男孩都看得目摇神驰,魂飞天外。

  白衣少年自称叫万正明,是武林中一个大帮派门主的儿子,因父亲昔年与天剑宗有旧,所以遣他来漱玉山修行道法。三人见正好顺路,便相约同行。那万正明如胶似漆地粘在越影儿身边,两人谈谈笑笑,越说越是开心投机,把奔云孤伶伶地撇在后面。

  天色渐晚,万正明殷勤地建议越影儿与他同乘一马,先行一步赶往漱玉山。影儿犹豫良久,终是不愿拒绝他的热情,为难地对奔云说:“师弟,万公子盛情难却,不如……不如我就和他先行一步吧。你腿脚不便,可以慢慢地走着。你放心,我和他会在前面等你。”奔云一听影儿连称呼都改了,再听得此言,心中气苦,五味杂陈,却也不愿多说什么,只是垂头丧气地应了一声。眼看自己敬若天人的越影儿高兴地跃上马背,被那万正明轻轻搂在怀中,一副娇羞难当的模样儿,奔云觉得口中酸苦,心内仿佛有人正用小刀子狠狠地割划,难过得只想痛哭一场。蹄声渐远,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向前方疾驰而去,万正明的白衣在风中飘舞,好似天边不羁的白云。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