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有所待

有所待

恨逝水

  • 仙侠

    类型
  • 2005.07.10上架
  • 1.32

    连载(字)

1273位书友共同开启《有所待》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有所待 恨逝水 2556 2005.07.10 16:39

    高大巍峨的天柱山伸出双臂,向两边延伸,把狭小细长的青龙河谷拥抱在怀中。河谷前面就是亘古以来奔腾不息的青龙河。河谷深处,有一座背山临水的数十户人家的小村落,安详地享受着俗世红尘间难得的清静安宁,不妨称它为青龙村吧。这里的人家都是为了逃避战乱和饥荒,陆陆续续从外面搬来的,来了之后,就没有人再愿意出去了。河谷里有山也有水,山中的密林里有各种野味,水里也有不少鱼虾,可是人们都谨守着祖先“慎取多予”的教诲,万分珍惜这方难得的乐土,不肯放肆地向自然索取太多,宁愿勤苦地耕耘村口那不多的土地,靠辛劳和汗水向老天换一些口粮。这里的生活清贫且单调,却洋溢着上古安贫乐道、纯朴自然的敦厚民风。

  进出河谷的山路只有一条,要翻越险峻的天柱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据老辈人说,从前也有几个年少气盛的年轻人不甘忍受寂寞平淡的日子,想出去到外面的大千世界闯荡一番。可最后都无一例外的背着空空的行囊,伤心落寞地又回到了故土。村西头的洪伯就是其中的一个,当年他们一起走出去五个年轻人。二十年后,却只有他一个人带着难以愈合的身心创痛回来了。故乡总是宽厚慈爱地对待远游归来的孩子,洪伯却执拗地选择了离群索居的孤僻生活,在村西的外围盖了一间小茅屋,靠着偶而进山打猎过活,从不愿对别人说起他在外面冒险的经历,只是在夜深人静时痴痴地摩挲着那把冰冷坚硬的铁弓,独个儿回味内心曾经的辉煌和哀伤。

  土墙上斜插的松明火把轻轻地“噼啪”响着,金黄的松脂带着一股清香缓缓滴落下来。硬木板床上,已用过多年的布衾冷硬似铁,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却睡得正香,火光照映得孩子清秀的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他在梦中一个翻身,把被子踢开了,洪伯怜爱地摇摇头,蹑手蹑脚走上前为他重新掖好被角,怔怔地凝望着这个数年来相依为命的孤儿,心中涌起惆怅和迷惘。洪伯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日子了。他早年在外面闯荡时,受过太重的伤,能撑到现在已是老天额外开恩了。本来他会了无牵挂地告别令他伤心欲绝的人世,可是现在他却有件事情始终放不下,他不知道拿面前的这个小孩——奔云怎么办才好。

  说起奔云,尽管事隔多年,可洪伯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时发生的怪事。大概是九年前的一个夏天吧,洪伯正在山上打猎,忽然空中乌云密布——哦,应当说是红云密布,瞬间就遮盖了整个天地,咫尺之外的树木都掩藏在云雾中。长得无边无际的金色闪电邪异地划破天空,一道接着一道,好象就在他的头顶上方肆虐。震耳欲聋的雷声密集地炸响,仿佛隆隆的战鼓,没有一丝停歇。陡然而生的狂风把天柱山似都刮得摇晃起来,山上那些盘根错节历经千年时光的老树好似枯草一样不堪一击,纷纷被连根拔起,横七竖八躺了一地。接踵而至的瓢泼大雨象狂热的鼓点一般敲击着裸露的山岩,片刻间就汇成一股股激流,从山上急冲而下,恶狠狠地掠走一切阻住它们道路的障碍。洪伯被这不期而至的强悍天威吓坏了,急中生智躲到一个山洞里面,靠着猎来的一只小鹿苦熬过整整九天。听得外面异响声停歇下来,他胆战心惊地摸出洞外,太阳娇艳地照着,风儿轻柔地拂着,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可洪伯却讶异地发现相隔不远的对面整个西山顶几乎都被夷平了。他不敢再多做停留,跌跌撞撞地想奔逃回家,就在这时,他听见一阵响亮的儿啼。

  洪伯气喘吁吁地爬上西山,只看见顶上有一块突兀的大石,石头四周的土地都浸透了深深的红色,而石头上却躺着一个赤身裸体的小小婴孩,正手舞足蹈地嘶声啼哭着。洪伯小心翼翼地凑近一看,呀!还是个男婴呢!黑亮的小眼被委屈的泪花糊成一片,小嘴巴张得大大的,小肚子一鼓一鼓的,一小把稀疏的胎发被风吹得散乱开来。好象发现有人靠近了,男婴止住了哭叫,与洪伯大眼瞪小眼地看着,良久,竟朝洪伯咧嘴笑了一笑。洪伯乐坏了,举着婴儿忘情地又笑又叫,两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他决心要收养这个孩子。洪伯姓楚,他为自己的养子取名叫楚奔云,他始终不能忘记那漫天如烈马奔腾般的红云。

  从那天开始,人们发现门口清澈的青龙河水竟会泛起淡淡的红色。在淳朴无知的乡民中间,不知何时悄悄地传开一种流言,洪伯在山上收养的小孩是个妖怪!可洪伯才不管那么多,他把小奔云视如己出,又当爹又当妈地细心呵护喂养着。弄不到奶水,洪伯就用熬得稀烂的小米粥来代替。也许是五谷杂粮更养人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小奔云茁壮地成长起来,一晃就已经九岁了。长大了人们才发现,奔云是有残疾的,他的左手五指不能伸开,只能紧紧地攥着,一道又粗又长的血色胎记从手心直伸到小臂上,仿佛是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左脚也不能正常行走,脚踝处有一根红色的粗大经络突起,走起路来一颠一跛的。洪伯是永远不会嫌弃他的,可村里的小孩子们都喜欢拿他来开玩笑恶作剧,常常趁他不注意在背后猛力推他一把,然后大笑着看奔云吐着一嘴泥沙,吃力地挣扎起身。奔云是个脾气温驯的孩子,聪明又懂事,受了欺负也不会象别的小孩一样找大人哭诉,只是憨厚无奈地笑笑走开,默默地避开人群。在小小的内心中,他隐隐知道自己的身世跟别人不一样,不愿意给洪伯带来更多的麻烦。

  洪伯的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会声嘶力竭的咳嗽,咳得弯腰躬背,喘不过气来,痰里还夹着几缕血丝。小奔云心疼自己的养父,虽然仅有一只手能用,可他心灵手巧得很,能按照洪伯的传授做出精巧的捕兽夹子、设下高明的陷坑。每当洪伯生病卧床不起的时候,奔云不愿意低头求人帮忙,常常不顾洪伯的警告,偷偷地到山上去抓几只兔子、香獐之类的小兽,爷儿俩就这样相依为命地过着清苦平淡的日子。

  危险总会有的。一次,在山林里遇到一只饥饿的野猪,吓坏了的小奔云跑不快也爬不了树,跌坐在大树下恐惧地用手捂住眼睛,耳边听到野猪低声的得意嗥叫,鼻子嗅到野猪身上浓烈的臭味,奔云大哭起来,在吓昏过去之前用小手对着野猪死命地乱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苏醒过来,却发现野猪直挺挺地僵硬地躺在面前,猪血流了满地都是,连猪头上森森白骨都露在外面。奔云以为是某个路过的猎户好心救了他,对天祝谢一番后,惊魂未定地拖着野猪吃力地挪回家去。野猪好沉重,他顽强地拖着,直到深夜才进了家门。一进屋,他就全身脱力地瘫坐在地上,心急如焚的洪伯挣扎起身来,破天荒地狠狠打了他几下。可看到门口野猪的尸体,洪伯惊呆了,一把紧紧搂住呵呵傻笑的小奔云,浑浊的老泪抑制不住地涌了出来。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